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75章 白云宗

第075章 白云宗

不待楚立羽寻问,此女一靠近前者,二话不说,急忙绕到其身后。目光紧紧锁住紧追而来之人。

“小子,交出你身后的女子,不然…不要怪我们兄弟刀下无情。”跑在最前方的一名白甲士兵脚步一顿,停了下来,眉头一皱,道。

他觉得眼前背红色长剑的男子,似乎也是炼家子之人,因此,话语间也是带有几分尊敬之意。

“几位,怎么可以如此对待一名女子呢?有什么事情非得要动刀子?再说这女子似乎对你们毫无威胁,这女子竟然能遇到我,也算我们之间有些缘分,就当给在下个面子,饶过此女吧!”闻言,楚立羽淡淡道。

虽说要斩杀眼前的这几人,只是他一念之间的事情,但能不动手时,他尽量不想动手。毕竟杀气大重,将来度劫,会有影响,虽说也许永远也没那一天,但至少他从不会免费杀人。

“哈哈…面子,小子,你的面子可真大,我实话告诉你,现在雷京城已是我们大王的天下,你们的皇上,说不定此时已上了西天。”这时跑在后面的几名士兵跟了上来,瞥了一眼楚立羽后,哈哈笑道。

对方可能也许是个炼家子之人,但反观自己一行人,每天都是在死神的镰刀上跳舞,那个不是一身本事。因此他们并没有怎么把眼前之人放在眼中。

“姑娘,你愿意跟他们走吗?”没理会几人,楚立羽回头看了一眼略微有些战兢的女子,平静问道。

从此女的眼神中,楚立羽发现有几分像其小妹的味道,但他确定,此女绝对不会是他那日夜思念的小妹。

“请…公子救命,如果公子能救小女子于火海之中,小女定重谢。”见得前者平淡的表情,女子不大肯定其会不会出手,毕竟对方可是有好几个人。当下急忙道。

在她认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欲望,虽说欲望有高低之分,但只要达到了这种欲望,她相信每个人都会去做一些,自己不想做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当下其话语中也是带着这种欲望,她想让对方明白,不会白救了自己。不过当她看到那丝毫没有表情的脸孔时,一下也是没了底。像这般平静的表情,她还是第一次见。

“你们都听到了,此女不愿跟你们走,你们滚吧!”虽然此女话语间充满了诱惑,但楚立羽依然平静道,话音落下,其转身便走。

“大哥,跟这小子客气什么,让我砍了他。”听得对方话语的意思,跟本没有把自己一行人当一回事,一名士兵对着身前的男子说了一句。旋即一跌而起,一招力劈华山,当头劈下,大有想把楚立羽一刀劈成二半的意思。

而对于这幕,楚立羽犹若无见。

而宫装女子见得从天而降的大刀,惊得急忙捂住了双眼。

她此时有些后悔把此人拉扯进来,让对方平白的为自己断送了性命。

“当!”

在众人注视之下,大刀猛地砍在了在楚立羽头颅上,然而,他们却没有看到想像中的鲜血飞溅,却是听得金属相碰发出之声。

“咔嚓!”

陡然,在众人的注视中,大刀从其中间处诡异地断成了二截,白甲士兵尚没有弄明白这诡异的一幕,猛地感到脖子一阵巨痛传来,其刹那间脸色大变,急忙低首看去,此时,他突然间发现自己竟能看到自己的后背,旋即其眼皮越来越重,接着二眼一黑,就人事不知了。

而这一切均发生在瞬间。

“你是什么人?竟敢杀害白魔军。”其它数名白甲士兵见得这诡异的一幕,猛地提起手中大刀指向楚立羽怒道。

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莫名其妙地断了性命,他们不由得一下又惊又怒。此时他们隐隐间,发现对方似乎有些辣手,但作为白魔军之人,从小接受的训练,让他们知道不能后退,否则便是没脸再做白魔军之人。

“噗!”

闻言,楚立羽冷冷一笑,手指一立,一道长约三寸的火苗,猛地从其中指冒出。旋即前者转身,冷冷的看着这数名白甲士兵。

“仙师,饶命。”见得楚立羽手指的火苗时,众人脸色猛地大变,旋即,跪倒地颤抖道。

显然这些白甲士兵对修真者并不陌生。

“咦!”

显然这幕有些出乎楚立羽的意料,轻皱了一下眉头,陡然抬首,冷冷地望向天空中的某处,旋即手指一弹,指中的火苗闪电般的朝着天空中的某处射去。

“啪!”

在众人的注视下,结果火苗射向虚空某处时,陡然变成了一团直径丈许的火球,火球方一出现,四周的温度骤然上升。

“嘭!”

刹那后,火球一爆而开,化为星星点点消失不见,火球消失的同时,虚空中一道白芒一敛,旋即,多出了一名身穿白衫的俊美男子。

男子皮肤很白,很细腻,一双明亮清澈、有着淡淡白色的眼睛,射出怨恨的光芒,鼻梁挺直,带着好看的弧度,黑色的头发又柔又亮,闪烁着熠熠光泽……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那里。”男子方一显身有些意外的看着楚立羽道。

他想不明白,自己引以为傲的隐身术。为何会让对方看破。

“呵呵…竟然是同道中人,道友,尽管放心离去,想必道友不会为了区区一个凡人,得罪整个白云宗吧!”发现对方的修为时,白衫男子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后发而制道。

此男子一出口,就抬出宗门,显然是想让楚立羽知难而退。

“白云宗。”

闻言,楚立羽腹语了一句,丝毫想不出有关此宗门的相关信息。

不过眼前的白衫男子只是炼气期十二层的修为,因此楚立羽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道友,说得十分有理,在下一个修道之人,怎会为了一个凡夫俗子随意的得罪白云宗,但,在下有个爱管闲事的习惯,遇到什么事总想管一管,按理在下应马上远离这是非之地,可是在下,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管上一管,将来万一冲击瓶颈时,此事成为心魔,那不是死得大冤枉了吗?”楚立羽微微一笑,随便找了个借口,道。

而其真正的目的,不过是想多找些修真者比试一下,好让自己在战斗中,迅速的提升战斗力,毕竟战斗力不是整天打坐就会提高的,修真界中,要想找个同阶的修士比试,不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一来、怕找的人是名门大派人,得罪不起,人家门派随便出来一个高阶修士,便能把你当场斩杀,二来、同阶修士的神通一般无二,因此一般不会轻易的出手,免伤和气。我想凭谁也不会想无缘无故的多出一个敌人罢。

当下如此良机,楚立羽自然不想错过。

“哼,看道友,是想知道白云宗的厉害吧!”虚空中陡然冒出一声冰冷的声音。

旋即,白衫男子身前白芒一闪,显出另一名白衫男子,这男子约莫五十岁左右,头发雪白,一脸胡子,怪的是此人的胡子,竟然辫成一条条辫子的模样,怎么看怎么给人一种极为不服务的感觉。

“炼气期大圆满。”神识在此人身上一扫,楚立羽心中不由得一沉。这个玩笑似乎开得有点过头了,虽然楚立羽在同阶中胜出有着几分把握,但以一敌二,他还没有自大到这种程度。

(请大家多多支持,跪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