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95章 再见木紫然

第095章 再见木紫然

望着二名不愿离去的女子,楚立羽有些无奈道:“竟然你们不愿离去,那便暂时居住下来吧!”

话罢,其不再理会二人,脚步轻移,进入一间秘密内,秘密约莫高十丈,中间有张长方形白色石台,台中有个盆子大小的黑色法盘。

法盘之上不断冒出一股股怪烟,这些怪烟方一离开法盘便是一散的消失不见,显得神秘万分。

靠近法盘,楚立羽有些意外地看向石台后,那竟躺着一名女子。

此女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身上,精致的五官没有一丝瑕疵,嘴唇略显丰满,眼眸里蕴涵着一弯清水,带着一丝淡淡的愁绪,像是有千年解不开的心事。身材偏瘦,却有s型的曲线,胸部和屁股都极其饱满,静静的躺在那儿。充满了诱惑……

“木紫然?”

目光透过那一蓬青丝的遮掩,楚立羽便是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旋即骇然的声音便是响起。

他根本没想过,此女竟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看来自从他走后,木家是又发生了很多事。不过该做的都已做了,自己总不能一辈子保护木家吧?

“楚立羽先生?”

略微颤抖的声音进入前者耳中,紧闭的双目便是窄然睁开,满脸震惊地望着那张日夜思念脸孔,旋即杏唇微张,然而,转眼一想,她便认为定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不过是个梦罢了,他怎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呢?轻叹了一口气,其便是再次闭上了双目。

“你怎会在这里,木家现在怎样了?”淡淡的声音,再次响起。令得她紧闭的双目再次窄然睁开,旋即便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前者足足半天,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便是响起:“你真的是楚立羽先生?”

闻言,楚立羽微微一笑道:“怎么不像么?”

“楚立羽先生,现在能不能先帮我把身上的这东西弄掉?”肯定人影正是心中所属之人时,脸上掠过一抹红润,道。

微微一怔,他并没有发现木紫身上有上什么东西?这怎么弄?

锐利的目光再次顿在那具玲珑的身躯之上,良久,他终于是看见那玲珑的身躯,竟被一条透明的白丝捆住。如若不仔细看还真的是没法发现。

手指一弹,一道黑芒便是对准白丝切割而去。

“噗!”

在二道目光的注视之下,二者方一接触,黑芒便是没入了白丝中不见了踪影。

眉头微微一皱,刚才那道黑芒已是楚立羽把自身修为压缩五成所发,虽说看起来威力不大,但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切割一块巨石都不是问题,然而,如今却是连这条纤细的白丝都奈何不了,这是他始料不及的。

怔了怔后,其手十指连弹,破空响彻,数十道黑芒暴射而出,纷纷向白丝切割而去。每道黑芒都是蕴含了楚立羽的全部修为,黑芒所过之处,虚空都是有些有些虚幻起来。

再次在二道目光的注视之下,众多的黑芒竟同样纷纷落入了白丝中不见了踪影。

“这……这怎么可能。”这下楚立羽骇然了,若说第一道黑芒没能把白丝切割断,他还没有多大的失落,毕竟第一次是有些随意性的。他也并没有往心上去。然而,第二次所施展的黑芒,竟同样没果,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楚立羽先生,还是算了吧!这白丝是用白血天蚕之血加上众多铁精凝练而成。除非有法宝,不然小女子下辈子便是要这样度过了…”说到此,其语气也是有些低落,法宝,一般的人怎可能有这种逆天的东西呢?就算有,人家与自己非亲非故的凭什么救自己。想着晶莹的水雾便是在眼眶浮现。

“法宝么?”见得前者失落的表情,楚立羽略微欣赏了一下,旋即便是抽出背后的火云剑。

一股凶猛的火属性能量,便是突兀浮现,整间秘室的温暖骤然上升,原本还是有些湿润的地面便是瞬间被烘干。

“好强悍的火属性能量,这是……”低下的脑袋窄然抬起,旋即满脸震惊道:“法…法宝。”

轻轻一点头,旋即一剑砍落而下。

二者接触的瞬间,虚空的灵力便是化作肉眼可见的银芒向火云剑扑来。

宁静的虚空之中,银芒闪烁,如若满天飞舞的萤火虫,霎是好看。

银芒没入火云剑,一股强悍的火属性能量便是猛地涌向白丝。

“崩!”

静静的秘密之中,在二道目光之中的注视之下,白丝缓缓的变成了红丝,当其达到一定的饱满状态时,便是在一阵清脆的响声中寸寸断裂。

“呜呜……”

恢复活动能力的木紫然,第一反应便是一头扎进了前者怀中,哭泣之声便是响彻。这一刻,在她心中所有的痛苦与不幸都已消失不见。

依偎在自己心爱的男子怀中,甜蜜和幸福毫不保留的写在了她的脸上,眼里充满的都是深深爱意和无尽的甜蜜。

……

感受到那对柔软猛地用力撞击在自己的胸脯上,以致于被挤压得严重变形。楚立羽也是吓了一跳。旋即便是想把怀中的木紫然推开,但是其心里有是有些不舍。

爽受了半会儿柔情后,其淡淡的声音便是响起:“那个…能不能先别哭了。”

话罢,有些生硬的手便是轻拍着前者的后背。显然,他对于如何安慰女孩还是个生手,不然在这样的场合之下,一般的男子都会得手的。

闻言,木紫然便是有些不舍的离开了依偎的怀抱,脸上闪过一抹红润后道:“刚才有些失态,还请楚立羽先生不要见怪。对了你怎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怎会出现在这里,那自然是无意闯进来的,难道你真的以为我神通广大,知道你在这里便马不停蹄来救你了么?”心中虽这样想,可其嘴上却是平静道:“这个…等会再说吧!看你的模样也是有些累了,你先到外面的大殿休息一会儿吧!”

望了望楚立羽,又望了望石台上的法盘,木紫然轻应了句,柳步轻移,带走了一股幽香,消失在了楚立羽的视线之内。

她心中虽然多少有些不舍,但楚立羽的话,她不敢不听,她怕引起对方的反感。到时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见得那优美的背影消失,楚立羽便是转身往石台上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