至尊剑意

第54章 淬炼

第054章 淬炼

天际的尽头,一缕白芒跳出水平线,宣布着新的一天正式开始。

魔兽山脉某个白雾缠绕的深渊,白雾一阵翻滚,破空声响起,二道黑芒一射而出,在空中一敛显出了一人一鸟,目光扫向下方的茂林,男子心中一阵感慨,三年前的一幕悄悄滑过心头。让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哈哈,出来了,惊风!目标天狼谷。”失神片刻后,男子飞到怪鸟背上,一声狂笑道。

语音一落,怪鸟一声鸣叫,下方的魔兽猛地抬头,感觉到天空那惊人的气息后急忙俯身在地。没理会下方的现象,怪鸟一挥翅膀,一阵巨风从翅膀下一涌而出,把下方的树木括倒一片的同时闪电般的向前方射去。

三年前,尚还是一级魔兽的怪鸟能安然到达这里,三年后已是三阶魔兽的它,无论在那方面都强了大多。

仅仅半天的功夫,怪鸟已出现在天狼谷的上空。

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天狼谷,如今已变成了一片废墟,坑坑洼洼的地面,虽然已经长出了许多花草树木,但那股浓浓的血腥味依然可闻,地上一具具骸骨遍布视线,饶是楚立羽早就想到这幕,如今亲眼所见,也不由得头皮发麻,这一刻,让他明白修练者的生命力也并不是那么的强悍。

“云云,珊儿,二愣子。如今你们身在何处呢?”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孔划过心头,使楚立羽掉进了往日回忆的长河。

在天狼谷转了一圈后,楚立羽不再留恋的向外面精彩的世界飞去。

某座山峰,一只怪鸟站起一棵大树上,目光锐利的扫向四周。大树下一位身穿黑袍的青年盘膝而坐,青年面前一把红色长剑插入地下。无数细小裂缝四处延伸,长剑上“火云剑”三个大字显得特别惹眼。

其脑海空间中楚立羽眉头紧皱,看着虚空中那团直径半丈的火属性能量,良久后呼出一气道:“决定了,来吧!”

“好!那便依你。”闻言,悟元子遥遥一点虚空那团火属性能量。旋即十份之一的火属性能量被一道金光包裹着闪入虚空不见了踪影。

几乎同一时间,树下一道金光从楚立羽额头中飞射而出,一闪没入了长剑中,金光接触长剑的刹那一闪消散不见,随着火属性能量的注入,“火云剑”三个古朴大字,如同灵蛇般游动起来,红色长剑也渐渐变成了火红,炽热的温度从火剑中涌出,让得楚立羽浑身冒烟,其附近的青色植物瞬间枯萎,惊风便是吓得大叫一声,一飞冲天,在其回首往下方望去时,其刚站立的那棵大树便是瞬间化成了一缕烟灰。

同时数股无名火,从火云剑中窜出,无名火所过之处,所有的物体均自燃起来,不多时整座山峰变成了一片滔天火海。

以楚立羽修练者的神通,大火自然不能奈何得了他分毫。

突然从天而降的大火,使得此山的动物急忙窜出洞穴往外飞奔而去,顿时整座山峰乱成了一窝蜂。

某一时刻,紧闭的双眼,窄然睁开。目光缓缓落到火红的长剑上,楚立羽呼吸不由得加粗了些许,一声爆喝“敛”,火云剑三个古朴大字瞬间回位,整座山峰的大火均飞速倒退最后被火云剑吸收的一点不剩。

楚立羽看着整个光秃秃的大山,再看向此剑时已多了几分恐怖,几分担心,几分犹豫。

他知道此时的火属性能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部,换作以前他定然不敢这样做,但如今为了加强肉身的淬炼他不得不这样做。再加上如今在练体上也算是入门了,实在受不了时停止修练就是了。这样想着他便放心了些许。

再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剑鞘,小心翼翼地套在长剑上,楚立羽抬头道:“惊风!现在我们回家,回到我们离别七年的地方。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到雷京城看一下,那可是我从小就想去的地方,我想,到时定会给祖父母们一个惊喜吧!这段空白的时间你爱上那,就上那去吧!”

话罢,他一把抓在火云剑上,手接触的瞬间,他猛然僵立,一股白烟伴随着烧焦味从其手掌与剑鞘接触处散漫。旋即楚立羽浑身变成了红色,体内飞速流动的灵力也在这一瞬间变得缓慢起来,可血液却猛然飞速流转,嘴角一阵剧烈的哆嗦,牙齿缝间吸了一口冷气,一股巨痛从手心传进脑中,旋即传遍全身……

脑海空间中,便是直接下起了一场火雨,让得悟元子和艳女瞬间脸色大变,失声大骂疯子。

在这一刻,楚立羽想甩开手中的长剑,可一想到实力为尊的世界,想到悟元子对自己的期望,他咬咬牙把手中长剑插入后背上。

三年的时间,悟元子告诉了楚立羽一个很长的故事,一个关于四元境星球的故事,不过其自然没有把至尊剑意的事情告诉楚立羽,以楚立羽如今的修为知道了反而无益。他可不想三千年前的一幕再次出现。

长剑接触后背的刹那,楚立羽只觉得自己的全身似乎忽然间麻木了下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直钻入心,在这股剧烈的疼痛之下,楚立羽就是连脚尖都有些发软,差点把持不住的栽下身子…

稳了稳重心,向前蠕动一步,他便全身冒汗,不过就在汗水刚冒出的刹那就被烤干。地上却多出了一个火红的小脚印。

无穷无尽的林海尽头,有的只是一片绿浪,以及那风啸之声,隐隐间透着丝丝阴冷。在这种有些荒凉之地,放眼看去,几乎是难觅人影。

狂风扫过林海枯叶随风飘下,某棵大树下,一个身穿黑袍背红剑的人影盘腿而坐。

人影满身鲜血。呼吸间呼出一股股热气。风中飞舞的枯叶接触这股热气时瞬间自燃。

“收!”

紧闭的眼眸,窄然上睁开,一声大喝。满身鲜血一阵翻滚迅速被皮肤吸收,散发的高温也骤然下降了许多,随着高温的下降,那火红的皮肤也渐渐变回了白嫩。

打量了一下白嫩的皮肤,人影露出了一丝笑容。

人影正是出了天狼谷后,用火云剑淬炼身体的楚立羽。经过将近二十天的淬炼,其终于可以勉强的控制这股高温。

紧握双拳,感觉了一下所剩不多的体力,楚立羽双手枕头躺在冰冻的地上。旋即缓缓闭上了火红的双目上。

当楚立羽再次苏醒,是在一阵剧烈的颠簸之中,那种颠簸令骨头犹如散架了一般,疼痛感直接将其脑中盘旋的倦意驱赶,拉开了眼帘。

入目的是一个大大的顶棚,楚立羽一惊,目光扫动,旋即明白了他所处的地方,应该是一辆马车内。这么说在他沉睡时,应该是被路人抬上了马车?

灵力被火属性能量压得死死的,如今他跟一个普通人差不了多少,楚立羽无奈苦笑了一下。

在楚立羽苦笑间,车帘突然被掀了开来,剌眼的阳光倾洒而进,一个体体型壮硕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楚立羽的眼中,后者见到他后咧嘴一笑道“小兄弟,你醒了啊!”

楚立羽目光在中年男子身上扫了扫,虽然如今灵力被压住了,但神识却可以稍微的离体,神识扫过后,便看出此人身手颇为不凡,当然这种不凡只是在凡人眼中。

“呵呵!我们车队在北芒山的路上发现了你,看你浑身像一团火似的,还以为你熬不过来了呢?没想到你居然还能苏醒……”中年男子冲着楚立羽笑了笑道“我叫木峰,是雷京城木家的一名执事,这次有要务在身,从北芒山经过,然后发现了你,说起来,倒是你好运,北芒山经常有狼群出没,如果被这些畜生发现了你,恐怕你早就剩下一堆白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