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96章 魔盘

第二卷 幻梦修仙 第096章 魔盘

“阵盘”

目中精光一闪,楚立羽兴奋地拿起法盘,突然间那原本一股股冒出的怪烟,竟沿着他的手臂缠绕了上来,片刻,整条手臂便是变成了黑色。

悉索的声音响起,一个个拇指大的黑色鬼头便是在怪烟中浮现,并闪电般的钻入了前者手臂,迅速向其体内狂涌而去。

“嘿嘿,魔盘!可惜你遇到的是我,如果是一般的修士说不定便要被魔化了。”喃喃自语间,楚立羽双目金光一闪,瞬间便是再度变成了半人半尸。

变身后他轻轻一笑,露出四颗金色獠牙,双目往手臂上望去。

“嗖!”

沿着他的手臂狂窜的怪烟与鬼头,刹时间便是闪电般的退出了他体内,怪烟离体的瞬间便是消散不见,鬼头则恐惧万分的向魔盘飞扑而去。

阴阳天尸,那可是所有鬼尸中的巅峰存在,虽说前者给他们的感应还是很微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

“咻”

微微张嘴,二股怪风飞卷而出,轻轻一卷,便是把所有的鬼头卷进了怪风中,旋即所有的鬼头竟被楚立羽生生吞进了肚中。

另一股往魔盘上一卷,金芒大闪,一敛之后,原本黑色的法盘竟变成了白色,怪烟也是消失不见,法盘中绘着一副地图,目光顿在上面片刻后,他便是发现这正是叠彩山的地域图。

心中一喜,旋即数道法决打在法盘上,一股白雾瞬间一冒而出。

同一时间,叠彩山上一股白雾从山体中突兀冒出,片刻的功夫,整座叠彩山便是被白雾笼罩在了其中,从远处看去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

此山原本是一头高妖魔兽的坐化之地。后来被三人无意间发现,便是在此定居了下来,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花费了毕生精力布置的禁制,却是轻易的让楚立羽掌握了。

叠彩山中,楚立羽恢复了人身后,便是捧着魔盘走出了秘室。

接着再向另一间秘室走去……

三个时辰之后,楚立羽一脸兴奋地从最后一间秘室退了出来,此时他手中多出了三个储物袋。

众人发现楚立羽的身影便是同时跪倒下来道:“仙师,请收我们为徒吧!我们愿意一生一世跟随仙师。”

“仙师,我们都是无家可归之人……”欢欢接着道。

“好,你们竟然心意已决我也不想多说些什么,可你们要知道,一入仙门,万古枯,我再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如果你们还是如此坚定,我便把我会的交给你们。不过在下的修为也是限,只是仅仅一个炼气期修士,根本没资格做你们的师尊,愿意的话就做个朋友吧!”说罢,楚立羽便是向一间秘室行去,并随手布置了一层禁制。

而惊风自从来到这里便是呼呼大睡,完全不想理会其它事情的样子。

秘室中楚立羽盘膝而下,若有所思后旋即一拍储物袋,一道白芒飞射而出,一敛后显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白团,白团正是火丝袍所化。

静静打量了半会白团,楚立羽一捏决,白团一闪,便是瞬间化为了丈许大。

此时火丝袍上的白丝便是清晰可见,一道道细小火芒不断在袍上窜动,看起来有些诡异。

“哼,你困住我又能如何,我就不相信你能破开火丝袍。”冷冷的声音从白团中响起,似乎白衣子颇为对火丝袍自信的样子。

也难怪,这可是一种中级法宝,别说一个仅仅的炼气期修士,就是元婴期的老怪想强行破开都是颇为的困难。

“不能把你如何,那要试过才知,实在不行,在下随便找个地下深渊,然后挖个大坑把阁下永埋黄土之下,我就不信你在里面真的能活上百年之久。”闻言,楚立羽平静道。

“你敢,你就不怕整个白云宗找你报仇吗?难道你想过着让人追杀的日子吗?实话告诉你,我可是白云宗主的亲生儿子,识趣的话就把我放了,不然有你好看的。”闻言,白衣子脸色一变,话语中也是多出了一些恐惧。他可是怕死得要命,假如对方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做,那自己这条小命可就没了。

“白云宗主之子,我的天啊!这下麻烦了。”一听此话,楚立羽心中也是大惊,要知道在修真界越是高阶的修士,能引起他们重视的东西就越少,可他却是平静道:“那又能怎样,在他来之前我便是先把你练化了再说,我就不相信他能知道是我干的。”

说完,楚立羽开始念念有词起来,旋即一连串的法决打在火丝袍上。

片刻后,火丝袍上空一团黑雾诡异的一显而出,然后往下一落,便是把火丝袍包裹了起来,黑雾中电蛇狂闪,瞬间整个秘室便是飘满了黑雾,黑雾中不时响起鬼哭狼嚎之声。

一日后,黑雾一散,楚立羽脸色有些难看地望着眼前的火丝袍,此袍竟然丝毫不受影响的样子。

一日之中,楚立羽所会的练化手段便是全试了一遍,可竟无一种可以练化此袍。

这样楚立羽范愁了,原本以尸修的神通练化这火丝袍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然而,如今他所依附的神通没效,他也是有些情绪低落,眼睁睁的看着喜欢的东西在眼前,却得不到,这种心情令得他很苦闷。

“哈哈,仅仅一个炼气期修士便是想练化火丝袍,做梦去吧!”轻薄的语言再次响起。

嘴上虽这么说,但白衣子心里面也是怕得紧,虽说对方无法练化火丝袍,但是怪烟中那股浓浓的死亡气息,也是令得其毛骨悚然。

闻言,楚立羽纵然大怒,但一时间也真无法奈何得了对方,脑瓜子飞快的转动着,还真的让他想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旋即一拍储物袋,一道白芒飞射而出,一敛之后,显出一了个白色盒子。

盒子正是半张脸男子的那个白色盒子。

“哼,奈何不了你是吗?”冷哼了句,楚立羽一挥手,二道黑芒飞射而出,一道往盒子飞去,一道往白团飞去。

二道白芒没入二物后,盒子瞬间化为丈许大,白团却瞬间缩小成巴掌大。

盒子一显形,盒盖便是自动升起,盒中隐约有雷鸣之声响起,看起来神秘无比的样子。

笑了笑,楚立羽随手把白团扔进盒子。

顿时盒子中响起一阵狂风呼啸之声,旋即他单手一点盒盖,盒盖便是向下一落而去,盒子瞬间缩小为巴掌大。

同一时间,万里之外的白云宗门内,白云宗主感应到留在白衣子身上的那一缕神识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咦,这是怎么回事,怎会这样,难道白衣子被抹杀了?”与白衣子失去了感应,白云宗主对大殿众人怒道。

“宗主放心,白衣子有火丝袍护身,想必对方一时半刻不可能毁掉火丝袍的,而且从白衣子利用晶镜传回来的画面看,抓住白衣子之人也不像是高阶修士,想必对方多半只是想打火丝袍的注意而已。”闻言,一个高瘦男子从人群中行出拱手道。

此人一出口竟然猜对了整件事情的七七八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