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71章 真假身份

第071章 真假身份

轻轻的声音,传进雷刚的耳中,一股恐惧的寒意,从其心中蔓延而出,还不待他求饶的话语喊出,一股强悍的劲力,便是从后背心处的手掌传来。

“噗!”

一口夹带着些许内脏的鲜血狂喷而出,而雷刚的身体。则是软绵绵的缓缓倒下。

劲力吐出,楚立羽几乎是同时一剑拍出,将雷刚的身体拍向身后那一道射来的劲风。

暴射而来的黑衣老者,刚欲出手,便是见到对着他射来的雷刚,当下袖袍一挥,一股无形灵力托住前者,双手一把将其抓住,急忙探视,旋即脸色便是陡然阴森起来,这雷刚的确还有着一丝微弱的气息,但其体内的经脉,却是被楚立羽一剑拍得,尽数催断,也就是说,即便是治好了,恐怕也只能是个废人。

目光阴森的转向楚立羽,黑衣老者怒极反笑道:“好,好,敢杀我星辰宫的人,小子,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谙音落下,其袖袍一挥,一股劲风便是包裹着昏迷的雷刚,飞向紧随而来的雷家主等人,后者急忙接住,旋即脸色也是瞬间变得铁青起来,望向楚立羽的目光,也是充满了杀意。

“不管你是什么人,伤我雷儿,我雷家定要将你千刀万剐!”

雷家主怨毒的声音,令得在场之人的惊哗,渐渐安静。

面对雷家主怨毒的话语,楚立羽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淡淡的道:“照雷家主这么说,他刚刚背后偷袭于我,是对的。我出手反抗,倒还是我的不是了?你应该也知道,先前若非我闪得快,下场不会比现在的他好多少。”

“草,老子不管这些,敢将我儿子打成废人,我就要你的命!”雷家主脸庞狰狞的道。

“这个世界果然没有道理。”楚立羽冷笑。

“你也不用多说,今日的你,走不掉。修魔者。”黑衣老者目光冷漠的看着楚立羽,缓缓的大声一字一顿道:“各位在场的修仙者,杀了这小子,他是修魔者。”

楚立羽眉头微皱,果然还是被认出来了么,不过,那又如何?

场中突发的变故,令得众人也是变得安静了许多,众人面面相觑,有些不太清楚究竟所发生何事,在他们看来,那雷刚重伤之事,完全是咎由自取,毕竟人家都已放过你一命,你却偏还要暗算别人,有这下场,那是活该,当然,众人虽然心里这般想着,但碍于雷家在雷京城的势力,因此倒并末有人说出来。

然而听到黑衣老者的话,在场的数人猛地一震,旋即向武技台飞去,落到雷家的一边上,愤怒的声音也是响起:“修魔者,杀…”

“黑家主,你们干什么?!你们说他是修魔者,他就是修魔者了。这分明是你们输不起,随意找的借口。”

别人不会说什么,但木家的人,却是必须出面,当下众人影从高台之上闪掠而下,最后尽数闪进武技抬,出现在楚立羽身旁。

“雷家主,今日这场比试,雷刚已经落败,难道你们雷家还想当众反悔不成?”木族长怒视着雷家主,冷喝道:“武技台上比试,生死各安天命,这一点,你雷家不是不知道吧?难道说,还是不把整个雷京城的其他势力放在眼里了。”

对于楚立羽是不是修魔者,木族长心里没底,不过按刚才楚立羽所施展的灵力波动来看,应该不像是修魔者,而对方让木家免于一场战乱的恩情,就是让他与众人反目他也在所不惜。

被木族长这一番喝斥,那雷家主脸皮也是抖了抖,眼中凶芒大减,怒笑道:“这个小子伤我儿子,我雷家绝不会善罢甘休,至于武技台的规矩我雷家定会尊守,但这小子是修魔者,你木家难道还想为了一个修魔者,跟整个天下的修仙者开战不成?”

木族长脸色阴沉,目光紧盯着雷家主,冷声却在广场中斩钉截铁的响彻着:“你说他是修魔者,好,拿出证据来,楚立羽是我木家请来的人,若是他在帮了我木家大忙之后,反而将之抛弃,日后,还有谁敢助我木家?”

为了楚立羽与雷家开战,不谈其中的利弊,木家也必须出面,因为如果在这种时候有着丝毫退缩,那木家的名声,可就是真的臭了,以后,更别想在雷京城立足,对于这一点,木族长知道得极为清楚,因此说话间,也是颇为狠,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木族长的这番话,落下后,武技台周围的人,顿时响起了阵阵叫好声。毕竟他们只是一些普通的江湖人,而江湖中人最讲究的便是一个义字,至于修仙者、修魔者对于他们来说太遥远。

见到木族长如此针锋相对,雷家主脸色也是变得极为的难看起来,虽然他话说起来比较狠,但今日这事,他们雷家,并不占理字,至于那陌生青年是否是魔修者,的确是拿不出什么证据。但如果要让他平白的咽下儿子被废的的这口恶气,那又是绝对不可能的事,雷刚一直被视为他们雷家的下一任家主,家族对于他投注了巨大的心血,如今,却是在楚立羽那一剑拍打之下,所有的希望都被摧毁,这如何能让他平息心头之恨?

“木家,倒还真是有魄力…”

在雷家主脸色变幻间,一道淡淡的苍老声音突然响起,众人顺着声音望去,便是见到了那名黑衣老者。

目光在灰衣老者身上扫了扫,待得视线停留在对方胸口处的徽章时,木族长等人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四方会的人?”

“不知老先生名讳?”木族长拱了拱手,颇为客气的道。四方会近年来发展迅速,虽说其中有着不伐见不得光之事,但如今已是雷京城的霸主之一。当下自然是不敢怠慢。

“老夫星辰宫,星风,如今受命掌管四方会。”黑衣老者抬了抬眼,依旧是那般平淡道。

“星辰宫,可是星峰山脉中的修仙门派?”闻言,木族长心头大震,急忙道。

“不愧是木家,对修仙门派还挺了解的吗?”黑衣老者淡笑道。

“星老说笑了,星辰宫在这枫叶国可是声名赫赫,晚辈哪有不知晓之理,今日之事,的确是楚立羽失手过重,但比试间刀枪无眼,有所伤亡是实属正常…”

黑衣老者挥了挥手,打断木族长的话语,瞥了一眼由始至终脸色末曾有太大变化的楚立羽,缓缓的道:“我与你木家那两位还活着的老家伙当年也算是有几面之缘,看在他们的面上,便不难为你们,武技台上的规则在下也不敢坏,但此人,是修魔者,是所有修仙者的死敌?刚才他在对战中,脚底陡然窜出黑烟,这就是证据。”

话到最后,星风脸色陡然变得阴寒了许多,三年前,星辰宫在围杀天狼谷中,虽说胜了,但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伤亡。其中自己的数位亲人就在此战中坠落。

对于修魔者,他是见一个杀一个。

听得星风之话,木家等人脸色也是一变,目光惊愕的望着楚立羽,显然,对于他居然是修魔者的身份感到很是诧异。

“修魔者?在下说不是,老先生会相信吗?敢问星老,若是你突然间得到一卷刚好能使脚底产生黑烟的功法,你是将之丢弃呢,还是自己修炼?”对于自己隐藏的身份,楚立羽还是有着几分把握,当下抬起眼,看着那黑衣老者,不咸不淡的道。

毕竟来雷京城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多年末曾见面的亲人,他并不想陷入那种被修仙者无穷无尽的追杀中。因此他绝不能承认自己是修魔者。

(大家支持一下。投一下各种票票吧!在下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