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45章 棺中(2)

第145章 棺中(2)

窄小的空间中,一人热血沸腾,一人心堕冰窖,二种不用的心境,猛然的冲在一起。

楚立羽哈哈笑道:“小美人这么急,那好,现在马上就‘杀’了你。”嘴上骤一凑近,狠狠含住少女小巧的耳垂,并伸出舌尖上下挑弄,大魔掌自是不闲着,隔着她那宽大的长袍,攀上两座玉峰,从下至上,又挤又压,有时候还用五指使劲捏住峰头,感觉手感好得无与伦比。

少女的敏感处第一次被人挑逗抚摩,身上一软,如融化了一般,使不上半丝力气,融在他的身上,成了任人摆布的工具,又怕又羞,不由哭道:“你……你这个大……**贼。你……明明说要杀……了我,可现……在又来折……磨我。”因为呼吸不均匀,声音极小,且断断续续。

楚立羽听她哭泣娇滴滴的声音,就似黄莺婉转,玉雀轻喽,更是心中荡漾,性趣横飞,一手毫不怜惜的揉抚不停,另一手从她胸前移到眼帘,拭去她的泪沫儿,仍然不忘得意风趣,轻呢道:“小妮子,嘿嘿,本人今天杀人不用掌,兵器改为‘小兄弟’了。”

他此刻双臂已经放开了少女双手,可少女全身瘫软,也没有力气再反抗了。少女本想说:“那你就快用什么小兄弟杀了我”,她虽然心中如小鹿乱撞、又怕又羞,却并不是吓傻得一片糊涂,大脑还仍然是明朗清楚,忽想到“小兄弟”,脑中一索,顿时明白过来,理解他所说的‘小兄弟’并非杀人的武器,而是他一直顶在自己羞于开口的臀部之物,不禁又是心潮起伏不定,羞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哭道:“你……你骗我,大流氓。”

楚立羽知道少女口中之意,可就要故意歪曲理解,就像情人上床时讲些下流情话,相互逗**一般,哈哈一笑,大声道:“别急,别急,我说话算数,绝对不会骗你,现在我的小弟兄已经斗志昂扬,可以气拔山河了,想必是威力最足的时候了,马上就挺枪来‘杀’了你。”

想到既然是霸王硬上弓,那就离不得强悍刺激,喋喋怪笑,把她失去了反抗、任人摆布的娇躯强扭转了过来,面对着自己,故意学着色急的摸样,狼嘴狂吻她的樱唇,在她白皙的面颊、狐媚的双目、可爱的鼻头上又嘟又舔又啃,“泽泽”声响彻,口水横飞。

少女刚刚哭得哗啦啦的一脸眼泪珠儿,被他三下五下就“吃”了个干干净净,留下的是自己一嘴的潮湿。

光是如此,楚立羽又怎能满足,喘了口气,道:“小妮子接招了!”一手扯断她的腰带,一手又抓住她的长袍,从上到下用力一拉,直把那袍子从颌下领口处一直撕破到大腿的开口处。

长袍一破,立时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小衣和内裤,楚立羽两手也更加邪恶,同时放到她平滑晶莹的小腹之上,一手向上游,拨开棉白色的俏肚篼,一手往下游,直接挑开小裤,向那少女最隐秘的地方游去。

少女先被破了外衣,又被拔掉胸衣,她惊慌失措,却又无可奈何,少女的矜持,自然而然两腿紧闭,顿时成了一个光溜溜的美人鱼。

可她一个含苞未放的少女,那里对付得了楚立羽这个像是久经战场的“士兵”,全身的最敏感之处,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只觉得胸前的蓓蕾和隐蔽处的小樱桃,竟同时被他用手轻轻揉动,惊魂失色下,两腿一阵酸软。忽又感到他那可恶的舌尖,想抵开自己的双唇玉齿,死皮赖脸的往自己嘴里钻,想要咬紧牙关不让“它”进来,可他两手在自己的敏感处突然用力,全身一阵触电般的颤抖,嘴唇启开,嘤呢一声,一不留神又把他的舌头放了进来。

楚立羽意气风发,横扫天下,少女越是“垂死挣扎”,他就越是性致昂扬,口舌双手,交叉相攻,少女第一次接受恶魔的洗礼,又那里忍受得住,他伸手到她双腿中间轻轻一扳,少女紧闭的两腿便不能自主的张了开来。

少女羞到极点,只感对方可恶的舌头在自己嘴里乱绕,追得自己的香舌无处可逃,又感到身上一阵一阵的瘙痒,虽是万分不情愿,但黄花闺女头遭遇见这种天性高手的敏感挑逗,再也难以控制,忍不住轻轻呻吟起来,一对玉峰变的更为挺立,吁吁喘息中激烈起伏,下面也是一片湿润,除了以往上厕所小解外,下方产生了生平第一次的流水滴答声。

“嘿嘿,小妮子,看来你也并非是石头做的嘛。哈,我的小兄弟,你等不急了吧?你我血肉相连,本尊可也等不急了,本尊现在就让你展开光荣的征途。”楚立羽嘿嘿**笑,怪语连天,撑到现在早已迫不及待,三下五除二就脱掉了身上的衣物,然后把削的精光的少女抱得紧紧的,压在下方,欲要让‘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巨棍,以一个强悍的姿态和气势,狂野的冲进那湿润幽香满桃园的圣地。

少女第一次**就遭遇此烈血恶汉,可谓是又幸运又悲惨,惨叫一声,痛的全身僵硬了一般,几乎哽气晕了过去。

楚立羽伸手往下摸,抬起手来,看见掌心一片嫣红,心中骤然惊疼,暗道:“此女竟然还是一个正宗的妙龄处女。”心中一软,不忍在强来猛去,但射出去的利箭不到力衰气竭,又怎么能够强收回来,于是耐下心来,轻轻柔柔,慢慢精挑细磨,心中衡量情势,该慢就慢,该快就加速,仿佛对待初恋情人一般。

这样一来,少女初时疼痛,渐渐消逝,可内心恨极了楚立羽,只想要把他千刀万剐,可随着下面进出,快慢配合,心中忽涌来一种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充实,虽是怨恨冲天,也忍不住暗想:“这大流氓这么这么……这些丢脸的事儿。”

后来她竟渐渐无法抑制,禁不住浪声哼叫了起来,不由自主,由被动变成主动挺腰耸臀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两个时辰,也许是三四个时辰,或许是整整半天,楚立羽终于沉喝一声,忍不住**四射,而此刻的少女,下身**溢一片,满脸潮红,微闭着眼睛喃喃呓语,处于连续、泻身后的半昏迷状态。

楚立羽抱着光溜溜的少女歇息了片刻,见胯小兄弟垂丧着脑袋,如死了一般,嘿嘿一笑,体内灵气一转,顿时神采奕奕,没有了丝毫疲倦的感觉,小兄弟也立马改头换面,从新傲立起来。

“哈哈,死灰复燃,今日,便要大杀四方,反正一次也是做,二次也是做……”自我嘲笑了几句,又欲再凌辱少女一番,忽想起如今的处理,不由得“杀”意渐退。

穿好衣物,看了看怀中少女,她第一次被迫享受这**的事儿,眉宇之间微有恨意,脸色之中却是兴奋的娇红,如若还在神游一般,楚立羽心道:“今天且到这里了!”话罢,随手拿起少女的一物扔进储物袋。

楚立羽见少女被自己折磨的昏迷过去,大是得意自己的“小兄弟”强大,自言道:“有此天生神物,应当好好珍惜,莫待小兄弟枯萎后,回首前尘,一片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