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11章 天街

第111章 天街

楚立羽的剑也还在手中,剑锋却已被铁剑折断!

他静静地望着龟老,龟老也静静地望着他。两个人面上都全无丝毫表情。

死一般的静寂。

在场之人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望了望断剑,楚立羽摇了摇头。他没料到凡人的武器竟如此不堪,长剑一仍,身形猛地再次陡然升高,令得在场之人如同见到仙人升天般。雷鸣般的声音响彻。

“降龙十八掌,飞龙在天,亢龙有悔,见龙在田,潜龙勿用,双龙取水,时乘六龙,战龙在野,神龙摆尾……”

顿时天空之中,气流飞速掠过,龙吟声响彻,一条条金龙突兀浮现,虚空之中音爆之声猛然爆响。惊人的气压一压而下,下方之人便是一大片囫囵在地。

“一条!”

“三条!”

“八条!”

……

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之中,虚空之中浮现了十八条金龙。

静静的望着这一切,众有皆是有些怔怔的回不过神来,龙神降世了么?

铁骄骄满脸骇然地望向虚空,那个被自己大吼大叫的青年,竟厉害如斯,忽然,她觉得双腿间,有股暖流破体而出,缓缓流下,哗哗的落到地上……

脸腮上闪电般的掠上一片红润,目光转动见得众人的目光皆是仰望天空,她微微放心了些。突然,一道锐利的目光向她射来,再移到地上的**之上,她猛地抬首迎向虚空那道古怪的目光。旋即飞快的低头,心道:“我实在是逼不住了啊!”

怔怔地望着一条条浮现的金龙,龟老,满脸震惊,降龙十八掌,他所识之人便有几人会此掌法,但与此人施展出来的相比,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金龙隐含的威力,令他缓缓下滑,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罩照心头。对于这一幕,他生不出住何的对抗之心,那看起来平凡的青年,此时,在他眼中已变成了魔鬼。

被金龙牢牢锁住,他已无路可退,一咬牙,一声厉喝:“剑动八方”

满天剑影突兀浮现,一阵旋转之下,便是化作一把把三丈来大的虚影光剑。

“一把!”

“三把!”

“八把!”

……

一共九十把之多,然而与虚空中的金龙相比,这些虚剑,却是显然毫不起眼。

远处,卖秘笈的断手老者,窄然睁开双目,朝远处的十八条金龙望来,脸上掠过一抹震惊,喃喃道:“难道是尸修那小子干的……”

……

众人念头飞转间,十八条金龙猛地俯冲而下……

“轰隆!”

一声惊天巨响,响彻,众人便是陷入了短暂的失聪之中,接触处,金光大闪,浓烟滚滚。碎石飞溅,无数蜘蛛网状的大小裂缝四处延伸……

每一次金光大闪,众人便会觉得心中狠狠地震颤了一下。一些内力浅些之人,便是二眼一黑晕死了过去……

这一刻,千城虫,陷入了死寂之中。

时间,像是过了一刹,也像是过了千年,浓烟缓缓飘散,众人便是骇然地望向场中,旋即皆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前坚硬的风雨擂台,已被轰得不见了踪影,一个直径五六丈之巨的大坑,浮现在众人瞳孔之中。坑低,龟老面朝天静静地躺在那里。那张没有任何气息的脸孔之上,还残留着临死前骇然的表情…

*

晚上铁骄骄躺在**,久久不能入眠,脑海之中满是楚立羽的身影。苦苦挣扎了一番之后,她便是起床来到楚立羽的房前,望了望漆黑的房间,再望了望胸前的波涛汹涌,提起了些许勇气,小声呼喊道:“大侠哥休息了么……”

漆黑的夜空,没有一丝的反应,令得她怔怔的有些吃惊,她觉得有些好笑,一顶喜欢大喊大叫的自己竟会一下改变了许多。像这样半夜三更找人的事情她从末做过,难道中了爱情之箭了么?

漆黑的夜只有她拖着一颗跳得胜过兔子的心,拖着两条已经软得没有力气的腿……

她无法平息自己,只有一阵阵徘徊不定的脚步,涌动出难以平静的情绪里快要胀满的一团团热热的气流。

可心理又害怕得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心里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压住,嘴巴不听的颤抖。脑子一片空白。心跳加快,手无足措,脑里一片混沌,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将要去干什么……

心唯尔,神唯尔。世间多变,思绪飞逝,而她却脑中素影茫茫。纵使万籁齐奏,只有心中扑腾之声响彻耳际……

“睡着了。”在她无数的呼唤之下,漆黑的房子里面,终于是传出了一句,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

睡着了能说话?你这不是坑人么?人家在这喊了你这么久,你不知道么?你想怎样,人家都主动送上门了?

这一夜,她注定了有生来的第一次失眠。

*****

每月的十五,无疑是千虫城最为热闹的日子。在众人的等待之中,这日,姗姗而来。

“轰隆!”

静静的虚空之中,一声惊天巨响,响彻。魔云激烈的翻滚,时隐时现的空中楼阁,突兀地变得清晰起来。

又是一个炸雷--好响!犹如千军万马一样浩荡的声势,瞬间震慑住了天地!那低沉却又响亮异常的雷声,正如一柄直射人心黑暗的锋利宝剑,让人心里的黑暗无处躲藏!“轰隆隆”狮子一样威风的低吼,寺庙大钟一般的辽远,这是大自然里最威风的声音,是万物反抗的庄严宣誓!轰隆--又是一声炸雷!恍惚间似乎见到了一群浩浩荡荡不断低诵的勇士们从天际涌了过来。

天街上的魔云也是缓缓散去,露出了整条天街的面貌。

一股古老的气息刹那间弥漫开来,虚空中的一切像是忽然划破空间而来,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众人囫囵在地,心中默默祈祷着仙人丢下一些东西……

一道道各色遁光拔地而起,没入了天街或阁楼之中,不见了踪影。

每一道遁光飞入天空之中,都会令得地上之人羡慕不已。

望着这一切,楚立羽怔怔的有些回不过神来。望了望众人之后,他悄悄后退,旋即化作一道黑芒破空而去。

就在他破空而去的刹那,目光一直锁住他的铁骄骄刹时僵立。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风景;伤得最深的,也总是那些最真的感情。

此时她觉得心很痛……

落到天街的刹那,楚立羽瞬间僵立。旋即一脸震惊。

天街中间的人行道上,是一条熙熙攘攘的人流;有坐轿的,有骑马的,有挑担的,有赶毛驴运货的,有推独轮车的……

街道两旁店肆林立,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地普洒在红砖绿瓦或者那眼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空中楼阁增添了几分朦胧和诗意。

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等专门经营,各行各业,应有尽有,大的商店门前还持着旗帜,招揽生意,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行走着,身前身后是一张张或苍迈、或风雅、或清新、或世故的脸庞,车马粼粼,人流如织,不远处隐隐传来商贩颇具穿透力的吆喝声,偶尔还有一声马嘶长鸣,楚立羽自感犹如置身于一幅色彩斑斓的丰富画卷之中,禁不住停下脚步,眼望着血红的残阳,复杂的眼神意欲要穿透一千多年后的时空。

“果然是一个天上,一下地下。”喃喃自语间,楚立羽便是继续行去,消失在于人海之中。

目光扫过两边商铺,一本本修真功法没入眼中,其中他在天狼谷修练的“狼牙拳”也是有着几个商铺出售。

阵法,魔兽,灵符等应有尽有,略微打听了一下价格却是吓得楚立羽暗自砸舌。

(明天的二点之后,至尊剑意,会从一个小小的推荐中消失。又回来那个暗无天日的世界。又将会变得孤独起来。哎!到时希望依然得到大家的支持。大家收藏下来,有空点击一下吧!成绩实在有些惊人。不过,至尊剑意,会呈现一下不一样的世界给大家。这是至尊的追求。有看法、想法的朋友可加至尊群:225616045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