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16章 实力产生的作用

第116章 实力产生的作用

“好,我今日倒真是要看看,你凭什么来掀我狼烟佣兵团!”怒喝了一声,狼头身体表面之上,雄浑地灵气凝结,转瞬间后。灵气便是覆盖在了他的躯体之上。

白色的灵气缠绕在其身上,给人一种飘渺的感觉。

“修真者?”骇然的声音落下,脸色掠过一抹杀意,漠龙怒道:“难怪,铁沙团长会死在你的手上。”

“你们既然自己送上门来,倒也省了我一些心思,今日,都留下!”体内开始奔腾地雄浑灵气,也是让得狼头底子逐渐的壮了起来,大手一挥。顿时一股灵气气势的压迫,便是弥漫在大厅内部。

察觉到那股强横的气势压迫,漠龙等人脸色微变,脚步都是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

平静得望着那身体之上气势逐渐浓厚的狼头团长,楚立羽却竟然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眸,浑身的气息,完全收敛入体。若不细心感应。还真会把面前的青年当成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

瞧得楚立羽这般奇异举止,身旁的漠龙等人都是微微一愣。不过他们却是并未开口打扰,安静的站在楚立羽身后。

随着楚立羽地闭目,片刻之后,青蟒佣兵团的几人,老脸上忽然闪过一抹诧异,紧紧地注视着楚立羽,在他们的感应中,面前青年的气息,忽然变得极为陌生以及恐怖了起来,皱了皱眉头,心中疑惑地喃喃道:“这不像是修真者的气息!可是好强!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他只有身法有些快而已吗?可他的气息怎会一下变得这般恐怖?真是个莫名其妙的怪胎!”

他们几人的实力也是炼气期一层的修真者,因此他们虽然能够察觉到楚立羽体内逐渐变得恐怖的气息,不过其他人,却没有这种感觉,他们就只能看见,现在得楚立羽,似乎犹如是在闭目歇息一般。

紧皱着眉头望着那举止奇怪地楚立羽,狼头心中逐渐泛起一抹不安,手掌一挥,沉声道:“杀了他们!”

听得狼头地命令,其身后的十几名狼烟佣兵团地精锐团员,面面相觑了一眼,旋即一咬牙,抽出腰间锋利的武器,体内功力缓缓延着经脉运动起来,然后颇有声势的对着楚立羽冲杀而去。

瞧得对方的举动,漠龙脸色一冷,手掌一挥,刚欲带着人冲上前去,楚立羽却是忽然淡淡的道:“不用出手,看着就行!”

闻言,漠龙等人微微一愣,偏过头来互相对视了一眼,旋即点了点头,虽然他们对与楚立羽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不过从他刚才展示惊人的实力来看,想必实力不会弱到哪里去。

漠龙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些冲过来的狼烟佣兵团团员,紧握的掌心中,略微泛着许些汗水。这次若是失败了,那么雪豹佣兵团便从此消失了。大家将会再度过上那种凄惨的日子。

在那些狼烟佣兵团的人即将到达攻击范围之时,那紧闭着眼眸的楚立羽,终于是再度睁开了眼眸,漆黑的眸子中,少了青年的几分朝气,多出了几分阴森的杀意。

目光淡淡的凝望这些几乎已经能够清楚看见满脸狰狞的佣兵,楚立羽缓缓地抬起手掌,修长的指尖处,灵力波动一起,一道金色火焰,诡异的冒出,一闪便逝。

在金色火焰闪逝的那一霎,那十几名暴冲而来的佣兵,身体骤然一颤,然后,在那一道道惊骇的目光注视下,一股金色的火层,忽然自脚底蔓延而上,只是短短两三秒时间,十几道人影,便是全部变成了通体金色光润的雕像!

“嘶!”望着那被凝固成雕像的佣兵,青蟒佣兵团的几人,脸皮忽然快速颤抖了几下,心中狠狠得吸了一口凉气,别人或许会认为那些雕像是由内力所凝聚而成,不过在他们眼中,那却并不是一种内力能量。

在他们的感知当中,那十几名佣兵凝成雕像的一刹那,便是在顷刻间化为了虚无,那是一种真正的虚无,连骨灰都没有遗留而下!

虽然这种手段极像江湖传闻的“烈火神功”霸道功法。可他们却清楚。这根本不是内力,因为。在那雕像之内,升腾着的是一种近乎恐怖的灵力波动。

“这家伙,这手简直是太恐怖了!这才是他地真正实力?”喉咙微微滚动着,他们脸孔之上,已经爬上了一抹恐怖。现在他们才明白,自己似乎做错了一件事。

大厅之中突兀出现地十几座人形雕像,让得大厅陷入了一种近乎呆滞的沉默之中。所有人都是满脸惊骇地盯着那在毫无预兆之下,便是变成了雕像的人形上,浑身上下,忽然有着一股自内心的冰凉寒意。

狼头团长身后的众人,也是满脸呆滞得望着那十几个金色雕像。心中逐渐地涌上一抹不安,他们现在才略微有些觉得!狼头团长当初的感觉,似乎并没有错!

“这次麻烦了!”领头地男子,心中喃喃道。

楚立羽微微偏头,淡淡的望着那坐在椅子上目瞪口呆的狼头团长,脚步缓缓从十几具雕像之中穿过,而随着他的贴身擦过。那些人形雕像,咔嚓一声,竟然便是轰然爆裂了开来,雕像爆裂,其中,别说人影,甚至,连半点血肉都没有踪迹。这灵异的一幕,更是让的所有人头皮麻。

楚立羽脚步缓慢的走进大厅。片刻后,在一道道目光地注视下,站立在了狼头身前,微微低头,嘴角扯了扯,似乎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轻声道:“说了没人求得了你?可你不相信?”

“咕!”喉咙滚动着,狼头咽了一口唾沫,额头之上,冷汗顺着脸颊滴落而下,抬起头,望着青年那噙着淡淡笑意的清秀脸庞,一股难以遏制的彻骨寒意,从脚心处渗而出,让得他如处冰窖。

在这一刻,狼头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以及那面临着死亡之前的那股扑涌而来得恐惧。

牙齿紧紧地咬在一起,狼头似乎并不甘心束手就擒,死命地催动着体内的灵气,顿时,身体表面上的灵气,变得更加浓厚起来。

目光泛着许些讥讽的盯着那赴死顽抗的狼头团长,楚立羽轻笑了笑,修长白晢的手掌缓缓抬起,然后就这般轻飘飘的对着狼头脖子处落去。

眼瞳死死地盯着那不断放大的手掌,狼头想要闪避,却是骇然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是在此刻更换了主人一般,完全不听他地使唤。

白皙如女人般修长的手掌,轻飘飘得落在了狼头脖子之外那浓浓的白色灵气之上,楚立羽微微一笑,然后!白色灵气,便是开始了自动消散。

眼瞳在此刻,缩成针眼大小,狼头能够感受到白色灵气的飞快消散,然而他还来不及说话,一只冰凉的手掌,便是轻轻的放在了他的喉咙之处,在这一霎,狼头浑身的毛孔,乍然间猛地倒竖了起来,淡淡的死亡阴影,死死的纠缠在心头。

“道!道友!饶命!”

在这一次的交手间,狼头终于是确切的感受到了对方的恐怖实力,身体僵硬在座椅之上,生怕自己稍稍一动,那只死神之手,便会忽然一捏,将自己那条小命给捏走,脸色惨白如僵尸,冷汗从身体各处渗透而出,只是片刻时间,一件衣衫,便是犹如是侵了水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