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22章 烈炎佣兵

第122章 烈炎佣兵

回到叠彩山,交待了一些事情后,楚立羽便是进入了闭关之中。此行的风险太大他必须做好一切准备。

月光石散发而出的淡淡光芒,把大厅的黑暗尽数驱散,四道靓影徘徊在七彩光门外,不时往里张望着,然而,视线深入数寸后便无法穿透。

时间在这种无穷无尽的等待之中,缓缓流逝,像是过了一天,也像是过了一年。

某一日,

光门七彩夺目,一片璀璨,旋即一敛,一道憔悴的人影缓缓行出,人影衣衫破烂,一半脸火红,一半脸寒气直冒,看起来异常怪异。

怔了怔,四道美目顿在其上,皆是一脸见鬼的表情。

“这家伙在里面到底做了些什么?”莲步轻移,木紫然好奇的进入了偏门之内,然而,某一刻,她便是飞也似的掉头而回,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道:“里面怎会如此之冷?”

楚立羽笑了笑,没理会她便是进入另一个偏门倒头便睡。

在木紫燃之后,欢欢也好奇地进入了偏门之内,某一刻,她哭喊着飞奔而回,浑身的衣衫已被烤得破烂不堪。甚至连皮肤都是有着小面积的炽伤。望了望众人,她一脸苦笑着,双手挡住身上的重点地区。

二女一前一后进入偏门,为何会一冰一热呢?

几人一肚子的问题,可她们都识趣的没有打扰楚立羽的休息。

数日后,楚立羽从睡梦中醒来,感觉到浑身的疲劳已完全消息,道:“今日,我便要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能否活着出来都是五五之数,以后的修仙之路便只能靠你们了。这是叠彩山的法盘”

把控制法盘之法尽数传授四女后,楚立羽戏谑道:“四位娘子,能否在离开前让夫君亲一下”

闻言,四女微微一怔,旋即脸上飞快的爬上一抹红润,但她们都不是一般之人,很快便是调节好情绪,按照楚立羽之意,排成一线。

望着四位完全不一样的极品女子折射出来的容颜,楚立羽旋即陶醉在每位女子的嘴上,人生,有此刻,还有何求。倘若村中没发生变故,倘若有能力保护这四女,倘若这种日子能一直保持下去…就算不能长生不生,楚立羽也会觉得很好很好。

女人吻男人是一种幸福,男人吻女人是一种口福。这句话此时得到了充分的验证。

和四女深情告别之后,楚立羽便是带着惊风破空而去,也许此行的危险实在太大,告别仪式楚立羽异常深情。感动得四女有种想随他来的冲动。

晴朗的天空之中,没有一丝的白云。

蓝蓝的天际,一望无际。

几缕微风拂过,令人心旷神怡。空荡荡的天际,充分显示着它的空旷。

蓝天之下,一棵高达百丈的巨树插入天际,将一大片树阴弥散而下,树下一杆三四丈之巨的大旗,绘着烈炎佣兵团五个大字迎风飞舞,旗下一支百人的队伍盘旋四周,他们胸前都有着烈炎佣兵团的徽章,这些人或打坐修炼或仰望天际,不知在想些什么东西。脸孔之上没有一丝的着急之色。

随着时间的推移,无数的光芒从四面八方破空而来,这支队伍的人数快速的向上飚升着,很快便是打破了三百。

锐利的目光扫向下方的人群,楚立羽也是怔了怔,之前灵芸便是告知他这是一支人数很大的队伍。可,这场面还是他没料到的。

随意找了个地方落下,楚立羽便是双目紧闭进入修炼之中。

修士无非就是耐心的狼,对于这句修真界的名言,众人便是有着深刻的体会,在能力范围内杀人抢宝,有机会下手时,他们绝不会手软的。

在楚立羽附近也是有着此行的修士,虽说带着妖兽来的修士不少,但长相像惊风如此奇怪的还真是不多见。

其中几人望向惊风时,心中便是生出贪婪之色,不过这抹贪婪还没有浮现脸孔之时,便是被他们压了下来。

坐镇烈炎佣兵的是三位结丹初期的强者,再加上众人加入烈炎佣兵的目的更是各不相同。众人都是聪明之人,因此并不会笨到还没有进入千虫林便与人结怨。

“帅哥,一个人在这吹风不闷么?”清鲜的梅兰花香扑鼻,一句酥软的声音响彻。

“这便是传说中的搭讪么?”

紧闭的双眼窄然睁开,眼前一亮,只见眼前的少女极美,完美的身材被微风勾勒出诱人的轮廓,长长的睫毛染了一层融融的金色,衣领微微后褪,露出半截修颈,莹白细腻,宛如牙雕玉琢,有着说不出的温柔韵致。

“呵呵,别看我年轻,其实我已经三百多岁了,道友,还是另寻他欢吧!我不合适你的。”话罢,楚立羽不感冒的闭上了眼睛,媚功,天狼谷便是有专业的训练,因此一眼楚立羽便是看清了她的来意。

“男人;二十岁的时候,是半成品,三十岁的时候,是成品,四十岁的时候是精品,五十岁的时候,是极品所以对于我们修仙之人来说,道友,三百岁应该是极品中的极品。”少女并没有因楚立羽的无情而走开,反而不依不饶的对他发起进攻。

“我还知道六十岁的男人,是样品,七十岁的男人,是纪念品?至于我是那一种,那便已道友无关了。”淡淡的声音响起之后,楚立羽便是再次进入了入定之中。任凭少女如何呼唤都没了反应,最后少女只得大骂木头之后便是离开。

猎物首次不上勾她也是有些意外,不是说人之初,性本色么?难道这家伙有问题不成?

“出发!”

雄浑的声音落下,众人皆是精神一抖,一些首次进入千虫林之人,便是一脸紧张的表情。

坐镇烈炎佣兵团的结丹期强者之一是位老者,他的面庞滚圆肥大,一脸苍斑皱纹,重重叠叠,像只晒得干硬的柚子壳。

话音落下,老者单手提起大旗,一步步向虚空行去,看似不快的速度,一下便变成了小黑点。

在另外二名结丹期修士的注视之下,众人旋即纷纷扬扬紧跟而上,顿时一支浩浩荡荡的长龙横空出世。给这个空旷的天际增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