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25章 透细

第125章 透细

“这是…透细,大家不要让其近身,快跑!”

人群中似乎有人认识这些小虫子。

话音未落,一股钻心的巨痛,瞬间从手掌处传来,脸孔微微扭曲,楚立羽急忙激烈地一甩手掌,想借惯性力把这些小虫子甩飞出去。然而,这些小虫竟如附骨之虫般,一动不动。

楚立羽心底一惊,不断加大甩力。

“三分!”

“五分!”

“八分!”

……

此时手掌上的疼痛,使他瞬间麻烦了下来,眼皮开始渐渐变沉重,猛地一咬舌尖,巨痛使其恢复了一丝清明,楚立羽急忙提起淬体期修为,顿时一股巨力如猛兽般向手掌处狂奔而去,结果却是毫无作用都没有。

心中一震,他还是首次遇到这种事情,想了想后急忙从储物袋取出一把黑剑,咬了咬牙,用剑把手掌心的小虫连同一层肉割去,方才脱离了苦海。

鲜血顿时飞流而下,楚立羽的脸色瞬间便是苍白得可怕,心中止血咒急念,一道道法决没入掌心处,血液方才停止。

而其它一些人却没有如此幸运了,数名炼气期十层的修士,连吭都没有吭一声,便是被虫海瞬间吞吃一空,连骨头都不曾留下。

有些修为高些的修士,急忙放出数件威力不错的法宝,然而,在虫海的冲击之下,只抵挡了片刻,便是人连同法宝皆是被吞吃一空。

另外几名炼气期十二层修士,抵挡数几钟之后,也是在一声惨叫之后,被吞吃一空。

短短数分钟,便是有十几人死在虫海之中。

置身于虫海之中,楚立羽只是快速扫了众人一眼,便是如坠冰窖,之前虽说遇过数种危险,但均没人牺牲。众人也并没有多少慌乱和害怕。然而,现在众人法力全开之下,还是有着十几名同伴坠落。这令得众人骇然的同时,纷纷寻找着出路。

“妈的,刚才谁带的路,等会老子逃出生天定不饶他。”

“混蛋不就是看见一个全身会冒白烟的女人吗?有什么好看的,现在可好,可能连小名都赔上了,老子可是还没有结婚?可不能就这样完完了。”

“谁能把我带出生天,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

……

虫海之中,到处响彻各种声音。

此时楚立羽双手抓住四把黑剑,飞快地挥出一个个黑色光罩,每一个光罩,只支持瞬间便是被虫海,一冲而破,一个个光罩被冲破,一个个又浮现。灵力飞快的消耗…

汗水飞滚而下,片刻的功夫衣衫便是湿得像浸了水般,本以为法力全开后,抵住虫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然而,楚立羽却是没料到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虫子竟会厉害如斯。

目中掠过一抹寒光,把四把黑剑一扔,急忙取出火云剑。

顿时,一股凶悍的火属性能量瞬间弥散而开,其周身的虫子瞬间自燃起来。

火云剑猛地向下一挥,滔滔火浪横空浮现,数以亿计的虫子瞬间化作点点火星,纷纷飘洒而下。

“法宝!”

见得这幕,数名筑基期修士同时尖叫起来。脸孔浮现一抹比先前还要骇然之色,一些中等的门派之中,尚没有一件法宝,就是那些超级门派法宝都是少之又少,每一件法宝都会被他们当作镇派之中,不到生死关头,从不会动用。

每一件法宝的出世都会引来无数强者的争抢,然而,如今他们竟然在一个只有炼气期大圆满的低阶修士手中见到法宝。众人纷纷产生了杀人抢宝的念头。

楚立羽自然不知众人的想法。其趁着把眼前的虫子横扫一空之后,急忙与惊风飞出虫海,破空而去。

见得楚立羽离去,几名筑基期修士,不再保留地施展大神通,把周身的虫海横扫一空之后,急忙追去。

有些十层以上的修士,自爆数件法器之后,也终于是胜利地逃出了生天,不过与前者相比,他们显得颇为的狼狈。

修真界,本是弱肉强食之地,火云剑暴露,楚立羽自然不会再呆在队伍之中。

回头望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几名筑基期修士,楚立羽脸色一沉,便是在虚空之中停下道:“几位,一直追着在下不放,难道想抢在下手中之剑不成。”

“道友误会了,我们都是正派之人,怎么会做出如此下流之事,千虫林到处是魔兽,我们只想与道友结伴而已,这样保命的几会也会大着一些。”一位老者目光顿在楚立羽手中的火云剑上,刚想上去抢,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从其心中一冒而出,目光急忙转移到其身旁的怪鸟之上,心道:“妈的,这到底是什么人,竟还会有三级妖兽听其使唤。看来这法宝不能明抢了。”

“龙道友说的是,道友千万别误会。”另一个老妇应道。

“楚道友,我们本就是一队之人,在这种地方本就要相互照应,再说你要是出了事,叫我还有何面目,面对团长。”桑榆队长道。

……

片刻后,逃出生天的其他修士也是纷纷跟了上来,虽然他们并没有杀人抢宝之心,但在这千虫中众人并不敢乱闯。

“哈哈…都是一些鼠辈,明明看上人家手中法宝,还装腔作势。想活命都给我滚蛋,这小子的命我要了。”天际之中,忽然响起一声冷笑,旋即一只巨大的黑点爆射而来。

黑点靠近众人才看清,竟是一只足有小山大的黑色蜻蜓。其后背上站满麻麻密密的人群。

倏尔间,众人眼前一花,眼前多了一名男子,此人一头银发,白袍打扮,手腕之中分别带着一对黑色护腕,护腕宽约三寸,闪动着古怪黑芒,正反二面分别有着二个黑色鬼头悬挂在那里,二个鬼头不停的闪动着双目,透出一股股寒气。此人正是白云宗主。

“结丹期修士?”

“白云宗?”

“小子把白衣子和你手中之剑出来,本座留你一条全尸。”此人,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要楚立羽身上淡淡道。

几位原本打着如意算盘的烈炎拥兵团之人,发现对方修为后,互看了一眼,皆是有些无语,心中大骂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得罪结丹期修士,如若平时,他们自然不敢理会高阶修为之事。一个人要杀便杀。

然而,为了楚立羽手中的法宝,最后桑榆队长上前抱拳道:“前辈抱歉,楚道友是我们烈炎拥兵团之人,不能交给你。希望看在我们团长的面子上,放过楚道友,到时我们烈炎拥兵团定会有重谢。”

“哼,烈炎佣兵团么?就算你们团长在也不敢阻拦,你们几个小辈竟敢如此放肆。”说着一股强大的灵压瞬间降下,众人便是觉得身上的灵力瞬间被人强行抽走般,空间都是有些压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