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72章 星风

第072章 星风

“偶得功法?”星风冷笑了一声,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难道还是说如今的功法都不值钱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星老这顶大帽子,我可无福享受。星辰宫的人,莫非都是如此不成?”对于这家伙的话,楚立羽也是冷笑了一声。

“小子住嘴,星辰宫岂是你这小辈可以出言侮辱的?而且你还敢当星老的面这般放肆,看来是不把他老人家放在眼里啊。”雷家主踏前一步,怒道。

听得这话,木族长眉头一皱,心中暗骂了一声不要脸,这家伙说这话,明显便是想将楚立羽放在星风的对面,想借助他的手,干掉楚立羽,这样的话,他们雷家又是报了仇,又不会遭人口舌。

在木族长心中暗骂间,袖子突然被扯了一下,偏头一眼,只见得木紫然俏脸正一脸衷求,细细的声音传进他耳中:“父亲,你要帮帮他啊…”

苦笑了一声,木族长叹了一口气,这丫头…

“星老,这事恐怕是有些误会,好好谈一谈,应该能把事情解决的,何必伤了彼此间的和气呢?”木族长对着星风拱了拱手,客气的笑道。

“此事与你们木家无关,修仙者与修魔者之间的事也不是你一个小小木家可以插手的,此事,绝不能善罢干休。”星风冷冷的瞥了木族长一眼,旋即目光转向楚立羽,冷漠的道:“你有两个选择,一、自毁修为,留你一条狗命,二,由老夫将你就地格杀。”

听得星风这般没有丝毫回旋的话语,雷家众人皆是暗自冷笑一声,而木家等人,脸色却是变得颇为难看起来,木紫然俏脸更是突然间苍白了许多。

“星老…”木族长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

“木族长,老夫是看在木家那二位老家伙的面子上,才与你诸多口舌,莫要不识抬举,此事不是你可以管的,真要插手的话,到时候引来大批的修真者,你木家,怕是从此抹去了。”星风陡然冷喝道。

听得星风这般冷喝,木族长脸色也是微微变幻,木家与修仙者那是根本不同两个世界的人,对方若要灭了他们,也只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木伯父,此事与你们无关,便不要再插手了…”在木族长心中挣扎间,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令得他心头一震,抬起头,却是见到楚立羽那张微笑的脸庞。

“恩公…对不起…”

木族长拳头微微紧握,旋即轻叹了一声,他是木家的族长,一言一行必须要为整个木家负责,楚立羽此言,明显是不想将木家牵扯进来。

楚立羽笑笑,帮木家逃过一劫,是因为答应了木紫然、木紫兰两女,虽说他杀人无数,不过他有个不良习惯,他一但承诺了一些事,定会做到,即便这事有时会让他负出生命。

对于这种意料之外的事,楚立羽倒是不怪木族长什么,修仙者神通广大,他单一人倒是没什么,打不过跑就是了,天下这么大,修真者难道还能一直追杀他不成,若是将木家牵扯进来,反而成为他的牵绊。

“哼,没想到你这小子倒还是有点义气。”星风冷笑了一声,干枯的手掌缓缓从袖袍伸出,冷冷道:“看到你是选择了第二条路,竟然,这样的话,那就由老夫动手先废了你再说吧!”

望着那一脸淡漠的星风,以及其身旁的几名修仙者,前者是筑基期修士,后面那几名修为最高的不过是炼气期十层,打不赢难道不会逃吗?他能在元婴期老怪物手上逃生,这几人换句话说,根本入不了其法眼。

楚立羽旋即笑了起来,援了摇头,道:“说了不是修魔者,爱信不信拉倒,至于废了我,说句实话,你还不够资格!”

楚立羽这番话,直接是令得广场众人愣了下来,虽说他之前的表现极为的惊人,但凭此便想与一名筑基初期的强者对战,貌似这大话说过头了吧?

雷家众人,脸庞泛起一抹冷笑,在他们看来,楚立羽如此顶撞星风,那是自寻死路!

木族长心中也是一惊,他认为楚立羽定是一时头脑发热,才会突然间说出这番话来,这星风可不是什么炼气期修士,而是一名筑基初期的高阶修士啊!

木紫然俏脸苍白,玉手紧握,眼中水雾浮现,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她极不愿意见到,在她看来,若非是她执意邀请楚立羽出手,那么他也不会引麻烦上身。

在其自责间,一双略有些冰凉的玉手却是轻轻的将其纤手握住,木紫然偏头,原来是木紫兰。

“姐姐…”两人对望间,皆能见得彼此眼中的一抹担忧。

“哈哈…果然是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狂,也好,今日便让老夫亲眼看看,你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修士,怎令老夫不够资格?”星风仰天大笑,但,任谁都是能听出那笑声中的怒火,看来,这家伙,是真正的被楚立羽此话激怒了。

见得星风笑声中隐藏的怒火,木家等人,心头迅速沉了下来,然而那身为当事人的楚立羽,却只是拿着一对漆黑如墨的双眼,紧紧盯着大笑中的星风,那眼眸之中,隐隐间有着冷意闪动。

“接招…”不想再浪费口舌,楚立羽手持火云剑轻轻一甩,身躯微微后倾,旋即猛地一踏地面,化为一道残影暴射向星风。

“哼,找死…”

见到楚立羽出手,星风一声冷哼,银芒自脚下浮现,旋即身形一颤,脚下雷鸣声响起。其身形却鬼魅般的直接出现在了楚立羽头顶上空,那闪烁着雷光般的鬼爪,带起一股撕裂空间的劲道,狠辣的直接爪向其天灵盖。

望着一出手便是对楚立羽施展如此狠辣攻击的星风,木家等人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而木紫然与木紫兰,更是俏脸惨白,妖躯变得摇摇欲坠。

在众多骇然目光下,雷光鬼爪轰然爪下,而且后者便是让其直接一爪而碎,然而并没有丝毫的血迹溅起。

“残影…不过,我倒是看你如何逃出老夫的手掌。”

双脚轻点地面,旋即见得人影爆碎,并没有血迹溅起,星风一声冷笑,浩瀚的神识猛地离体,向四周扫去。

“十丈!”

“百丈!”

“千丈!”

……

星风依然没能发现楚立羽的行踪,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旋即神识猛地向更远处掠去。

“十里!”

“百里!”

……

“怎么可能…那小子哪里去了…”神识扫到三百里后,仍然没有发现目标,旋即星风猛地收回神识,因为三百里已是他的极限,神识回体,他不由得一脸震惊。

“消息了…”

当下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木紫然、木紫兰两女是喜悦刚持上脸庞,又是突然滑过一抹失落,两人似乎感觉到楚立羽这次的离去,再也不会回来了。而雷家等人却是气得爆跳如雷,这下,这仇,上那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