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15章 狼烟佣兵团

第115章 狼烟佣兵团

整个院子死寂般,众人的目光皆是顿在那身穿黑袍的人影上,脸孔之上不时闪掠过一抹抹骇然的表情。

“这还是人能做得到的吗?”

脚步灵活地从一些昏倒在地的佣兵身上踏过,目光环视着满院的狼藉,漠龙等人皆是轻叹了一口气,这家伙,恐怕一人便能将整个狼烟佣兵团给端了?

紧闭着大门的大厅之中,几十人坐立不安地在其内走动着,听着那门外不远处响起的惨叫声,他们地脸庞上都是布满着惊慌,一股恐慌地气氛,笼罩在大厅内。

在大厅主位置,一位中年男子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的坐在其上,他额头尖削,两颊的肥肉倒挂着,成了上小下大的两截脸,看上去像是个压扁了的葫芦。手上端着的茶杯,轻微地颤抖着,抬头望了望大厅,然后将目光转向身旁不远处的几人,这几人身上并未穿着狼烟佣兵团得服饰,在他们的胸口位置,也并未有狼烟佣兵团的团徽。

“几位,我早就说过,雪豹佣兵团的楚坤有着一个实力恐怖的弟弟,连鹤队长都被他干掉了,你们却仍然要一意孤行毁灭他们,并且还令得楚坤受了重伤,现在可好,那家伙回来了,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他的对手?”男子的声音,因为愤怒,而略微显得有些尖锐。

“狼头团长,不用太过担心,那人的实力的确有些强横,不过从他与鹤队长战斗的情况来看,远远并非你所说的那么利害,虽然他最后战胜了鹤队长,可他也经历了一番苦战,所以,以我猜测,他的实力,顶多也就在二层或者三层炼气期左右,然而狼头团长,你可是一名三层的炼气期修士,何必惧怕他?更何况,只要你能坚持一段时间。我们已通知,我们青蟒团长亲自赶来,到时候,凭他老人家炼气期五层的实力,难道还怕一个毛头小子不成?”处于几人中间的一名壮年男子,笑道。

“不知道他在与鹤队长战斗时,是否保留了实力,不过,当初他的身法诡异的很,那种速度,我敢说,即使是一般的炼气期四层修士,也不能具备。”狼头阴沉着脸道。

“当时,狼头团长可是亲眼所见?”男子笑问道。

“没有。”

“呵呵,这就对了,这是别人夸大说了,或许他的速度的确很快,不过强者战斗,速度可并不是最主要的东西,说不定,那家伙也就只有速度快而已呢。”

闻言,狼头脸庞上闪过一抹迟疑,心中逐渐地盘转起来,倒也是略微点了点头,他是听到楚立羽的诡异速度,所以他也被震得有些慌乱,现在想来,一名不过二十岁的少年,怎么可能会是炼气期三层以上的强者?就算他每天吃天材地宝,极品丹药,那也绝对不可能?

这般想着,狼头脸庞上的阴沉也是逐渐的消散,紧了紧拳头,呸地一声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的道:“也好,这次就让我来瞧瞧,这家伙究竟有多强,我还真不相信,他能把我们都打翻了!”

瞧得狼头气势逐渐地回来,大厅之内脸色紧绷的众人,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在这种时候,若是连领头的都没有了战意,那就真的是完蛋了。

一间灯火通明的大房子中,铁骄骄被五花大绑在一根特做的圆柱之中,脚尖稍稍的能接触地面,把玲珑的身躯勾勒成一道迷人的曲线。身躯上香汗滚滚,把原本就透明的衣衫打湿得更加的诱人。

有句话说得很对。色狼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原本世上本无色狼,只是女子穿的衣衫大暴露了,便有了色狼。

一双色迷迷的目光,不时扫在其敏感部位上,令得她脸腮飞快的爬上一抹抹红润。美眸之中水雾浮现,怒道:“再看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狼少笑了笑道:“你不是也在看我吗?要不然,你怎么知道我看你。妈的,装个屁啊!女人脱开衣服不都是一个样吗?莫非你有三个奶子不成?”

“**贼,你胆敢碰我一下,大侠哥不会放过你的。”闻言,铁骄骄脸上火辣辣的怒道:“变态狂。总有一天我会把你那东西剪下来。”

“呵呵,嘴皮工夫倒是厉害,不知下面的功夫是否也这般厉害。”那时隐时现的身躯,终于是令得狼少失去了耐心,快步走近前者道:“你放心,我会很粗鲁的,保证你又痛又爽……”

话罢,他便是上下其手,手掌穿入那薄薄的衣衫,把玩着那光滑的皮肤,开始攻城掠地般的向每寸土地杀去,细腻的皮肤令得他心中暗叫了一声过瘾,这样的女人是极品啊!眼看便要攻下那二座高高的城池时,急促的声音便是远远的传来:“报…狼少,不好了,那家伙杀来了。”

话罢,紧闭的房门便是被一道人影重重的撞开。见得眼前那道完全的风景线,其目光也是有些骇然的顿在那完全的曲线之上。有些钱人玩的东西就是跟穷人不一样啊!

“这个时候进来找死啊!”怒火一起道:“那家伙来了,好,哈哈,那我就先去干掉你的大侠哥……”

话罢,其狠狠的在铁骄骄脸上舔了一口,二人便是一前一后急忙退出了房间。

……

随着那淡淡笑声的飘进,大厅之内,所有人的心,都是微微紧了一下,举目望去,在那门口处,黑袍青年笑吟吟的随意站立着,一抹阳光倾斜而下,刚好将他照在其中,一眼望去,青年脸庞上的笑意是那么的温暖和煦。

目光扫过那张笑容满布的清秀脸庞,然后停在那双漆黑的眸子上,那里,却是并未含有半点笑意,反而是一片漠然的冰冷。

瞧得楚立羽的身形,大厅之内的众人赶忙向后退了几步,然后都是拥到了那狼头身旁,连一边的那几位青蟒佣兵团的人也是这般举止。

目光在大厅之内扫了一圈,楚立羽缓缓的走进,在他的身后,漠龙等人也是鱼贯而入,不怀好意的盯着对方的一群人。

“狼头团长,手段挺狠的啊。”

视线先是在那几位服饰与狼烟佣兵团的团员不太相同的几人身上扫过,楚立羽眼眸微眯,旋即转移向那坐在椅上的男子,微笑道:“狼头团长,今天没人能求得了你,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来。”

被楚立羽那双冷漠眸子这般盯住,狼头身体略微有些寒,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偏头望了望那些拥在身后的属下,眼角轻微的跳了跳,手中的茶杯,嘭的一声,被他捏成了粉碎。

“你叫楚立羽是么?”茶水混合着粉末顺着手掌滴答而下,狼头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淡然一点,出声道。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来路,也并不想知道,不过你今日这般大摇大摆地闯进我狼烟佣兵团,是否该给我一个说法?”狼头冷笑道。

“呵呵,抱歉,没有什么说法!”楚立羽捎了捎头,灿烂的笑道:“如果硬要说有,那就是我想把你这佣兵团给砸了。”

脸皮抽搐了几下。楚立羽那嬉皮笑脸的神色。总是让得狼头满腔怒火,而且。在这怒火之下,还有着几分看不清对方虚实的内茬,紧咬着牙齿,狼头手掌猛地狠狠砸在面前的桌面之上,顿时,坚硬的桌面,便是咔嚓一声。直接被变成了一地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