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56章 木紫兰

第056章 木紫兰

抚摸着还有些许温度的玉瓶。闻着瓶中残留的一丝体香,楚立羽笑了笑,这女子虽然严厉,并且看上去有些冷漠,但似乎人还是不错的,难怪这里的人,都对她颇为的尊敬。

虽然修练者到达一定的修为时,夜晚可以视物,但如今楚立羽的修为却还没有达到那种层次,当然除了神识离体扫视外。

竟然答应了人家,楚立羽只好留下来。毕竟这样的夜晚走路却实有诸多不便。

夜色,已经笼罩了林海,遥遥天际之上,一弯圆月如圆盘般高高悬挂,将那淡淡的冰凉月光,铺天盖地的倾泄而下…

荒凉的林海中,少有人烟,而在一片茂林下,却出奇的透着些许火光以及鼎沸的人声,声音传播开来,将周围的那股寂静森冷,都是冲淡了不少。

茂林的营地中,有着好几个大火堆在释放着冲天火花,火光将整个营地都是照得极为的通透,而在这些火堆旁边,都是围拢着不少的人影,手中举着酒坛,一声大笑,然后猛地撞在一起,响起啪啪之声,然后咕噜的在周围一片叫好声中,一饮而进。

楚立羽也是坐于火堆之旁,微笑的望着周围这些喝得脸色通红的大汉,这种气氛,他从来没感受过。

浓厚的火属性能量从楚立羽身上散出,吓让附近的几人都不敢接触他大近,只是远远的和其说着话。

“楚立羽兄弟,给,喝几口,爽一爽。”在楚立看着火堆发呆时,一道笑声突然响起,旋即一个酒坛便是对着他飞了过来,他手一伸,将之抓入手中,然后抬头望着那一身酒气的木峰,笑着点了点头道;“那谢木峰大哥了。”

话罢,举起酒坛,狠狠的灌了两大口,那股火辣辣的感觉立刻从腹中升腾而起,令得其原本火红的脸色更加上了一片红润。

“哈哈,楚立羽小子,挺不错的嘛,有几分男人气概啊!等到了雷京城我们带你到花市逛逛,看看你下身的家伙行不行。”见到楚立羽喝了二大口烈酒,周围的一些木家护卫也是不由得笑着赞了一句。

楚立羽冲着众人苦笑了下,刚欲说话,营地中心处的帐篷却是突然被掀起,旋即那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迷人的动人身姿,便是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内,身姿主人正是那木紫兰。

此刻的木紫兰,似乎是刚刚沐浴过,那一头青丝带着上些许湿气披散而开,看上去,倒是让得更多了一丝女人的妩媚之意,看得不少年纪比较轻的木家护卫心跳猛然加速,脑中有种想把她按倒在地的冲动。

在木紫兰出来后,木峰等人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压低了一些,那种带荤的笑话也是赶紧吞进了肚中。

楚立羽扭着,望着那张在火光照耀下显出一丝女人该有的柔弱的木紫兰,有些难以与其那种严厉冷漠联系在一起。现在这个模样楚立羽更喜欢多了些。目光扫光那张艳美的脸颊楚立羽微微失神。

“嘿嘿,怎么?被小姐迷住了?那种女子不是我们能碰得,还是想想花市那些实在些。”在楚立羽注视着木紫兰时,对面的木峰低声取笑道。

闻言,楚立羽一怔,旋即失笑的摇了摇头,他见过的美女不计其数,连阴阳天尸这种绝世美女都没有让他心动,何况是眼前的木紫兰。当然楚立羽对阴阳天尸不心动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卑,人家可是一个高阶修土。自己算个鸟啊!筑基期都没有达到。

“别不好意思,整个护卫队里,谁能逃得过小姐的魅力?不过我们也明白,这种事,只能放在心里想想而已,少姐年经虽然轻,但武功却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即使放眼整个木家以及雷京城,也罕有人是小姐的对手。以我们的身份与地位,想那事,无疑是想坏脑子。”木峰笑笑道。

楚立羽笑了笑,虽然他不知道木家实力有多强,但无论如何,身为木家小姐的木紫兰,地位自然是远比他们这些护卫要高,所以说,这护卫队中有那些想法的人,只能想想罢了。

“不过小姐人品真的不错,虽说有时严厉了些,但对我们这些护卫,好是很好的,若是在那次执行任务时受了重伤,她都会让家族出一笔钱给其家属,要知道,在其他的地方,人一但失去作用,人家直接就将你抛弃,没准担心你会泄什么密的,而将你给暗中干掉,你就是自己庆幸的了。”木峰灌了几口酒后道。

楚立羽一愣,没想到这看起来冰冰冷冷的女人,心中居然还有这般好的心肠。

木紫兰的食量不大,因此没过一会儿,便是站起身,美目在营中扫了扫,旋即停在木峰身上,冷道“晚上守夜的人不要喝大多酒,其他人也少喝点,现在已是深入狼群之地,大家都留点心。”

语罢,她也不过多停留,莲步轻移,缓缓进入帐逢之内。

在木紫兰进入帐篷后,营地中的气氛也放松了许多。

而就在他们松气时,静坐火堆旁的楚立羽。猛然抬首向无尽的黑暗尽头看去,旋即轻叹一声,麻烦,果然来了。

叹息刚刚落下,一声狼嚎声从林海深处传来,在林海中四处飘散,旋即四面八方的狼嚎声响起,整个林海猛然间颤抖了起来,片刻后脚步声传来,隐约间,林海中透出一双双寒光闪闪的眼眸。一股股凶猛的气息从远处涌来,让众人浑身毛骨悚然。

“该死的还是被这帮畜生发生了。大家,小心些。全体护卫队上树。待到天明再战。”

听到四面的狼嚎声,木峰脸色顿时变得难着了许多,怒喝道。

语音落下,旋即无数的身影如同灵猴般猛然爬到树上。

望着那一行人如临大敌的人,楚立羽嘴角不由得微微掀动,想道:“我虽不是什么好人,看你们待我不错的份上,若真遇到意外,暗中出手相助一下吧…”

楚立羽刚想转身,一个身影掠来,旋即木峰着急的声音响起:“小兄弟,你伤得很重,我帮你。”

不待楚立羽说话,一个粗鲁的手掌已落到腰间,旋即身子一轻,微风掠过,人已到了附近的一棵树上。

上到树上,木峰紧急松开被烧伤的大手道,“楚立羽兄弟,出大事了,你自己小心一些。”

语罢,木峰急忙掠下大树。消息在黑暗之中。

“木峰大哥,你也要小心一些。”

这种无求的人性美,让他那冰冷的心浮现些许的感动。让得他朝着人影掠去的方向,大喊了一句。

语音刚落下,一股幽香从身后飘来,木紫兰淡淡的声音,也是响起:“等会不管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下树。”

由于害怕楚立羽身上的高温,木紫兰只是落到另一枝离前者稍远的树枝上。只留给了后者一个背影。

微微一怔,旋即转身借助月光看向那被大风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微微一点头道“小姐放心,大伙不会出事的。”

对于楚立羽的话,木紫兰只当是安慰,苦笑一声,有些自嘲,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这些年遇到狼群的人,她还没听说过,能有活着回去的。

此时树上,所有的木家护卫皆将武器抽了出来,另外一只手则是抓着一把白色粉末,不断的散向树下。

旋即粉末带着一股腥辣味,四处散漫。

这些粉末貌似令狼群很害怕,凡是腥辣味所过之处那一双双寒光闪闪的眼睛,急忙后退,随后消息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