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077章 消息

第 077章 消息

“什么,此人竟如此逆天。”闻言,俊美男子大震。能令平时一直心高气傲的师兄说出这番话,实在是让他吃惊不小。

“好了,我先把此事禀报大师兄。你也尽快把那事办好,不然师尊怪罪下来,那可不是我们所能担当得起的。”说罢,胡子男急忙化作一道白芒破空而去。

听得前者的话后,俊美男子脸色也是为之一变,旋即化作白芒向另一个方向破空而去。

离此地万里的一座大山前,一块巨石上写着三个白色大字“白云宗”。

以此地为中心方圆百里,常年被白雾笼罩,从天上往下看,只能看到平坦的草原和无数大湖,然而却极少有人知道,这些都是幻境。

此山一座巨大的宫殿中,一名满头银发的男子,双目紧闭,坐在主位之上,此人看起来约莫二十来岁,其长相竟与俊美男子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男子二边,分别站着二名亭亭玉立的女子,女子轻轻摇动手中的白色扇子,扇子每摇动一下,竟散发出一股股让认心旷神怡的清香之气。

大殿中,俊美男子等人尊敬的站立,丝毫声音都不敢发出。整个大殿的人数少说有数百人。可是却出奇的安静。

“那事你们要尽快的完成。”安静,终于被银发男子平静的声音打破,可平静的话,落在众人的耳中,竟像打雷般,吓得不少人脸色大变。

“属下遵命。”闻言,俊美男子等人同时拱手尊敬道。

“对了,刚才你说的那人,似乎神通不小,你们下次再遇到此人,就把他引进我们白云宗来吧!如果…他不能为我们所用,那就让他消失吧!此事就交给白龙、白虎去办。”银发男子顿了顿道。

“徒儿遵命。”话音落下,两名男子急忙行出,拱手尊敬道。

两人年经约莫二十岁,长相极为的相似,竟是双包胎。二人修为均是筑基中级。年轻一辈中,有这等修为可谓是出类拔萃。

“好了,你们退下吧!”目光微微在两人身上顿了顿,银发男子一挥手道。

见得前者语音落下,众人都是微微松了口气,缓缓退了出去。

雷京城外数十里处的一片树林中,某棵大树下一个五丈洞穴中,数颗月光石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把这里的黑暗尽数驱赶。

楚立羽盘膝而坐,天地间的灵力,缓缓的从洞壁中涌出,涌入其体内,随着灵力涌入,其呼吸也是越来越顺畅。

“你是谁?”不知过了多久,其身旁的宫装女子缓缓醒来,当其睁开眼的刹那,警惕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旋即略微有些紧张地问道。

孤男寡女共处一穴,她有些害怕对面的男子做出那种事情,特别是在这种叫破喉咙都没用的地方。

“男人!”楚立羽微开玩笑道。

“原来是你?”美眸移到那张普通的脸上,宫装女子松了开气道。

她觉得有些幸运至少没有落到那些家伙的手中。

“怎么在下长得很难看吗?”见得前者目光顿在自己身上迟迟没有移开,楚立羽笑了笑,道。

“仙师,求你,救救我父王和皇兄。”宫装女子陡然跪求道。

眼前之人,就是传说那种会飞天遁地之人,只要其肯出手,她相信一定能救出她最亲的人,当下其也是顾不得身份,跪求道。而,看其粗笨的模样,显然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做。

“呵呵,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的要求?你能给我什么好处,总不会说给个官我做!或者是说送我黄金万两、还有城池数座吧?你可知道这些东西对你们凡人来说也许珍贵无比,可在我眼中哪是根本不值得一提。”楚立羽笑了笑,瞥了此女一眼平静道。

从女子的话语中,用屁股都能想到对方是什么身份,公主给自己下跪,这是楚立羽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凭什么你一出生就在帝皇之家,享受荣华富贵,而我却是出身贫寒,当下楚立羽心中微微不平衡,所幸的是其在家中能体会到父母那份浓浓的爱意。

“只要仙师答应小女子的要求,小女子愿意…终身伺候仙师。”闻言,宫装女子也是一愣,显然其从没遇到过这样刁钻之事,旋即其脸上掠过一片红润,用几本上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道。

闻言,楚立羽依旧平静,道:“你一个凡人,数十年后就会变成一堆黄土,做我的奴隶只会给我找麻烦?这样吧!我有几个问题,如果你回答得能让我满意的话,说不定我会答应你出手一次。”

话罢,楚立羽一挥衣衫,洞壁上黄芒狂闪,旋即一敛,壁上显出一幅丈许大的画。画中绘有四人的身影。

“那人有点像…楚坤?”目光一一扫过四人面貌后,最后目光顿在一名青年身上,宫装女子不太肯定,道。

“他在哪里?”闻言,楚立羽猛地站起来道。

原本楚立羽就没希望此女能认出画中之人,其只是把印相中亲人的模样绘上,事隔多年,他也不清楚,这几位亲人会变成什么样子。然而当宫装女子,喊出楚坤二个字时,他瞬间,僵立,梦坤?正是楚立羽的大哥。

“他,在皇城中!”见得一顶平静的前者,如此大反应,宫装女子皱了皱眉头,有些吃惊。

“皇城?”闻言,楚立羽喃喃道。

其却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常被自己捉弄的大哥。可每次大哥都是痛爱的把好吃的推到自己面前,那个常常持着一脸憨厚笑脸的男子……

“快…说说…现在他怎样了?”旋即楚立羽想起雷京城的情形,不由得一惊道。

……

接下来宫装女子,把她知道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令得楚立羽吃惊的是,平时能说会道的大哥,此时竟是一位有名的将军。

半个时辰后,一道黑芒从一棵树下破土而出,黑芒一敛后显出了楚立羽的身影,旋即其布置了数层简单的禁制后,化作一道黑芒向天边飞射而去,随着他的离开,这里重新安静了下来,偶尔只有阵阵的微风掠过。

皇城中身穿黑、黄、白三种战甲的战士正打得热火朝天,皇城中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外围绕着数千名黄甲战士,这些战士除了手拿长枪外,还拿着一块半丈高的黑色护盾。显得威风凛凛。

他们的眼神中,不时的掠过一抹杀意。

宫殿中,一位满脸威严的老者做在皇位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下面数十个黄甲战士。

“孙元帅、李元帅、王元帅、木元帅的缓军何时能到达。”良久后,坐在皇位上的老者眉头一皱道。

话罢,老者也是轻叹了一口气,眼皮中掠过一抹担忧,不过这抹担忧在没有被其他人发现之际就被其收进了心底,他明白自己如今是众人的精神支持,如果自己都倒了,那么整个皇朝,就真的是没有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