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44章 棺中(1)

第144章 棺中(1)

些许的晕眩感传来,楚立羽估计,此时棺材已经开始前进了。

丝袖外那半裸地藕臂分外水嫩,泛着惑人地光泽。展示着无比动人地青春气息,如同天鹅般地颈项雪白而又滑嫩,娇颜更是如花一般,变身尸修的他,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女子心里很乱,窄小的棺材里,让她与楚立羽紧紧贴在一起,肌肤感应的一切皆是冰凉。

她轻轻蠕动了一下身子,可空间实在是大小了,只能蠕动相距半步的距离,楚立羽闻到她身上的少女气息,和一股淡淡的胭脂香味,不禁心神一荡。

风华绝代的容颜,体香弥满,时隐时现的艳体,窄小的空间,这一刻,致使心如钢铁的楚立羽也起了反应。

楚立羽把心中那一根心弦压下,暗道:“此时此境,怎能做出这种禽兽之事,可这一切都是她勾引我在先的,她不穿如此透明的衣衫,也不会引发我心中兽性,再者,此时此境,如若不发生点什么事,那我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想到这里,邪意大起。

忽然一条冰凉的手臂用力一拉,就要把少女搂入怀中。少女大急,没有受限制的一只玉手一抬,忽的一掌,拍向他的脸面。但近身空间大小肉搏她那是对手,楚立羽轻轻一挥,便化解了她拍来一掌,手掌顺势反扣,手法诡异快捷,把她这一只能活动的手也紧捏在手中。

少女两手同时受制,只觉对方两只大手就象两把铁钳一般,坚牢无比,几次挣扎,也甩脱不掉,急道:“你欺负一个弱女子,算是什么英雄,快放开我。”

楚立羽虽杀伐果断,但此时也是心如鹿撞,这种事情他从没做过,心中挣扎,似放非放的手一松,不等她缩回,本能瞬间又用力抓紧,道:“我从来就不是英雄!而且从来也没想过要做英雄……”

两人手抓着手,一个邪念渐起,一个嗔眉怒眼想脱,拉拉扯扯,来来回回,气氛渐渐发生改变。

少女挣扎不掉,心里又羞又怒又怕,一阵嘣嘣乱跳,但她哪里肯让他得逞,慌忙之中也顾不得多想,忽然躬起,膝盖照直便向他裆部狠狠撞去。

“好狠毒的丫头,竟然攻我要害,想叫我断子绝孙!好,你无情,我就无耻。”楚立羽脸色阴森,见她膝盖顶自己‘小兄弟’,炼体之术急忙运转。

“当!”

酸痛感传来,膝盖像撞到钢铁一样,发出一声沉闷之声。急忙收回腿,她再次震惊,眼前这个无情的人,不但能在尸修与人类之间相互转换,此时竟然还变成钢铁般。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少女脸上一阵绯红,正准备又起脚踢他,忽见他左手用力一旋转,右手又轻轻一拉,身子立即倒在他的怀中。楚立羽不等少女再反抗,双手向前一搂,连带着她的两只小手,从后面把她紧紧抱在怀中。

身为天之骄女的她,从小就极少接触男性,偶尔接触间,每一个人都对她必恭必敬,从来不敢冒犯她一丝头发,今天遇见楚立羽这个邪星,可谓是有史以来第一遭。

在邪星怀里,整个身子粘贴在楚立羽身上,只觉他两手把自己绕的紧紧的,第一次和男子如此亲密接触,心中一阵小鹿乱撞,一股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羞涩之下,已经不能再反抗。

“吼!人生得意需尽欢,今日我便对女当歌,人生几何,解我相思,唯有当下。”

楚立羽搂紧少女后,闻得她发鬓间的清香和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心中也是大感舒畅,暗道:“小妮子,你就不要再抵抗了,说什么今日我也不会罢手的!”把头侧到她的耳边,轻轻呵气吹动她的发丝,挑逗道:“小妮子,是你自己故意蠕动身子,勾引我的,这可怪不得我了。”

少女心中冤枉,暗道:“我哪里是要故意勾……引于你,明明是你自己耍流氓,到头来还这般强词夺理。”羞怩之下,又不知如何开口,只觉得耳边又温热又是麻痒,还传来一股湿润气息,感觉十分异样,娇脸红得发烫,平日里伶俐狡诈、巧口如簧,此刻却手足无措,头脑一片茫然,不知道怎生似好。

楚立羽见少女一时慌了神,知道“小羔羊”已经难逃魔掌,小臂仍旧紧压着她的两手,而两只大手掌便不老实的向她胸前两座山峰捏去。

少女感觉双峰之上忽然压上两只大手,打了一个寒战,顿时惊醒过来,尖叫一声,又要反抗,两手使劲往外抵,无奈被楚立羽双臂压的太紧,根本撑不开他的手臂,于是身子又使劲扭动,就象一条滑腻的水蛇一般。可她这一扭动,不但没起任何功效,反而使得楚立羽更是热血沸腾。

楚立羽双手正压在少女玉峰上,忽见她想要逃脱身体的猥亵,一阵激烈的扭动,也打了一个冷战,暗叫了一声:“好爽!”原本少女翘臀丰满可人,妖娆多姿,光是看上一眼就让人蠢蠢欲动,有一种想去捏上一把的,这时她的翘臀和楚立羽**“小兄弟”紧紧粘贴在一起,这一阵剧烈的上下左右毫无规律的躁动,无非就等于是在替他热身……,

他又如何不心浮气动,如此一来,更是让楚立羽兽意大发。他两臂反而把少女搂夹的更紧,腰部一用力,小兄弟冒死埋着头,死命般往她双臀之间的股沟里挤去。

紧搂下,少女身子想动,也没有一丝可以扭动的空隙,一阵心慌意乱,忽感后面一个坚硬的东西顶着自己的臀部,并还在轻轻蠕动,心中一颤,怒骂道:“你这个无耻大**贼,大流氓,终有一日,我要一剑杀了你。”只是颤抖之下,想起那“东西”又大又热,顶得自己隐隐作痛,自己黄花含苞的处女,又是第一次遇见,不禁害怕羞怩,声音细小,反如呻吟一般,再没有以往的娇傲之气。

楚立羽下身不停,心想道:“骂吧!骂吧!你越骂!我就越心安,小妮子嘴硬吧!等会我就来点硬手段让你尝尝,到时就当你骂我的利息了。”于是坏笑道:“小妮子过夸了,无耻大**贼倒不敢当,做大流氓可自认为绰绰有余。嬉嬉,你还想杀了我?好,那我现在就‘杀’了你。”

少女不懂他的那一个‘杀’字是什么意思,心想只要不受侮辱,就是死了也甘心,毫不犹豫道:“好,大流氓,你快一掌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