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69章 火兽

第069章 火兽

“嗖!”

尚没出鞘的火云剑,突兀出现在雷刚头顶,旋即直接狠狠的拍在其脑袋上,但并没有见到鲜血飞溅,而是直直的穿透而过。

“隐身术么?”

楚立羽心中一声冷笑,脚步猛的诡异横移三丈,剑鞘,笔直对着身前一处空间再度拍出。

“嘭!”

剑鞘拍出,虚无的空间一道红色铁锤也是急忙出现,最后与之重重的撞击在一起,旋即便是见到,一道身影直接浮现而出,脚步蹬蹬的踏着地面急退四五丈后,方才稳住身形。

“隐身术为何对其一点作用都没有?”再次被楚立羽轻易的找准位置,那雷刚眼中也是闪过一抹震惊之色,握着火蛇锤的手掌微微的颤抖着,先前楚立羽那凶悍的一击,几乎令得他整条手臂都是变麻了起来,现在前者展现的实力明显已经比他高出一截。

一剑拍退雷刚,楚立羽嘴角冷笑更甚,脚步连踏,每一步都是跨出将近一丈距离,眨眼间,便是再度追上雷刚,手臂挥动间,一道道剑影连绵不绝的浮现而出,最后仿若化为大海波浪一般,一重叠一重,对着雷刚狠狠拍打而去。

面对着楚立羽突如其来的狂猛进攻,雷刚也是变得有些狼狈起来,手中火蛇锤不断的挥舞,带起隐隐的破空之声,对着面前那笼罩全身的剑影狠狠挥去。

嘭!嘭!嘭!

武技台上,两道人影不断闪烁而现,两人的速度皆是快得离谱,寻常人只能听见其中不断传来的碰撞之声以级暴射而出的火花,只有一些眼力火辣之辈,方才能够将两人的身形寻找而出。

此刻场中的情形,在楚立羽不在掩饰修为之后,雷刚几乎尽落下风,比灵力,不如楚立羽雄浑,比身法,没对方快,比肉体力量,楚立羽的身体经过炼体以及火云剑淬体,远远无法相比。在这几种皆是落入下风的情况,他还如何与楚立羽拼命。

场中这般局面,明眼人都是能够看出,雷刚的优势,已经开始在迅速消减…

能够看出这种局面的,木家与雷家两家的人自然也在其中,前者脸庞的笑容倒是越来越浓,后者等人,则是渐渐变得阴沉下来,他们对于雷刚的信心极足,而这种信心则是来源于他这么多年的表现以及如今的实力,但他们怎么也末曾料到,木家居然能够真正的找出一个能够与雷刚匹敌之人,甚至还比之更年经的强者…

这一点,令得他们无法接受。

……

“嘭!”

剑鞘与火蛇锤再度猛轰,楚立羽眼神微寒,手臂如蛇般,诡异一绕,拳头便是突然出现在雷刚面前,轰然落下,闪电般的落在其胸膛之上。

“噗!”

一拳落下,一股强悍劲力顿时如洪水般倾泄在雷刚身体之上,后者脸色直接一白,一口鲜血便是喷射而出,而其身形,也是猛然倒射而出,搽着地面划出一道十丈的痕迹,方才徐徐停止。

场中突如其来的变化,直接使得周围响起一道道惊哗之声,这是双方交手以来,首次出现有人真正的吐血受伤,而且,当他们看到那受伤之人是雷刚之后,脸上震惊之色,更浓。

战斗持续到这种地步,一些观察得仔细的人便是发现,似乎从头到尾,那雷刚都末沾到楚立羽的衣衫,而观其本人,却是落得异常狼狈的下场。

一拳击退雷刚,楚立羽双眼微抬,瞥了一眼远处地面上的雷刚,淡淡道:“起来吧!那一拳,还要不了你的命。”

“呸。”

雷刚脸色阴沉,双眸之中充斥着狰狞,一口混着鲜血的唾沫被其吐出,然后缓缓爬起,阴森的话语,从其嘴中传出:“好小子,将我逼到这般境地的,你还是第一人。”

手掌搽去嘴角血迹,雷刚抬起头,露出一对犹如受伤野兽般的血红双眼,狠狠一咬舌尖,一口鲜血喷射而出,最后尽数洒在面前的火蛇锤之上,而着鲜血的沾染,那火蛇锤上顿时弥漫出些许血腥之味。

手掌紧握火蛇锤,雷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旋即喉咙间传着一道怒吼之声,一股狂暴的火灵力,噼里啪啦的从其体内涌出,最后尽数汇聚到其手中的火蛇锤上。

随着越来越多的火灵力汇聚,令得火蛇锤的狂暴之力,成倍翻涨。

望着场中雷刚的举动,雷家席位上,众人脸色皆是微微一变,那黑衣老者也是轻叹了一声,道:“居然将雷刚逼到其师尊亲传的功法,这个楚立羽的确很强,恐怕放眼整个枫叶国同辈中,也是少有人能与之抗衡,难道这小子真的来自于那个修仙大派么?不然怎可能修为如此之高!”

闻言,一旁的雷刚主身体顿时一僵,压低声音惊骇道:“如若此子真的来自于修仙大派,那…我们这次可是闯了大祸啊!”

黑衣老者淡淡的点了点头,也不多说,目光直直的望着场中。而其心中却也是七上八下没了底。

场中,雷刚的灵力几乎尽数灌注进了火蛇锤之中,一道足有十丈庞大的火焰萦绕而出,将其整个身体,都是包裹而进。

“斩蛇锤!”

怒吼之声,陡然自火焰之中传出,旋即雷刚手中火蛇锤,犹如一道巨大的天雷般,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那一霎,整个武技台,都是轰然颤抖了起来!

“轰!”

火蛇锤重击地面,巨大的裂缝不断的蔓延而出,旋即一道足有十丈庞大的火焰,猛然化为一头凶悍的火兽。

火兽犹如闪电般,八蹄一落地,地面便是爆裂开众多裂缝,如此几踏间,便是如电芒般的出现在了楚立羽头顶,一声惊天咆哮,由火焰所凝聚而成的掌爪,狠狠的对着楚立羽脑袋拍下。

这一拍,空间直接扭曲,隐隐间甚至出现了丝丝漆黑的空间裂缝,这般劲道,极为可怕。

面对着这头凶悍火兽的恐怖速度与攻击,楚立羽心头也是略微一惊,强悍的劲力从脚低猛地涌出,旋即一股股黑烟浮现,其身体咻的一声,化为道道残影,暴退间,将火兽那电光的攻击,轻巧闪避而去。

然而身体刚刚后退没多远,楚立羽却是犹如想到了什么一般,猛然止住身形,心中叫了一声糟糕。

在楚立羽脚底浮现黑烟的时候,雷家席位上,那名黑衣老者,双眼猛的大睁,旋即再次站起身来,全身衣袍无风自动,目光死死的盯着楚立羽,一定一顿的道:“修魔者?”

习惯之下,施展出了修魔者的功法,楚立羽顺利的将那头火兽攻击闪避而开,然而其身形刚刚停住,那火兽便是有所感应般,仰天一声怒吼,八蹄狠狠一踏地面,裂缝蔓延间,其身形也是再度化为闪电般笔直射向楚立羽。

“哼!看我不斩了你这畜生。”

被这火兽几次相逼,楚立羽眼中也是掠过一抹杀意,这一招想必应该便是雷刚的杀招了,威力倒的确不弱,不过似乎需要精血催动,如此一来的话,这招攻击施展而出,他也是将会陷入虚弱状态,也就是说,现在的他。已经是毫无再战之力,只要楚立羽能够解决这头由其体内火灵力所化的火兽,那么这一场交锋,便是将会以雷家的失败而落幕。

楚立羽脚步在地面急退间,拔出了手中长剑,随着长剑的浮现,一道火浪猛向四面狂涌而出,场中的温度骤然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