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13章 魔风

第113章 魔风

推开陈旧的木门,无数灰尘滚滚,一股霉味扑鼻而来。鼻子像水牛般用力呼出吸进的霉味,弯腰进入房子。入眼的皆是蜘蛛网,这房子估计至少百年没人住过的样子。

坑人也不用这样?这能住人么?

随手一挥,一片黄霞飞卷而出,待到黄霞消散,整间房子焕然一新,瞧得干净的房子,楚立羽的心情微好了些,径直往**行去。

在半睡半醒间,他脑中还盘旋着这样一个念头:“等将来修为上去,定把这个黑心老板狠揍一顿。”

半夜楚立羽模模糊糊的醒了过来,睁眼便是被浮现在瞳孔处的三张传音符,吓了一大跳,这一吓顿时睡意全无。

随手把传音符捞在手中。往额头上一贴,神识便探了进去。

眉头微微一皱,传音符的内容分别是:

其一:“炼气期十层修士,名小红,十八岁,长发,身材丰满,有意尝试双修滋味者,请传音,收费十块初级灵石,见面后不满意,只收取往返费用一块初级灵石。”

其二:“炼气期十一层修士,名小丽,二十岁,短发,身材火爆,有意尝试双修滋味者,请传音,收费五十块初级灵石,见面后不满意,只收往返费用五块初级灵石。。”

其三:“炼气期大圆满修士,名小娜,十九岁,头发、身材皆可变幻为各种类型,有意尝试双修滋味者,请传音,收费一百块初级灵石,见面后不满意,只收往返费用十块初级灵石。”

愕然地退出神识,楚立羽完全想不到修仙界,也会有这种像世俗界“青楼”挣钱的方法。

有句话说得很对,每个人都有一个价格,当达到心中的价格底线时,可以出卖一切。包括肉体与灵魂。

“呼……”

陡然,一阵微风括来,旋即微风变轻风,轻风变大风,大风变魔风……那一下变得要撕破苍穹的魔风,令得楚立羽缩了缩脖子。

“魔风来了…”

漆黑的夜空,一句咆哮的声音响彻。

旋即呼啸的魔风,就像一匹激怒了的骏马,肆意狂呼,不管谁欢不欢迎它;哪怕是你最讨厌它,它也毫不退缩。

哗哗的寒风扯着嗓子在夜里像一头狂狮,四处在房子外面肆虐,纸屑、树叶,还有杂物到处乱飞!

狂风吹进房子令得楚立羽几乎睁不开眼,头发、衣衫以一种极其夸张的形态飞舞。

魔风,卷着尘土,象只凶猛的野兽,突然猛烈的袭击着这座虚空之城。一阵猝不及防的扫荡,让这个神奇的世界,突然陷入了恐怖与黑暗之中,慌乱,天地间一片漆黑。

狂怒不止的魔风放肆的释放着它的恶行,随之而来的闪电,雷鸣,让这个本来就让人心悸的世界变得更加可怕。也许所有的人都在逃避,都想找个安全的地方,把自己隐藏起来,而真正的唯一能给自己温暖的,就是家。一间简单的房子,可以暂时躲避风雨的港口。然而,这个简单的房子,却不是每人都能拥有……

树枝在狂风中大幅度地摇摆着,发出可怕的声音,轰隆的雷鸣和咔嚓的闪电也叫人心惊胆战。雨下得如同瓢泼一样,天街之上没有一个人,一闪而逝的电光里,可以看到被风连根拔起的大树横躺路上,没有主人的兽车四脚朝天翻在路边。

房子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摇摇欲坠。

“妈的,还说这房子能挡得了魔风…”魔风括在身上,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割过。无孔不入的痛楚,令得楚立羽脸孔扭曲得厉害。旋即他便是像根稻草一样被刮飞起来……

在挣扎之中,糊里糊涂地抱住了一个箱子……

冰寒的气息瞬间延伸而来,体内被魔风吹得乱七八糟的灵气,瞬间停滞。心中暗叫不好,楚立羽便是化作了一座冰雕。

……

炽热的高温再度降临,魔风退出了众人的视线,天街又渐渐的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凌乱的房子之中,一座栩栩如生的冰雕,给人一种梦幻般的感觉。金黄的光芒透过瓦缝射在冰雕上折射而出,给这个矮小的房子铺上了一层美丽的光彩。

“咔嚓……”

陡然,冰雕上浮现一条条细小裂缝,浓浓的黑烟飞卷而出。旋即嘭一声巨响,冰雕一爆而开。

呼出一口冷气,从晕眩中醒来,楚立羽轻叹了一口气,吃惊望着眼前的箱子,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打开了箱子,一个盘子般的“阵盘”和数十条颜色各异的阵旗浮现在其瞳孔之中。

“阵法…”

怔了怔楚立羽有些回不过神来,他没料到,这箱子中竟会存放着一套阵法。有种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感觉,天街两边的阁楼出售阵法的也是有着不少,但价格无一不是天价。

上天让你失去些什么东西,必然让你得到些什么东西。这是真的吗?

二日,在楚立羽研究阵盘之中悄然滑过。

当初升的太阳跳出水平线的那一刻,虚空之中一声巨响,魔云激烈的翻滚,金黄的光芒飞卷而出,强烈的光束剌得人眼生疼,阻魔大阵终于是被高阶修士收起。魔云向下一滚,阁楼与天街再次被变飘渺起来。此时,无数的光芒冲天而起,旋即一散而开,像烟花爆开般,霎是好看。

*

一道黑芒从虚空落到雪豹佣兵团门前,一敛,显出了楚立羽的身形,定眼望去,原本守门的大汉已不见了踪影,大旗也是向一边倾斜着,隐隐间,不安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

“吱!”

推门而入,无数支冰冷的长枪带着略微的破空之声剌来。

“哼,别以为你们能吞下我们雪豹佣兵团。”

“对,就是吞下,也要对方掉几颗门牙。”

……

“是我?”随手一抬,虚空中涟漪荡漾而出,长枪瞬间定住,淡淡的声音响起:“发生了什么事?”

“大侠……”众人一怔,望清来从之后,脸孔的担忧瞬间换上一抹惊喜,收起长枪道:“在你走后不久,狼烟佣兵团来了很多人,一番激战下来,我们死了不少兄弟。”

目光缓缓扫过操场之上,多出的一块块崭新墓碑。再缓缓移到漠龙左边空荡荡的衣袖上。愕然的声音响起:“漠龙你的手?”

“呵呵,小事,功夫不到家,被对方一刀砍断了。”漠龙挤出一丝苦笑道。至于丢了条手,是不是小事,那便只有他才知道了?

见得前者笑得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楚立羽也是一阵难过,几天的接触,他给楚立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他的身上楚立羽体会到友谊之情,这份情意虽然很短暂,但却很温暖。

“楚队长他们呢?”压下心中的愤怒,楚立羽心急道。

“楚队长受伤了,铁沙团长被杀,铁骄骄被抓走……”

听得楚哥受伤,楚立羽便是急忙往内院奔去。

**楚坤微闭着眼睛,静静地靠在床边静养,面庞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他时而眉头微蹙,时而重重地吐纳,痛楚的折磨使他丧失了往日的活力。

“大哥…”见得楚坤痛苦的模样,楚立羽感觉到心如刀割。眼眶之中水雾渐渐浮现,不过很快理是被他强忍了回去。

这些年看见楚立羽的人都觉得他很平静,甚至是有一些冷漠,人人都羡慕他那张冷漠的脸;其实,大家哪里知道:前一秒人后还伤心地流着泪的他,后一秒人前即刻要装做冷漠的代价。他何常不是夜深人静时,总坐在窗前对着夜空冥想失意的苦楚。他就像向日葵,向着太阳的正面永远明媚鲜亮,在照不到的背面却将悲伤深藏。不过这些却被他掩饰得很好。

(至尊剑意,这几日心情很糟,更新可能会满点,在至尊剑意的心中,有着一个玄妙的世界,希望痛楚的心会很快过去,到时定会努力写作。得到又失去,好痛好痛……大家有过这样的感觉吧!在这样的心情下写作,咱家也不知道效果会如何?希望不会很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