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20章 震撼人心

第120章 震撼人心

“你这是在挑衅青蟒佣兵团与青魔门!”脚步有些踉跄地爬起身来。黑袍人强硬道。到了这一刻。他明显是想用青魔门来使得楚立羽产生忌惮。

“再给你一次说话的机会。”

略微有些失望的叹息了一声。楚立羽脚步轻轻地朝前一跨。再度诡异的闪掠在黑袍人身前。手掌豁然探出。紧紧地握住其脖子。微偏着头。阴冷地道:“既然你不珍惜。那便死吧”

安静的大厅之中。众人愣愣的望着那被楚立羽轻易掐住脖子的黑袍人。当下都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这几分钟前。青蟒团长还在打着如何称雄千虫城的雄图大略。可几分钟后。却是连小命都被别人给轻易的捏在了掌心之中。这种近乎是两重天的变化。实在是让得大厅内的众人。有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然而不管感觉再如何不真实。那出现在眼前的事实。却是颇为残酷的告诉众人。那在千虫城名声颇浓的青蟒佣兵团长。此时。已经成为了别人手下的玩物。

听着那从楚立羽嘴中传出的森冷话语。大厅内的众人。心中忽然有些莫名的窃喜。不管如何。若青蟒佣兵团真的失去了青蟒团长这根顶梁柱。那么日后。这些中小型的势力。则是能够借机摆脱青蟒佣兵团的控制。因此。虽然大厅内青蟒佣兵团陆续赶来的盟友并不少。可却依然没有任何一人出手支援。

“阁下。还请手下留情!”就在楚立羽似乎准备将手中的黑袍人捏死之时。一道喝声。忽然在大厅之中响起。

听得这喝声。大厅内众人顺着声音将目光转移而过。最后停留在了一位二十来岁的青年人身上。他脸色焦黄,两腮微陷,尖尖的下巴向前探着,狡黠的小眼睛里装着两只滴溜溜转的眼珠子。

被众人注视着。青年人的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苦笑。说实在的。见识过黑袍人那毫无还手之力的下场后。他自然也不想当这个出头鸟。不过不管如何说。青魔门是青蟒佣兵团的后台。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这位不知底细的神秘青年若只是想教训一通青蟒团长。他也不会出面阻拦。不过可看现在的模样。楚立羽明显是打算下杀手。而到了这一步。青年人也是坐不住了。毕竟。若是让青蟒团长当着他的面被杀。日后回到青魔门。恐怕也是少不了要被训斥一番。

青年的喝声。倒也是令得楚立羽的动作停滞了一下。扭过头来。淡淡的瞥着青年人。左手之上。淡淡的金色火焰。不断的跳跃着。

盯着青年人半响,楚立羽又是扭转过头。一对森冷的目光锁定着那脸色惨白的青蟒。冷声道:“有没有秘笈!”

“大~~~大~~人。我真不知你在说什么。”被那道冰冷的目光刺得脸庞有些生疼。青蟒团长嘴唇哆嗦着说道。

楚立羽叹息着摇了摇头。食指猛的竖起。金色火焰缭绕其上。然后豁然划过。刚好是从青蟒右手臂。齐根划过。

指过,手断!

楚立羽的手指犹如是一把锋利的刀刃。没有丝毫阻碍的从青蟒手臂根部划了过去。顿时。一条手臂从他的肩膀处脱落而下。最后颇为刺激眼球的掉落在一旁那七色的地毯之上。

手臂的根部。没有鲜血流淌而出。一片焦黑的痕迹。显然。在楚立羽手指划过的瞬间。其上所蕴含的火属性能量。已经将那些血管。完全的烧焦了去。

突如其来的断臂之痛。让得青蟒的脸庞骤然间扭曲在了一起。看上去极为狰狞恐怖。蕴含着难以掩饰的痛楚的凄厉惨叫声。从其嘴中高亢嘹亮的传出。让得大厅中的所有人。心中泛起一股寒意。

“好狠”目光哆嗦着扫向地面上的那截断臂。众人咽了一口唾沫。脸色都是略微有些苍白。这仅仅是眨眼时间。这名震千虫城的强者。竟然便是生生的变成了一个残废。这种落差。让得众人实在是有些如处梦境。

手掌捂着断臂之处。青蟒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低垂的眼瞳中。闪过一抹疯狂的怨毒。低声咆哮道:“青蟒佣兵团的人。给我杀了这个混蛋!”

听得青蟒的低低咆哮。周围那些青蟒佣兵团之人。皆是面面相觑了一眼。虽然心中颇为恐惧。不过在以前青蟒的余威之下。他们也只得咬着牙。满脸凶光的怒吼着对着楚立羽冲杀而来。

没有理会那些扑过来的青蟒佣兵团之人。楚立羽依然只是淡漠的望着青蟒。而那些在冲杀到了其周身三丈范围的青蟒佣兵团之人。在一次提脚之后。一股金色火层。诡异的从脚底蔓延而上。最后将整个人包裹成了一个闪烁着金芒的雕像。

仅仅是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大厅之内。便是凭空多出了十多具栩栩如生的雕像。顿时。大厅的气氛。再度变得安静了许多。一股冰凉的冷意。缭绕在大厅中。让得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望着那毫无预兆便是被火焰包裹的十几名青蟒佣兵团之人。众人皆是轻吸了一口冷气。楚立羽这诡异的攻击方式以及那狠辣的手段。让得他们实在是有些震惊。

一轮冲杀。留下了将近十多具雕像后。那一干青蟒佣兵团之人。便是惊慌的急忙后退。不管那青蟒再如何嘶吼。也是忐忑的不敢再进入楚立羽的攻击范围。

“有?还是没有?”没有理会青蟒那宛如疯子般的嘶吼。楚立羽的声音。依然是那般平缓。那股淡漠的姿态。犹如先前的杀戮。并非是他所为一般。

“你究竟是谁。”剧烈的喘着粗气。青蟒抬起那布满狰狞的脸庞。视线死死的盯着楚立羽。声音嘶哑的道。

“你这是在消磨我那为数不多的耐性啊”青蟒桀骜的性子。并未让得楚立羽产生什么佩服的情绪。低低的声音中。透着一股耐心即将被消磨殆尽的不耐与阴冷。

手指再度缓缓竖起。成指刀之状。微微倾斜,金色火苗。窜腾而上。

“就算你杀了我。也不会得到那秘笈的!”眼瞳紧缩的望着那缓缓举起的手指。青蟒脸庞急速的抽搐着。片刻后。终于是忍不住的嘶喝道。

“原来那变态的秘笈还真的是有留传下来。”听得青蟒的这嘶喝声。楚立羽心道。

“交出秘笈。否则。今日。血洗青蟒佣兵团!”楚立羽偏过头。对着那群青蟒佣兵之人轻声道。

虽然楚立羽的语气颇为平淡。不过见识过他下手狠辣的青蟒佣兵团之人。不敢再怀疑这话的真假性。当下便是有着一些向后窜去。然后消失在大厅之中。

“没用的。在这青蟒佣兵团。还没人敢违背我的命令!”青蟒喘着粗气。扭了扭脖子。想要挣脱那紧紧抓着自己脖子的手掌。可却是没有半点作用。

“你再说一句话。我扭下你的头?”修长的手掌。在青蟒眼前来回徘徊着。其上面所覆盖的火属性能量。在青蟒的眼瞳中。反射着阴冷的毫光。让得他将到口的话语。生生的咽了下去。

那些青蟒佣兵团子弟消失后不久。一大群人便是满脸惊慌的从外面涌进了大厅。当瞧得那狼狈的青蟒团长之后。脸色皆是一片呆滞。他们谁能想到。那平日里一副强姿态的团长。竟然会变成这副模样。

“这位大人。在下青蟒佣兵团大上长老天磊。不知青蟒团长何处得罪了您?还请手下留情?”一位身着华服的中年人。上前两步。颇为客气的沉声道。他的身子胖得滚滚圆,长了一张狐狸脸:鼻子尖而窄,深棕色的眼睛里闪着阴险而又狡猾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