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10章 龟海一剑

第110章 龟海一剑

“撕!”

布料破碎声响彻,雪白的肚子便是暴露在了春风之中。

眼眶之中水气滚滚,最后化作二道水线,爬过脸腮缓缓落下。铁骄骄首次感觉到了怕。还是黄花闺女的她,要是真的……叫她如何面对。

在铁钩的滑动之下,异样的感觉爬满心头,铁钩所过之次,像是千万只蚂蚁蠕动,让他的心产生一波波的涟漪。

“嗯!”忍不住的轻微呻吟了一声,她也是有些吃惊。

冰冷的铁钩再次爬上高地,她渐身一震,下方地带似乎有些异常的东西缓缓流出。

这一震也是令她瞬间清醒了许多,突然她感觉到渐身一凉,猛地低首便是见得身上的衣衫竟不知何时尽数破裂,隐隐间高地的风光也是爬进了众人眼中。

“咕噜!”

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虽说这样的风景满大街皆可见,但如此雪白的肌肤众人还是首见。

目光跟随铁钩滑动,众人心中也是涟漪荡漾。有些未经处事的青年,便是觉得下身的衣料不知几时已湿成了一片。趁别人不注意之下,手掌快速滑过湿地,眉头却是不由得一皱,打湿大片衣料的**,粘糊糊的,轻沾一点闻了闻,一股浓浓的腥味漫进嗅觉,令得他们有些恶心,心中满是疑问这是什么东东呢?

“狗贼有种杀了我。”玉齿轻咬,颤抖的声音响起:“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以其受辱,还不如死,死,至少可以保住名节……

话罢,强悍的内力,如洪水猛兽般,往堵住的穴位冲去。略微闷响的声音响起,穴位便是被冲开,每冲开一个穴位都令得她脸色苍白一分,嘴角间也是悄悄的鲜红浮现。

“你不要命了,强行冲击穴道,难道想变废人么?”见得前者的模样,狼少脸色一变道:“在我面前想死,那有那么容易的事。”

话音落下,铁钩飞快的在她身上连点,横冲直撞的内力顿时如同石沉大海。

“难道今日真的无法避开这劫么?老天,我除了杀些人外,什么坏事也没干啊!你不会这么残忍吧!”

就在她绝望之时,冰冷的声音响起:“阁下怎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等行为呢,就算要做……也要在无人之时吗?不过我想阁下应该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风吹过,卷起漫天灰尘。场中便是多出了一道身影。

见得场中多出了一道人影,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期待的“现场直播”被这道人影打碎。脸上都是浮现出些许的恨意……

紧闭的美眸窄然睁开,目光牢牢锁住眼前的人影,惊喜的声音响起:“大侠哥……”

“小子,找死…”铁钩依依不舍离开玲珑的身躯,狼少脸色阴沉地望了望这道人影,道:“现在下去,本少爷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不然……”

“不然…死的将会是阁下。”把秘笈缓缓收进怀中道:“阁下若转身离开,在下当做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不然…”

虽说楚立羽不喜欢悍女,甚至是有些讨厌,但对方毕竟是雪豹佣兵团长之女,凭这点,他不得不出手。

“哼,现在习武是不是有些迟了…”轻薄的言语刚响起,他便是见得一只没有任何花俏的拳头直轰而来。令得下面的话生生吞了回去。

微微一笑,铁钩寒光闪动,便是迎了上去……

在众人看来,眼前的这人脑子肯定是烧坏了,肉拳对铁钩,找死也不用这样啊!

在众人注视之下,铁钩与拳头猛地撞在一起。二物相撞没有任何的声音响起。

狼少脸上的笑意却是瞬间凝住,一股强悍的内力从铁钩上反弹回来。心中一震,猛催内力,然而,内力刚浮现便是被冲得七零八落。死亡的气息窄然从心底涌出,令得他毛骨悚然,便是想松开铁钩,断开那股内力的来路。

“九阴真经”

冷冷的声音落下,他便是觉得被雷击般,猛地暴射而回,在地上搽出一道七八丈的痕迹后方才停下。

一道血箭猛喷而出,望了望手中弯曲得厉害的铁钩,他满脸震惊,这铁钩是用天山寒铁,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凝练而成,坚硬度已达到了骇然的程度,然而现在却被对方一拳砸成了这样,这是人做得到的吗?

铁骄骄也是满脸吃惊的望着眼前的人影。昨晚父亲向她说起大侠的事,她还半信半疑的,现在却是完全相信了。想起昨天的态度,她微微皱了皱眉头。

“动了我,狼烟佣兵团不会放过你的……”见得一步步向来的人影,屁股下意识的向后蠕动了二下,有些害怕道:“放了我,我给你五百万两……”

“降龙十八掌,见龙在田。”

手掌翻转间,心中一声厉喝,龙吟声响彻,旋即一条七八丈的金龙突兀浮现于虚空之中,摇头摆尾的向前者掠去。

见得这幕,漠龙心中有些郁闷,不是说至少半年方能习会降龙十八掌么?可大侠从街头走到街尾便学会了,练武奇才么?还是那老头骗人?

“少侠手下留情。”

急促的声音响起,一道剑气,突兀出现在金龙七寸处一落而下。

“嘭!”

两者相触,闷雷般的声音响彻,金龙在离狼少二丈处一爆而开,那爆破的劲气,直接是将狼少掀到了场外,渐身鲜血浮现,死狗般的躺在那里,生死不知。

没理会狼少,目光锁住从天而降的老者。老头儿满头花白,黄褐色的脸皮像浸胖了似的;眼睛成了一条线,几乎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睁开。

“龟海一剑…”

“狼烟佣兵团副团长……”

“听说此人曾经有过连挑城中十大高手的骇人记录……”

……

见得此人现身,人群中便是爆发出惊嘘之声,似乎此人有着不小的名气。

“想必鹤队长便是夭折在少侠手中吧!龟某今日便领教一下…”

话罢手中长剑一抖。剑气袭来,天地间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长剑,平举行胸,目光始终不离楚立羽的手。

他知道这是只可怕的手!

剑……楚立羽微微一笑,此刻已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脸上焕发出一种耀眼的光辉!

这些年来,他就像是一柄被藏在匣中的剑,韬光养晦,锋芒不露,不过却没人看到它灿烂的光华!

此刻他很想出剑!锐利的目光从观众手中的武器上一一扫过,旋即便是将一把长剑摄到手中。

龟老手中铁剑迎风挥出,一道乌黑的寒光直取楚立羽咽喉。剑还未到,森寒的剑气已刺碎了春风!

楚立羽脚步一溜,后退了七尺,目光牢牢锁住铁剑。

龟老手中铁剑已随着变招,笔直刺出。

眼下楚立羽退无可退,身子忽然拔地而起。

龟海,长啸一声,冲天飞起,铁剑也化做了一道飞虹。

他的人与剑已合而为一。逼人的剑气,摧得地上的灰尘漫天飞舞。

这景象凄绝!亦艳绝!

楚立羽双臂一振,已掠过了剑气飞虹,随着灰尘飘落。

龟老,长啸不绝,凌空倒翻,一剑长虹突然化做了无数光影,向楚立羽当头洒了下来。这一剑之威,已足以震散人的魂魄!

楚立羽周围方圆三丈之内,却已在剑气笼罩之下,无论任何方向闪避,都似已闪避不开的了。

只听“叮”的一声,火星四溅。

楚立羽手里的长剑,竟不偏不倚迎上了剑锋。

就在这一瞬间,满天剑气突然消失无影,一片血雨飘落下来,龟老,立于血雨中,他的剑仍平举当胸。可一道剑痕却诡异地浮现在他手臂之上。

(等会还有一章,再厚着脸向大家求收藏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