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97章 獠雨兽

第097章 獠雨兽

见此人行出,众人脸上皆是流露出一抹忌惮之色。

“马上把此人的画相复印万份出来,发到每位白云宗人手中,就是挖地三尺,也要尽快找出此人,另外大家要小心一些,说不定此人真是高阶修士也不一定,对方不但把胖球子杀了,而且连胖球子的黑球都毁了,此人神通不可小看,高堂主此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闻言,白云宗主微放心了些,中级法宝的名字可不是白得来的。

“请宗主放心,属下定不会让宗主失望的。”高瘦男子拱手尊敬道。

几乎同一时间,离此地万里的另一间大殿中,一位扫把头的中年男子,坐在主位上目光扫了扫众人道:“此次白云宗收战,经查证完全是由于一个不知名的修士抓了白老魔的儿子,白老魔这才不得不停战,要不然我们雷风派这次可真要吃大亏了,神算子,你可算出是谁抓住了白衣子。”

话完其目光便是移到一位老妇女身上。老妇女有一双深蓝的眼睛,发出异样的光芒,给人以高贵、典雅的感觉,仿佛周身都充满了智慧。

“掌门,老妪只能算出抓走白衣子的是位陌生修士。”老妇女上前拱手道。

“神算子,能占卜此人的画相么,如果能,那便占卜出此人画相万份出来,不管花费多少财力、物力,我们一定要比白云宗先找到此人。”闻言,雷霆老怪凝重道。

如今众人皆是明白,此战的关键便是看谁先寻到楚立羽。

“占卜此人的画相倒是不难,属下现在就下去办此事。”神算子回道。

“好,此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闻言,雷霆老怪满意道。

半日后,二道黑烟向叠彩山飞卷而来,黑烟看似不快的速度,可一眨眼竟已到了天际的尽头。

黑烟在叠彩山上空一顿便是停了下来,旋即一散,显出了二位身穿黑衫的男子,二人一肥一瘦,额头上均有个血红色的魔字。

“看来我们来的真不是时候,看样子三位道友已闭关了。”见得叠彩山四周滚滚的白雾,胖男子苦笑道。

“看来要想借三位道友的那东西,只有等下次了。我们走吧!”闻言,瘦男子也是有些无奈地回了句,旋即便是重新化作一股黑烟,向来时的方向飞卷而去。

见得前者离开,胖男子不死心地狂喊了数十声三名修魔者的名字,语音落下,如若暴雷,吓得下方的一些低阶妖兽纷纷囫囵在地。可叠彩山上依然只是白雾缠绕,丝毫反应都没有时,但此次所借的东西有助于其布罩的一个大阵,不容有失,咬了咬牙,他竟盘旋在叠彩山上空不走了。

这一盘旋十天的时间便是悄然滑过。这下他也无奈地重新化作一股黑烟向另一个方向飞卷而去。

“筑基中期,看来此地不是长留之地。”洞府中,楚立羽在法盘上见得此人离开,轻叹了句。

这十天来他也是有些害怕,虽说激发了禁制,对方进不来,可这可能仅仅是个开始,下次也许来个结丹期修士呢?那不就死定了,毕竟他并不了解原先主人的有关低细。

潢色的光芒,完全把秘室隔绝开来,黄芒上不时掠过的一丝丝黑烟,显得有些神秘。让人有些忍不住想要探索的念头。

突然笼罩了十天的黄芒,一闪便是消失不见,旋即一道身影缓缓行出。便是见到四女恭敬地站在偏门两边,目光在欢欢与木柴然身上一扫,便是移到了另外二女身上。

二女粉面桃腮,妩媚的杏眼有一点淡淡的迷茫,仿佛一江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身材极为的修长诱人,薄薄的衣服下丰满的坚挺微微颤动,白袍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优美的弧线。

一股股处子的气息弥漫全身,浑身洋溢的韵味让这二女有一种让人冲动的诱惑力,这道靓丽的风景。令得楚立羽眼前一亮,下身的小兄弟猛地抬起了高傲的头。

“你们真的是铁了心要修仙么?可你们中除了欢欢与木紫然是灵根属性者外,其它二人没有任何灵根属性,根本不能修仙。”喉咙艰难地滚动了一下,急忙侧目,压下心中的邪念,楚立羽淡淡道。

“什么,修仙要灵根属性者才行么……”闻言,二女心中一阵失落,原本以为可以飞天遁地,可如今梦想破碎,将来该何去何从呢?

“二位也不用如此灰心!如果二位还想跟着在下的话那便留下吧!其它的不说,让二位多活上百年的时间,在下还是有信心做到的。当然如果你们想离去的话,随时可走。”见得二人失落的神情,楚立羽也是有些被感染,叹惜道。

说出这番话,楚立羽也是有些惊讶,这并不是自己一惯的作风啊!难道自己对二女起了什么邪念不成。在叹惜中他也是明白,唯一能让二女多活百年的时间,那便是咬了二女,让二女变成尸修。可这是最坏的办法,不到最后,他也是不敢用。被自己咬过的人,并不能像自己一样还能有自己的意识,只能是单纯的听命于自己的尸修,类似于行尸走肉的存在。

闻言,二女无奈道:“我们二姐妹已是无家可归之人,不管未来是福是祸我们愿意跟着仙师,绝无怨言。”

闻言,楚立羽摇了摇头,也是有些无奈重新回到了秘密中盘腿而坐。目光顿在一只灵兽袋上,旋即一拍一道红芒飞卷而出,在地上一敛,显出一个怪物来,此物小狗般大,通体红色,巴掌大的舌头快速收缩不停,朝天鼻,椭圆形的耳朵,六足,一条长约半丈的尾巴时刻与地面保持平衡,最让楚立羽吃惊的是,此物每二条腿之间,竟然都生长着一条长约十寸的红色“小兄弟”。

此物是楚立羽在秘室中的一个兽笼中发现的。

“哼,想不到这里竟会有这种獠雨兽,这种东西留着只会害人。”见得此物,楚立羽浑身也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旋即手中黑芒一剑,便是多出了一把黑色长剑。长剑举起,略微在虚空停顿了一下,便是猛然砍下。

“当!

二者相触,竟发出金属相碰之声。黑剑瞬间便是被反弹了回来。

“咦,难道这獠雨兽被魔化了。”见此楚立羽也是吓了一跳,显然这是他从末想过的事情,当刚那一击有多猛,身为当事人的他自然清楚。然而竟耐何不了此獠,这让他有些吃惊。

旋即一催法力,黑剑便是瞬间化成了一条二丈紫蟒,此蟒方一显身,便摇头摆尾向獠雨兽扑去。

原本紧闭双目的獠雨兽,瞬间便是睁开了龙眼般大的三角眼,见得飞卷而来的紫蟒,急忙就地一滚,竟瞬间缩为了一个头颅大的红色圆球。

“碰!”

二者相触,红球便是被撞飞了出去,在虚空滴溜溜的一转,便是破空而去,可唯一离开此室的出口,已被布置了几层禁制,结果獠雨兽在出口处上连撞击了数次,只能引起禁制中的光芒大闪,丝毫郊果都没有。

趁着这个机会,紫蟒一张血盆大口,一片紫霞飞卷而出往红球上一卷,红球不由得一顿,便是被紫蟒吸进了肚中。

见此,楚立羽面色一喜,可就在此时,紫蟒突然一声吼叫,在虚空中一阵盘旋,旋即便是一跌而下,在地上挣扎了片刻后,瞬间变回了黑剑,原本被长蟒吞噬的红球,此时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锐利的目光扫向虚空,并没有发现,旋即目光顿在黑剑上。眉头不由得一皱,便是隐约可见黑剑竟被一层诡异的红霞包裹着。

“嗖!”

“这是…”把黑剑摄到手中。尚不等楚立羽弄明白,包裹黑剑的红霞是何物,这片红霞在接触楚立羽的瞬间,便是一闪的没入了他的手掌中消失不见。

顿时楚立羽心中猛地产生一波波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