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03章 出手

第103章 出手

“大哥,你没事吧!”就在楚坤分神间,一声淡淡的声音缓缓响起。令得其瞬间僵立。旋即满脸震惊地望着出现在眼前的人影,颤抖道:“你…你是羽儿?”

话音落下,其也是摇了摇头,弟弟小时候便是被强行带进了天狼谷,焉能有命在,这些年努力的练武,便是想着有一天能拥有强悍的力量,可以保护自己的家。同时他也是希望有天能像“神仙”一样腾云驾雾。那样便可以飞入天狼谷寻弟弟。

可惜这一切都只是梦想,用尽了半生自己也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

“是的,我是羽儿。”见得前者失落的表情,楚立羽有些激动道。旋即眼中便是忍不住地有些许的水雾浮现。

一向坚强的他,此时也是忍不住的想抱住日夜思念的人痛哭一场。

“真的是你?”闻言,垂下的头颅猛然抬起:“你不是…”

“大哥,还记得小时候吗?那是一个秋天我在……”见得前者有些迷惑的表情,楚立羽缓缓道。可话只说了一半,便是被一道人影扑来,粗鲁地拥入怀中。那强有力的双手几乎令得他有些喘息不过来。

但此时,楚立羽的脸上却是持满了微笑。

众人见得这幕,一时间面面相觑。很多被楚坤带领过的手下皆是有些吃惊,以冷漠出名的楚坤,竟会自动拥抱一个人,在他们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不然这些年来,他早便是妻妾成群了。

静静体会着,这离别已久的亲情。这种被至亲关怀的感觉,令得楚立羽陶醉,在这种关怀之下,他忘记了所有的仇恨,忘记了那些流血的日子。

这些年来,他所等待的不就是这样么?可惜,家中的父母亲与弟妹都已不在了。

“羽儿,有回去看望父母亲么,他们日夜都盼望着你能回来呢?你没事,他们定然会很高兴的。等这里的事情忙完,我们便一起回家。”平淡的言语涌入楚立羽耳中,可却令得他心如滴血。如坠人家地狱。家,我们还有家么?可他不敢告诉大哥。家没了?平静了一下心情,挣开那双大手的捆绑,道:“大哥,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先下去休息一会儿!这里就交给我了。”

怔了一怔,尖锐的目光扫向众人,楚坤脸上飞快的掠过一抹不易发现的红润,再望了望弟弟那充满自信的表情,其点了点头道:“好,你要小心一些,他不是一般人。实在不行,咱们便认输。输了不丢人,只要有命在,一切都可以重来。”

“黄毛小子,知道多管闲事的后果了么,嘿嘿,不过你竟然敢在我面前嚣张,那就乖乖的给我把小命留下来!”扭了扭脖子,鹤队长身体之上汹涌的灵气,更是浓郁了许多,抬头望着对面的楚立羽,狞笑道。

望着楚哥行下擂台的背影,楚立羽抬了抬眼,没有理会这恬噪地家伙,身体微颤,略微沉寂了瞬间之后,体外灵气,猛然腾升了将近二尺之多,银色地灵气,犹如一团翻腾得的色火焰,将楚立羽整个人完全地包裹其中,丝丝热气,缭绕在周身,立脚之处,一道道细小的裂缝,从脚掌之处,缓缓地蔓延着。

汹涌的灵气,节节攀升着,一股强横地气息,也是在此刻自楚立羽体内暴涌了出来,在这股气息之下,周围那些出声嘲讽的狠烟佣兵团团员,声音逐渐变小了下来,片刻后,终于是完全的消失。

望着那浑身气息不断攀升的楚立羽,鹤队长眉头微微一皱,眼瞳中掠过一抹错愕。

“小子,你竟也是一名修真者!”心中忽然间升腾起一缕怒火,鹤队长森然道。

他只是单纯的认为,这小子不过是和自己一样都是炼气期一层的修为而已,在同阶中他自然不会惧怕任何人。不过,要是他知道对面的小子是一个炼气期大圆满的高手时,不知会不会气得吐血而亡。

场地之中,当楚立羽的气息攀登到炼气一层之时,终于是缓缓地停止了下来,银色灵气之下,那对漆黑的眸子中,也是有着淡淡的银色火焰缭绕着。在这种鱼龙混杂之地,他自己不会把自己的真正实力施展出来。多年的经验告诫他,任何环境之下,都要有所保留,这也是他这么多年能活下来的原因之一。

“嘭!”

缓缓地抬起脚掌,然后猛然踏下,随着一道剧烈的能量爆炸声响,楚立羽的身形,骤然间化为一道细小的光线,几乎是几个呼吸间,便是接近了鹤队长。

望着那掠来的楚立羽,鹤队长脸色猛地一变,眼瞳微缩,死死地盯着那在瞳孔中逐渐放大的一抹黑色光线。旋即一刀劈下。

似是察觉到迎面而来的凶悍劲气,那犹如一道闪电的光影,骤然一顿,身体瞬间横移而出,然后便是诡异的在鹤队长背后现出了身形,身体微旋,拳头紧握间,劲气缭绕,拳头重挥而出,在此刻,空气之中,竟然是传出了许些音爆之声。

“嘭!”

随着一道低沉的闷响,楚立羽的拳头,狠狠地砸在鹤队长后背心之处,沉闷的声响,让得周围的人群,心神也是随之一颤。

“咔嚓!”楚立羽立脚之处,几道裂缝急蔓延而出,由此可知。这一击的力量。究竟是如何强横。

“好快的速度!不过小子,你真以为老夫的防御。是这般容易击破地么?”被楚立羽击中,鹤队长的身体一阵剧烈颤抖,略微沉寂之后,左脚猛然狠狠对着后面暴踢而出,同时嘴中浮现阴沉地笑声。

在楚立羽的拳头击中目标之时,他的眉头便是微微皱了起来,在他的感觉之中。他击中的不像是人体,反而更象是坚硬的钢铁。

身体犹如泥鳅一般,诡异扭动,而鹤队长那带着凶狠劲气地脚掌,便是贴着他的腰间飞掠了出去,尖锐得劲风。即使是有着灵气的防护,可依然是让得楚立羽皮肤上泛起了一些细小的疙瘩。

闪避开鹤队长的攻击,楚立羽猛地欺身而上,借助着那犹如泥鳅一般地闪避能力与快捷速度,犹如一只跳蚤一般,不断得在前者周身闪掠着,每一次的出现。那蕴含着凶猛劲气的拳头,都是会狠狠得印在对方得身体之上。

在楚立羽这般近乎毫不停歇地进攻之下,场中,一道道“嘭嘭”的沉闷声响,便是从未间断过。

“小子,哈哈,我说过。凭你还不可能击破我的防御!”鹤队长狂笑道,身体站立不动。任由楚立羽疯狂地攻击,只是偶尔攻向要害部位的攻击,他才会出手抵挡,其他的,都是任由它们落在身体之上。

“嘭!”

又是一道沉闷地声响,鹤队长那接受了楚立羽几十次攻击的衣衫,终于是轰然爆裂了开来,衣衫爆裂,楚立羽眼瞳却是骤然一缩,只见,在那鹤队长的衣衫之下,一层泛着淡淡光芒地黄色铠甲,正将他的上半身包裹在其中,在那些铠甲之上,还能偶尔见到许些拳印,显然,它们便是先前楚立羽所留下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