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31章 吞吃结丹期修士

第131章 吞吃结丹期修士

冰雕内,老者脸色苍白,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从其心底一涌而出,这冰层不知是何种神通所化,竟能阻挡其滔天法术。当然,如若本命法宝在手,毁掉这冰层并不难,然而,就在这时一股撕裂感从脑中弥漫,心中大惊,一股强横的力量竟斩短了其与本命法宝的心灵感应。

本命法宝受损,加上之前伤势过重,青脸老者眼珠一番,晕死过去。

周身一阵巨痛,让他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定眼一看,差点吓得再次晕死过去,只见其周身大穴处皆是插着一把漆黑长剑,手脚筋更是被斩断了数截。

冰雕浮现鲜红。

火火剑落到冰雕上,强悍的火属性能量如洪水猛兽般涌向冰雕。冰雕迅速溶解。

转眼间青脸老者身上的冰层消失殆尽。

楚立羽目光一闪,张口喷出一股黑雾,黑雾立刻飘到青脸老者身上,从他的七窍中钻了进去,青脸老者身体顿时颤抖抽搐起来,双眼紧闭,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不大一会,黑雾全部钻入青脸老者身体内。

楚立羽深吸口气,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二话不说咬破右手食指,隔空虚画,一个古怪的血色符号随之出现。

楚立羽右手一翻,那符号立刻飞出,印在青脸老者胸口。

青脸老者身体剧烈的一颤,手脚抽搐,口鼻间血液止不住的流出,但流出的血液却并未滴下,而是全部飘起,相互凝聚。

紧接着,青脸老者身上发出一阵脆响,他面色猛然间红润起来,与此同时所有**在外的肌肤全部升起诡异的红色。

一滴滴鲜血,从他的皮肤渗出。

楚立羽脸上凝重之色更浓,他眼都不眨一下,再次隔空画出一个血色符号,打在了青脸老者胸口。

青脸老者蓦然间张开嘴巴,发出几声无意识的惨哼,紧接着全身所有血管统统爆裂开,血液止不住的从皮肤渗出,飘空凝聚在一起。

转眼间,一个巨大的血球,浮现在青脸老者身体上方,此时的青脸老者,身体由之前的红色,飞快的变成了苍白。

楚立羽此时额头见汗,他望着血球,双手飞快变化法诀,时而发出几道灵光,时而画出几个符咒,渐渐的,那巨大的血球慢慢的缩小,最终变成了拳头大小,散发出诡异的暗红色。

楚立羽深呼口气,全身已然被汗水浸湿,他没有停顿,再次张口喷出一口黑雾,打出几道蓝光,在黑雾沸腾时,一指青脸老者,黑雾再次顺着他的口鼻七窍钻入进去。

青脸老者猛然间睁开双眼,他的眼球无神,充满血丝,嘴唇颤抖,牙关紧咬。

楚立羽右手虚空画出一个复杂的符号,咬破指尖弹出一滴血液,符号遇血立刻闪烁红芒,印在了青脸老者额头。

顷刻间青脸老者低哼一声,身体更加剧烈的**,全身的肌肉诡异的蠕动,从身体各处疯狂的向胸口聚集而来。

没过多久,青脸老者的躯体肉眼可见的迅速枯萎起来,所有的肌肉,经脉纷纷凝集在胸口形成一个巨大的肉球。

楚立羽目光一闪,右手一翻再次打出一道法诀。肉球砰的一声,从青脸老者躯体脱离,飘在半空,此时的青脸老者,全身已经是皮包骨,宛若一具骷髅。

楚立羽深吸口气,喷出一口灵气,融入进肉球内,那肉球迅速收缩,许久之后,变成一个与青脸老者一模一样的小人。

此时楚立羽脸上露出疲惫之色,忙闭目吐纳,时间不长,他睁开双眼,一指青脸老者躯体。

顿时砰砰的爆裂声大作,青脸老者全身的骨骼寸寸断裂,化成骨粉,从皮肤上渗出。

“吞吃结丹期修士,需抽离他的血、肉、骨、魂,而且血、肉、骨的过程中还不能让炉鼎死去,实在太过残忍。”楚立羽叹了口气,喃喃自语。

“谁叫你这小子修为如此低,不然一口气把他吸干,岂不是省事,像你这样的修为要想吞吃元婴期高手,本王也有移秘法,不过就怕你没本事制住元婴期高手。”阴阳天尸不疾不徐的说道。

楚立羽沉默少许,收紧心神,右手一指青脸老者,嘴里念念有词,渐渐的,他的语速越来越快,双手随之变换法诀,一丝丝白气,从青脸老者那宛如一滩肉泥的躯体中散出,越来越浓。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白气已然浓密到极限,相互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模糊的人影,仔细看去,隐约可见那小人的五官长相,与青脸老者无异。

这个小人与上个小人不同,这小人眼露茫然之色,全身颤抖,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般。渐渐的,茫然之色退去,他盯着楚立羽,眼露怨毒之色,睁开嘴发出几句无声的嘶吼。

楚立羽眼都不眨一下,右手一翻,打出一道黑光,那小人似极怕黑光,转身就逃,但青脸老者躯体三尺之内仿佛是一个无形的牢笼一般,任凭他小人如何遁逃,都冲不出三尺。

最后眼看无法逃离,小人脸上厉色一闪,向着黑光冲去。

楚立羽面无表情,右手一挥,黑光立马变化一把黑色长剑,一股滔天剑意狂涌而出,弥漫在小人四周,小人如同触电一般,只能轻微的抖动,紧接着黑剑向前缓缓移动,慢慢的靠近小人。

楚立羽深知,抽魂的步骤,万万不能马虎,一定要保持魂魄完整的从三尺躯困之地抽出,否则的话,虽然不影响吞吃后灵力的恢复,但想要提高些许修为就难了。

那小人脸上露出痛苦之色,麻痹感越来越强,转眼就有一半的身躯不能动弹了。

就在这时,忽然小人身上黄芒一闪,麻痹感猛地消退,小人立刻缩回到三尺躯困之地,他身上的黄芒急剧闪烁,小人也飞快从模糊变得凝实起来。

楚立羽面色阴沉,盯着小人,右手掐诀,正要再次施法,这时那小人脸上露出惊惧之色,开口吐出人言。

“你若杀我,我师尊不会放过你!他老人家已是元婴中期高手,你杀了我,自己也死定了。”

楚立羽眼中寒光一闪,二话不说喷出一大口灵气,双手飞快变化法诀,不断地打在黑剑上,渐渐的,黑剑涌出的剑意缓缓增加。

小人脸上恐惧之色大增,他疾言厉色道:“我师尊已经知道我遇险,他马上就来了,你……”

没等他说完,楚立羽左手一甩,剑意涌入青脸老者躯体三尺之内。

小人尖叫一声,挣扎道:“师尊救命!”他身上黄芒立刻剧烈闪烁,隐有与楚立羽分庭对抗之意。

楚立羽二话不说,浑身黑烟飞滚,瞬间变成尸修,黑烟翻滚,滔天剑意渐渐由虚幻变成金色实质光芒。

这次任凭小人身上黄芒如何闪烁,都不再管用,被楚立羽一把抓了出来。在脱离三尺躯困之地的瞬间,小人身上的黄芒立刻消散,化为一团黄色雾气,雾气诡异的翻滚,隐现一个模糊的身影,那身影包裹在雾气中,看不清细貌,只听他急喝道:“道友停手,有话好说。”

陌生的声音从雾气传出,楚立羽心底一惊,阴阳天尸立刻说道:“不用担心,这是元婴期高手的万里传音,他看不到你,更不知道你所在的位置,只是可以让你听到他说话而已,而且这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看来这人距离此地不近,所以声音才这般模糊。至于他为何会出现,定是对于青脸老者爱护有佳,所以一直在其灵魂内留有一丝神识。”

微微一笑,楚立羽二话不说,一指被剑意困住的小人,那小人立刻停止了挣扎,渐渐缩小,最终变成一个散发紫芒的小人。旋即把小人扔进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