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70章 火云剑

第070章 火云剑

火浪涌来,台上之人一窝蜂的跃下武技台,台下方的人则同样急忙后退,待到安全距离后,皆是能彼此眼中看到骇然之色。

“好可怕的剑…”擦去额头上的冷汗,黑袍老者喃喃道。望向此剑的眼眸充满了一丝贪婪。

“这下可能真的要败了?”见得此剑如此厉害,雷家主心中首次没了底。

“这…小气鬼的剑好生厉害。看来天偌我木家啊!”木紫兰、木紫然,脸上皆是闪过吃惊之色,二人自然没想到楚立羽隐藏得如此之深,然而吃惊刚浮现便是变成了兴奋。

“木家有救了!”喉咙艰难的滚动,带进一口唾沫后,木族长心中一下踏实了下来,他从没想过场中的青年能求木家,然后当对方展现的实力,远超意料时,终于让他看到了希望,而且他知道这希望很快就会变成了现实。

……

“凝!”

场中楚立羽手中长剑诡异的旋转,一道道剑影翻飞间,令得人眼花缭乱,而随着剑影的挥动,面前的气流激烈的波动起来。长剑挥动间,隐约还伴有雷鸣声响,楚立羽心中一声冷喝。

剑影住中间处一凝,旋即一把长约十丈的火焰长剑便在其手中突兀浮现,然后对着那恶狠狠扑过来的火兽一剑拍去。

两者接触一声雷鸣般的声音响彻,火兽一顿,全身火焰如电芒般疯狂闪烁。而其身形,也是横飞出几十丈方才将火云剑的强悍力量抵御而下。

强悍力量刚刚消散,那火兽巨大的眼中便是火芒闪烁,一声低吼,前蹄一跃,庞大的身躯便是饿虎扑食般,直接跨越了几十丈的距离。出现在了楚立羽头顶上空,布满火光的狰狞巨嘴,狠狠的对着楚立羽脑袋一口咬去。

面对着火兽的疯狂噬咬,这一次,楚立羽并末再退,手手结出一道道手印,瞬间后,陡然一凝,璀璨的红芒迅速在其掌心处凝聚成一道玄异的能量手印。

这道红色能量手印仅有巴掌大小,通体散发着晶莹光泽,看上去就犹如红色水晶打造一般。极为的精美,不过外表虽美,但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却是相当之恐怖。

手印成形,楚立羽脸庞浮现一抹冷笑,抬头望着那近在咫尺的火兽,手印猛地按在手中的火云剑上!

“斩!”

巨大的火云剑,斩过虚空,音爆之声响彻,令得虚空都是被其斩出一道巨大的裂缝,最后带着一股强悍的劲力猛的斩在火兽上。

两者相触,那火兽顿时爆发出惊人的吼叫,一股股的火焰疯狂的在其身体上跳动,不过当这些火焰接触到火云剑时,却是迅速诡异的消散…

“碎!”

楚立羽眼中掠过一抹冷意,嘴中陡然发出一声低喝,旋即紧握剑柄的手向下一压,顿时,火云剑之力,陡然爆发!

璀璨的光芒犹如一轮骄阳般,在这一霎爆发而开,其光芒之强。直接是将火兽身体之上的火焰尽数遮掩,而在这等磅礴能量的侵蚀之下,那嚣张的火兽也终于是发出了一声呜咽惨叫,最后在一道道震惊的目光中,砰的一声,化为火星点点,爆炸而开…

在火兽爆炸的那一霎,火云剑也是迅速缩小,变回了原样。楚立羽眼神冷漠的看了一眼远处脸色震惊的雷刚,用力握了握火云剑,脚掌猛地一踏地面。身形瞬间消失。

见到楚立羽消失,雷刚脸色也是一变,看了一眼落到一旁的火蛇锤,手掌急忙伸出,然而还不待手掌摸到锤柄,一道红色剑影,夹带着凶悍劲风便是狠狠的拍在其身体上,强悍的力道,将其身形震得在地面上搽出了一道十丈的痕迹。

“噗!”

再度被重击,那雷刚也是一口鲜血喷出,还来不及起身,红色剑影便是夹杂着雷霆之势,再度狠狠对着其拍了过来。

“我认输!”

望着那地面上倒影而出的红色剑影。雷刚眼瞳一缩,急忙惊道。

“嘭!”

火云剑在距离雷刚脑袋尚还有半尺时,突然止住,其上所蕴含的劲道隔空传下,直接是将雷刚整个身体压在了地面上,犹如那被压平的黄瓜般,颇为的狼狈。

此刻的场中,楚立羽单手持剑,火红的剑刃停留在雷刚脑袋上方,而雷刚,则是全身瘫倒在地,这般一幕,也是直接令得整个武技台都是变得死静了起来。

这个结局,谁都末曾料到,在刚开始时,没有一人会认为这位在雷京城大名鼎鼎的年轻天才,居然会在一名陌生的青年手中,账得如此凄惨,如此彻底…

战斗虽然持续了一段时间,但真正有眼力的人皆能发现,雷刚拼尽了全力,但那位陌生青年,从头到尾,都是那副古井无波的平静模样,就犹如那无边无际的天际般,深不可测,令人难以琢磨…

“他真的赢了…”

木家众人望着场中那被楚立羽用火云剑逼得不敢动的雷刚,皆是深吸了一口气,旋即依旧是有些不太敢相信的喃喃道。

“这年轻人,不得了啊…”木族长轻吐了一口气。

最高兴的莫过于木紫兰、木紫然两女。前者,却是莫名的开心,场中那道削瘦的身影,在其心中,不知不觉间,留下了一道难以忘怀的烙印。而后者终于是可以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

“啪啪!”

武技台上的寂静,持续了片刻后,终于是渐渐的被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与喝彩声打破,这场精彩的战斗,令得他们感到不虚此行,特别是那手持红剑的青年,给予了他们大多的震惊。

在那满场喝彩声中,雷家之人,却是脸色异常难看,原本以为是给木家的一个套,结果却是套在了自己头上,今日这脸,可算是丢尽了。

场中,楚立羽缓缓的抽回火云剑,低头瞥了一眼雷刚,旋即便是转身就走。

其身体刚刚转身,那趴在地面上的雷刚眼中却是掠过一抹狰狞狠毒之色,双掌一按地面,一枚红色暗箭,自其袖中暴射而出,直射楚立羽后背心。

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令得无数人惊哗出声,旋即谩骂声便是响了起来,人家饶你一命,后者居然还敢做出令人不齿行径…

“嗖!”

红色暗箭在一道道骇然目光中。准确的射入楚立羽的后背心,并且直接生生穿透,但,却并末带起丝毫血迹,反而是令得那道身影,渐渐的模糊起来。

“残影?”

见到这一幕,雷刚心中顿时大震,急忙后退,然而脚步刚刚退出,身体便是陡然凝固,因为,一只手掌,不知何时,已经轻轻的按在了其后背心的位置。

“住手!”

见到那突然出现在雷刚身后的楚立羽,雷家众人,顿时传出一道道怒吼,旋即那黑衣老者身形一动。便是化为一抹模糊身影,对着场中暴射而去。

“想死,那便成全你。”

轻轻的声音,传进雷刚的耳中,一股恐惧的寒意,从其心中蔓延而出,还不待他求饶的话语喊出,一股强悍的劲力,便是从后背心处的手掌传来。

“噗!”

一口夹带着些许内脏的鲜血狂喷而出,而雷刚的身体。则是软绵绵的缓缓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