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79章 雷京城之战(2)

第079章 雷京城之战(2)

半个时辰后,楚坤,掠进大殿,其长剑之上粘满了鲜血,样子也是颇为的狼狈,一眼便是能看出,前者经历了一番苦战,进入大殿,其急忙拱手道:“皇上,在下无能,臣愧对皇恩。现在敌军快要攻进来了,臣请皇上赶紧从后门离开。”

“想不到连楚将军都是败下来了,天下之大,看来能有朕安身之地的,只有那里了……”闻言,皇上眉头一皱若有所思地道。

敌人次番攻城,败是肯定的事,但他还是没想到如战会败得如此之快。也许从今日起,那高高在上的自己将不复存在了。一时之间他不由得有些失落。

“哈哈,现在走是不是大迟了些,你们……认为还能走得了吗?今天在这里的人都得死。”阴森的话语落下,一道身影掠进大殿,旋即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显出了身形。

人影正是那尖嘴男子。

在其身影掠进之后,数千名白甲士兵也是一涌而进,原本宽大的大殿顿时现得窄了起来。这些兵士方一涌大殿,旋即把大殿中的众人包围起来,其中手持弓弩的士兵,则拉弓对准大殿之人。

众人见到这幕,目光掠过一抹惊慌。特别是那阴森箭头不时闪掠过的寒芒,让他们感觉到死神已开始向自己伸手。

“原来是暴利国之人。”这时,坐在龙椅上的老者反而平静的道。

“哈哈,不错,在下暴利国二皇子暴力,在场之人归顺的,一律不杀,并且你们的待遇也是和从前的一样不变,不从者…一律格杀勿论。”见得控制了全场,尖嘴男子目光阴沉的扫向大殿之人,其心中也是颇为的兴奋。

“我愿意归顺二皇子,我也愿意归……”话音落下,片刻之后,大殿中就有着数人归顺在了后者那边。

“你们…可都是我朝的重要官员,想不到你们竟然是些贪生怕死之辈,难道,你们想背上千古骂名吗?”楚坤看着归顺的数人,心头猛地一震,如若损失了这几人,就算人后,还有希望统一,那也是一大笔的损失,陡然目光也是掠过一抹气愤,破口骂道。

“哈哈,楚将军算了,由他们吧!这就是人心啊!我们往往都被这样的人所骗,这些人,表面看起来对你恭恭敬敬的,实际上却是怕死之人,怪不得雷京成会破,想必,雷京城中大多是这样的人吧!”见得这幕,老者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道。

毕竟,在面临生死之际,他们也是没有什么错,他们有着自己的选择,不过从这事中,老者便是能看得出将来那些人可以重用,那些不可以重用,不过……这一切似乎都太晚了。

“哈哈,还是皇帝老儿说得对,可惜你们知道得太晚了。”闻言,尖嘴男子笑道。

说罢,其一挥,咻咻…数声的破空声响起,顿时那些归顺之人,尚没有来得极大叫一声,就被射而了马蜂窝。

“哼,这种人,要来何用,真以为我暴利国的米不用银子么?皇帝老儿,怎么样,这几人我帮你打发了,你还满意吧!不过…下面就该你了,放!”尖嘴男子面无表情的看了地上数名尸首一眼,其最厌恶的就是这种没骨气之人,旋即,抬首看向前者。

说罢,其再次一挥手,咻咻的破空声响起,数百支箭,猛地向坐在龙椅上的老者射去。看情形,若是被后者得逞,那老者无疑在劫难逃。

在众人注视之下,眼看老者就要变成马蜂窝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箭雨在离老者一丈之时,陡然凝固,旋即前者身前虚空中,灵力波动一起,红芒一闪,虚空之中多出了一名男子,此男子身穿红袍,年纪约莫二十来岁,短发,皮肤雪白,赤脚,最显眼的是,此人腰间绑着一条红色腰带,腰带之上一股股红色气体缠绕,气体之间,隐隐间有着鬼哭狼嚎之声传出,看起来诡异之极的样子。

微微一笑,红袍男子,一拍腰间红色腰带,旋即一片红霞飞卷而出把其与老者包裹在了其中。

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众人只见箭雨方一接触红霞,旋即纷纷旋转,此时的红霞挡下众多的箭雨,就犹如一个巨大的刺猬。

陡然一股怪风自红霞之中飞卷而出,怪风轻轻一吹,破空声响彻,顿在虚空之中的箭雨,旋即以比来时还要快上三分的速度铺天盖地的倒退而回。

见得倒射而回的箭雨,反应快的士兵,急忙把手中的护盾横放于胸前,可让这些士兵想不明白的事情发生了,以坚硬号称的护盾,当倒射而回的箭雨射在其上面之时,竟如同豆腐般,轻易的被穿透而过……

“咻!”,

弓箭从众士兵身体穿体而过,一直射在大殿的墙壁深入数寸时,方才停了下来。

而众士兵尚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猛地感到一阵巨痛从肚中传来,旋即目中掠过一抹震惊,低着望去,只见其肚子之中竟穿了数个血洞,其低头的刹那,刚好血液飞溅而出,旋即众多将士只来得极发出一声惨叫,陡然倒地,这声惨叫也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留下最后的声音。

这时红袍男子,再一挥红袍,红霞一闪陡然消失不见,旋即红袍男子猛地扭头,面无表情的看向尖嘴男子。

而尖嘴男子同样抬首向前者看去。

四目方一相触,尖嘴男子陡然感觉到一股巨力传来,不由得脚下一阵跌跄,蹭蹭急退数步后才站稳身形。

此时其再看前者的眼中,已多出了一股深深的恐惧。

这些多年来,这种危险的感觉,他还是首次感应。他觉得似乎自己的生死只在于此人的一念之中。这种感觉让他很无助……

“二皇子……”

见得倒退而回的尖嘴男子,其身后数十名士兵一惊,大叫一声,急忙上前,将其挡身后。

见得眼前之人的厉害,众士兵心底也是产生一阵涟漪,然而他们知道自己可以死,但,其身后的人却是不可以,他是整个北芒的希望。

“呵呵,想死,那…便成全你们。”

红袍男子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幕,冷冷地说了一句,旋即眉毛轻轻往上一提。

(这些日子努力更新了,大家大大的支持一下吧!等会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