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18章 青蟒团长

第118章 青蟒团长

楚立羽眼眸微眯,屈指轻弹。妖异的火层,再度从那男子身旁一人地脚下蔓延而出,转瞬间,便是将之变成了一个惟妙惟肖的雕像。

“我想听实话!”楚立羽笑吟吟的模样,在那几位青蟒佣兵团的人眼中,却是犹如恶魔一般恐怖。

“我们真的不知道!”脚跟微微打着哆嗦,男子脸色因为恐惧。而略微有些发青,声音也是因此嘶哑了许多。

闻言,楚立羽脸庞淡漠,刚欲再度挥手,虚空之中,却是忽然出声道:“别问他们了,他们的确什么都不知道。以青蟒佣兵团保密地严格。是不会将一些重要消息告诉他们的。”

语音落下,虚空中灵力波动一起,便是诡异的显出一名老者。老者的长相很特别:两只眼睛成“八”字形,仿佛有人用手指在他腮帮上往下按了一下似的;嘴角里流着唾液,把皮肤泡得发白。

“修真者?”见得此人竟能一步步从虚空行到地面,大厅之人皆是目瞪口呆,传说中的神仙今日他们便是见了二位。难道世上真的存在着神仙么?

“炼气期十二层修士”手掌顿住,楚立羽回过头来。望着老者,微笑道:“你知道些什么吧?”

目光与那漆黑如墨的眸子对视了一眼,半晌后,老者主动的转移了开去,沉吟道:“当年我曾经与青蟒佣兵团接触过,所以知道一些隐秘!青蟒佣兵团的祖上,曾经出了一位炼药师,不过他对正统得炼药并没有太大得兴致,反而专注于研究一些稀奇古怪地东西,比如,从一些魔兽身体上卸下点强健的爪子或者用活人做药饵等等。

“挺变态的。”楚立羽轻声道。

“嘿嘿,的确很变态,不过那家伙也算是有些本事,最后竟然也捣鼓出了一些东西,当时青蟒佣兵团的很多人,都变成了头生怪角的怪物,虽然力量加大了不少,不过却是将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在将这些怪物研究了许多之后,他又是将注意打到了移植人体之上!你也知道,总有一些人,有些与众不同的东西,而青蟒佣兵团那位祖上,便是想尽办法地将那些人抓住,然后从他们身上挖走那些奇异的器官,最后都移植在自己人身上,使得他们实力大涨!”说到此处,老者脸庞上闪过一抹厌恶,显然,他对这些变态得东西也是极为不感冒。

“我想,对付青蟒佣兵团你还是小心一些的好,免得到时搭上了自己的小命?”

听着老者善意的话,楚立羽得脸色豁然间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自己身上便有着怪诡的器官,万一那邪恶的秘法一代代传了下来,那还得了?

“哼,伤我大哥之人都得死,有机会便会会你们团长?”脸色阴沉如水,楚立羽紧握着拳头,袖袍猛地一挥,一股火焰暴涌而出,那一旁的几位青蟒佣兵团男子,除了先前答话那人之外,其他几人,尚还来不及发出惨叫,便是变成了雕像。

一旁,瞧得忽然暴怒的楚立羽,老者微愣了愣,旋即心中略感明了,喃喃道:“看来这回青蟒佣兵团有麻烦了啊?”

“大侠哥…”大厅之中一道靓影奔进,一头扎了楚立羽怀中,道:“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呜呜…我父亲…死了…你要帮他报仇雪恨…还要杀了他?”

在铁骄骄扑入楚立羽怀中时,狼少等人战战兢兢地行入大厅,由于害怕,几人腿脚皆是不断颤抖着。

当日在擂台上被楚立羽打得人仰马翻,狼少便觉得那是意外,人怎会有那样的能力,现令自己受辱之人来到自己的大本营,那还不是找死么?他就不相信全团几千号人没一人能治得了他,在飞奔而来的半路中他遇到传命之人,经历一番了解后,便是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方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一直都是在拿性命开玩笑啊!

“神仙饶命?”见得那白皙的玉指豁然指向自己,狼少心中狠狠一震,一巴掌,一巴掌…抽在自己脸孔之上,啪啪的声音夹带着恐惧的声音响起:“骄骄奶奶饶命啊!在下只是个种田的什么也不懂,你就不要跟我一般见识了。”

二团弹性十足的柔软,以每小时一百时速的速度猛地撞击在楚立羽怀中,严重的变了形,凶猛中又带着舒服的弹性,差点令得楚立羽倒栽葱,好在他反应过来快,双手快速搂住那黄蜂腰方才稳住身形,即便是这样,他也跄跄退后了几步。

目光无意之中顿在少女胸脯那一大片雪白之上,那印在瞳孔之中的沟壑,令得楚立羽微微踮起脚尖,刹那间沟壑之上的风光尽数浮现在某人的瞳孔之中。下身的小兄弟开始忍不住的偷偷摸摸抬起了头。

“这是…”陡然有条硬邦邦、火热火热的东西顶在敏感地带上。她有些好奇地低头。旋即脸孔上快速爬上一抹红润。

“好,那便杀你了他们。”借助些良机,猛地把铁骄骄推到一边,手掌之中诡异的火焰浮现。

旋即,在一道道骇然的目光之中,狼少脚下一股火层迅速弥漫而上。

“嘭!”

就在众人认为狼少必死无疑时,其身上的火层突然一爆而开。其便是狼狈的跌在地上,浑身颤抖。抽了抽便晕厥了过头。在其晕厥之前,两腿间滚烫的**飞溅而下…

“道友,是否有些过份了?”淡淡的声音响起,虚空之中便是再度出现了一道黑影。

大厅之中忽然出现的黑袍人影。豁然间将所有得目光都时吸引了过去。众人在略感愕然之后。脸孔之中便是浮现可惜之色。当下心中都是为那位黑袍人默哀了一下。黑袍人看似也是一名“神仙”但众人并不会认为是眼前青年的对手。

忽然出现的黑袍人。同样是让得漠龙等人惊了一下。互相对视了一眼。眉头微皱。显然。这位神秘黑袍人。有些来者不善。

“阁下是谁?似乎千虫城中并没有道友这号人物?”目光阴冷地瞥着下方的楚立羽。黑袍人皱眉沉声道。

“你便是青蟒吧?”楚立羽传出的声音。并未因为黑袍人那副欲噬人的表情而有所变化。

“今天是我青蟒佣兵团的重要日子。还请阁下能够赏面暂歇一下。有任何事情。等今日之后。再来商谈。可好?”听得这年轻的声音。黑袍人心中倒是轻松了一口气。干枯的手掌缓缓探出衣袖。微微曲卷。狂暴的火属性灵气。将掌心中凝聚着。散着深红得光芒。将手掌印射得略微有些诡异。

听着黑袍人这蕴含着许些森冷杀意的话语。一句狂妄的让在座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话语。却是轻飘飘的传了出来:“赏面?你有何资格说这话?青蟒佣兵团虽然在千虫城势力不弱。不过说到底。在我眼中不过是一条狗而已。”

此话一出。满厅呆滞。一道道错愕得目光望向那口出狂言的家伙。这家伙难道真的这么牛逼么?对方可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啊?

听得楚立羽的语气。黑袍人脸色微变。至从他成为青魔门弟子后。还真的是从未听见过有谁敢对自己这般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