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30章 拼命

第130章 拼命

这些闪烁五颜六色各种光芒的防御层,以极快的速度破裂,势如破竹般,在波纹的冲击下,宛若一层层薄纸试图阻挡利剑。

再说楚立羽,他距离较远,又因为怪人主要攻击的是青脸老者,所以波及不大,在波纹来临的瞬间,他不慌不忙的逃出波及范围。

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青脸老者。

此时绿婴爆炸产生的波纹慢慢减弱,但青脸老者身体外的防御层已然全部破碎殆尽,在最后一道防御层破碎的瞬间,青脸老者左手一指,悬在半空的巨剑立刻横在怪人前方,想要阻拦对方再次进攻,与此同时他身体迅速后退,转眼间就退到三十丈外。

“元婴期高手?”

他对于这突然出现的怪人,已经产生了深深的恐惧,若不是他身上法宝极多,今日换了旁人,恐怕就要丧命当场。

要知道怪人绿婴的自爆,虽说比不上结丹期的全力一击,但也具备了九成半的攻击力,他大量的法宝被毁后,这才堪堪抵抗住。

“不是说元婴自爆,等同于自杀么?可……这怪人怎么丝毫不受影响。”

他心惊肉跳,暗道万一那怪人再吐出一个古怪绿婴,自己今日定然会丧命在此,此时他已然失去了追击楚立羽的兴趣,保命逃跑,才是他唯一的念头。

楚立羽一直紧紧的盯着青脸老者,此时他嘴角一撇,露出一丝冷笑,双眼寒光一闪,右手微抬,两指合并在身前一挥。

顿时金光一闪,仓惶后退中的青脸老者,只感觉后心处一痛,骇然间不及细看,速度更快的遁走。

楚立羽眉头一皱,刚才对方被元婴自爆的威力波及已消耗了大量灵力,可火云剑并未能刺穿其身体,他目光闪烁,一咬舌尖,喷出一口血雾,火云剑一闪,出现在血雾中,紧接着剑鸣声大振,又是一闪,以极快的速度刺向青脸老者。

在半空中,火云剑一个瞬息,刺向青脸老者后心,青脸老者猛地回头,双眼通红,露出一丝厉色,储物袋内立刻飞出几块玉符,这玉符一出现,便立刻化成一道道防御层。

与此同时他左手一指,巨剑一颤,升空冲着楚立羽所在方向就要斩去,同时巨剑四周浮现数道雷电,这些雷电一出现便立刻,向怪人劈去。

他在赌,赌是楚立羽的飞剑先刺中自己,还是自身的巨剑先斩下对方,若是楚立羽瞬移逃遁,那么在瞬移的过程中自然无法控制飞剑,借这个机会,他打算逃命遁走,他此时的状态,已然接近油尽灯枯,继续留在这里,无疑是自寻死路。

阴阳天尸狂吼道:“疯了,你小子真是疯了。”说着,她不由得感觉到心底一寒,若对方被斩杀,自己岂不是也要随之消散在天地间了吗?旋即不顾身份急道:“混小子,本王求你了,快闪吧?”

楚立羽脸上涌现一丝狠意,看都不看头顶斩下的巨剑,控制火云剑,出现在青脸老者面前。

青脸老者脸上一阵惊慌,此时他的巨剑已然距离楚立羽头顶不到半丈。一缕鲜血从楚立羽额头流下,楚立羽眼都不眨一下,狞笑一声,低念:“死吧!”

剑光一闪,火云剑从青脸老者后背射出,带起一道血流。

远处,怪人巨嘴一张,一道寒道猛地打在青脸老者身上。其瞬间变成了冰雕。

巨剑与青脸老者失去心田感应,蓝光闪烁中,下落速度瞬间变缓下来,楚立羽猛地横移三丈,贴着剑锋,险险的闪过巨剑。

巨剑顺势斩下,轰然间,地面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痕。

楚立羽不顾额头的鲜血,蹲下身子警惕地望着冰雕,冰雕里青脸老者脸孔扭曲,凝固成骇然之色。

这一切,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快到怪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在青脸老者被冰冻的瞬间,他微微一怔,立刻警惕的盯着楚立羽。

半空中劈向怪人的雷电,此时全部消散,那把巨剑也立刻缩小,变成一把银色小剑,从半空中落下,掉入了地面的裂缝中。

楚立羽一把抓起冰雕,二话不说迅速后退,火云剑在他身体外闪烁,剑尖指向怪人。

怪人盯着楚立羽,呲牙吼叫,正要冲上去,但回头看了眼地面上的裂痕,略一犹豫间,楚立羽已然退到百丈外,一个闪掠,身影消失不见。

怪人吼叫一番,不甘心的盯着楚立羽消失的方向,许久之后身子一跃,跳入地面裂痕内,没过多久拿出青脸老者的银色小剑,一脸兴奋之色,张开大口吞了下去。

楚立羽抓着冰雕,脸色苍白,急速在丛林内闪烁而行,待确定安全后,他松了口气,把冰雕放在一旁,拿出最后一粒灵丹,抛入口中,随后盘膝坐地,吐纳呼吸。

此时楚立羽也已然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多天狂催灵力逃命,如若不是其变成尸修,加上众多灵丹补助,早累死。

丛林内一片安静,许久之后,楚立羽恢复了一些体力,慢慢睁开双眼,阴阳天尸不满的声音传来。

“小子,你刚才疯了?你是在玩命啊!”

楚立羽沉声道:“杀青脸老者的机会只有一次,若是刚才错过,一旦他灵力恢复,就再没机会了,而且这人追杀我多日,若是放任他离开,日后定是个大麻烦,不如赌一次,另外他巨剑斩下的速度是随着他体内灵力的多少来决定,当时他已经灯枯油尽,速度定然快不过我。”

阴阳天尸沉默了,她发现自己好像第一次认识楚立羽般,许久之后缓缓说道:“在修真界,那个惹到你算倒毒了?你这样的心态,很合适修炼我的神通。”阴阳天尸语气中不知不觉没有了狂妄,对于楚立羽,她第一次有了好感,她自问若是换成自己,刚才一定不敢去赌。

楚立羽没有说话,盯着包裹青脸老者的冰雕,目光闪烁,说道:“吸了他的精血,应该可以快速恢复消耗的灵力吧?”

听到楚立羽的问话,阴阳天尸说道:“完全可以,而且他是结丹期,若是吸了他的精血,你的修为也会增加一些,不然,以你现度,想要完全恢复,没有百年时间,那是根本不可能之事,刚才那一搏,值了。”

说完,阴阳天尸又把吸收高阶修士精血时需要注意的地方一一诉说,一直到夜幕降临,才解说完毕,楚立羽沉吟少许,一拍储物袋,火云剑浮现手中,右手一抛,火云剑立刻刺向一旁巨树底下。

在地上挖出一个洞后,楚立羽抓起青脸老者,跃了进去。地同的泥士一阵翻滚后,瞬间回位,不多久,便恢复了原状。

火云剑他并未收回,而是任由它在四周徘徊。注意着周围的变化。没有惊风放哨,他突然间感觉到不适应。如今他也只能暗暗祈祷。

淡淡的白芒,从月光石上弥漫而下,把黑暗尽数驱赶。

洞内不大,充满潮湿之气,但楚立羽也顾不得那些,清理了一下伤口后,他收紧心神,闭目打坐。

第二天一早,楚立羽睁开双眼,目光一闪,喷出一口浊气,双手掐诀,地面上的火云剑一闪便是出现在手中。

楚立羽神色如常,双手连续不断的拍在储物袋上,虚空中一把把漆黑长剑不断浮现。

紧接着他右手一挥,数十把黑剑一阵旋转,猛地插入包裹着青脸老者的冰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