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46章 尸城

第146章 尸城

单掌抵在她的背心,缓缓传送出一股灵气。少女迷迷糊糊中直觉得一股暖流传入体内,不由精神一震,脑中也清新了很多,微微睁开眼睛,立即看见一副邪恶的面孔,大声尖叫一声,又哭又骂,两手乱抓乱舞,双脚胡蹬乱踢,大叫“死流氓,臭**贼,我恨你。”完全失去了理智,没有半点以往的镇定。

楚立羽不料她一番**过后,会这般激动,倒被弄了个措手不及,脸上被她狠狠抓了一爪,觉得一阵刺痛,顿时出现五条血迹,急忙又使劲把她箍搂在怀中,惊吓道:“好野蛮的小妮子,你看看你自己,衣服都还没有穿,刚醒过来就这么猛,难道还想我发威不成?”

少女脑轰然一响,低头一看,见自己果然还一丝不挂,想起刚刚的经过,羞恨纠缠、甜苦纠集,一时千头万绪,再也生不出撕打之意,又扑在他怀里呜呜哭了起来。

神圣的第一次没有了,竟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她很委屈。这个无情的人,也不问自己叫什么名字,一看就是那种不想负责的人。以后如何是好……

“别哭,别哭,只要你温顺一点,听我的话,我以后对你好就是。”楚立羽见她哭的伤心,自己发泄过后,倒是有些不忍,忙又出言安慰。

少女哭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脸上泪迹尤在,狠声道:“大流氓,谁要你对我好,我恨死你了。”

楚立羽苦笑,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叹道:“你这丫头上辈子真是驴子变的,又倔又强。”心想:“你恨我那是你的事!”

少女秀眼一瞪,仍在轻轻抽泣,白皙的双肩微微耸动,一副楚楚动人的凄伶摸样,不过语气却很是肯定,愤道:“你这般糟蹋我,终有一日我定杀了你。”话刚说完,脑海一波,不知为何,竟也随着楚立羽的思维把说出的话往歪处想,心想他刚刚才“杀”了自己一次,自己却又要叫他再“杀”,忍不住脸上潮红,神情难堪。

楚立羽一时间却没想到她脑子里转得有这么快,早知道她倔强坚硬,怪声一笑,忽然用舌头在她鼻头上一凑,魔手在她玉峰蓓蕾上轻轻一转,如拧螺丝一般,道:“不管你以后如何对我,现在起你已是我的人。我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

少女触电般全身一麻,轻吟了一声,本来很害怕,可忽想到自己已经被他糟蹋了,也不害怕了,心中一横,羞涩的把**反而向他脸前一挺,咬牙道:“你就算折磨死我,我也不会跟你的。”

这一下楚立羽大出意外,心中一荡,暗道:“好一个浪骚小妮子。”送上眼前的便宜不要白不要,吻了一下她的玉乳,故意嘲道:“我的小妮子,哈哈,难道上瘾了?”

少女羞的无地自容,鼓起了决心,任他出言羞辱,也坚定不移,想到:“不管你说出如何下流的话来激我,我都不在理睬你。”于是双眼斜向一边,不去看他,嘴唇也紧紧闭起。

楚立羽看着她那惹人怜爱的摸样,心中暗笑,一双魔手,开始攻城掠地……

少女花容失色,她虽然聪明,却也想不到这煞星用这等下流手段,一时慌了神,脱口大骂:“你……你这么龌龊的招数也用的出来,真是……无耻。”

楚立羽自然不会用这下三滥的手段,只是想吓吓她而已,从内心来讲,就算真要他这样做他也舍不得了,故意不以为意道:“小妮子,你终于说话了,在你面前,我无耻也不是一次了,你再不理我,我就要开始“进攻”了?”口气中好似在商量,其实是在恐吓。

闻言少女吓得微微颤抖,眼前这人打不死,渚不烂,真是个恐怖的家伙。

嘴上虽这么说,可她的心里竟渐渐的变得不再讨厌这个家伙,甚至于还有点喜欢依靠在这个温暖的怀里。

这个夺了自己第一次的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尸皇,这片区域就快通过了,你准备一下。我这就放你出来。”

就在此刻,棺材的速度慢了下来,忽听惠茜的叫喊传来。

二人都是耳灵之人,立时就听见了,少女娇躯巨颤,此刻清白荣誉要紧,还那有时间去和他斗气斗嘴,不能镇定,急道:“你快把衣服给我,我理你就是了?”

楚立羽得意道:“刚刚还那么镇定自若,现在急了吧!”故意不把衣物给她,嬉笑道:“你骂我这么久大流氓了,现在叫我一声‘好夫君’补偿一下,我就把衣物给你。”

少女脸色一寒,恨他都还来不及,哪里叫的出口,可如今棺材完全停了下来,她再也不敢想那么多,万分不情愿道:“好夫君,好夫君,好夫君。”一口气连续叫了几声,

俏脸早就变得嫣红。楚立羽兴奋的捎耳抓腮,舒畅道:“真是好妮子。”也不想她春色外泄,让别人见看,忙把一边的衣衫塞进她手中。

少女接过衣衫,娇羞道:“这衣服被你撕成了如此摸样,怎么遮挡得住?”

忽然一道光线射进来,嘭的一声,棺盖一飞而起,心下一惊,急忙把衣衫穿在身上,速度快捷无比,两手拉住衣布,左右成“十字”折到胸前,紧紧用手压住,犹如穿睡衣一样,只是双手紧压胸前不敢放,若稍微一松,衣服就会向两边飘开,泄露自己神秘的所有春色。

她穿好衣衫后,两人跃了出去……

浮现瞳孔的景象让二人的表情瞬间僵立。

眼前的天地一片漆黑,一道道水桶粗的魔烟冲天而起,在虚空中与死气汇聚,化成一具万丈死物,这死物头生独角,魔发顺风飘舞,小山似的魔目,闪烁着淡淡紫光,四颗十丈尖牙冲出紧闭的嘴角,阴森恐惧。

一双双人头大的“小”眼睛遍布全身,六手,六足上长满漆黑骨刀,这大恐惧了……

惊天死物下,一座死城狂野地冲击着视觉,高约十丈的城墙全是用骸骨彻成,这些骸骨大的有千丈无名尸骨,小的有拳头般的飞禽走兽……

城池正中央,千颗人头骷髅上,滔滔不绝的死气与魔烟翻滚而出,形成二个血红大字“尸城”

尸城上数以万计的死物手持骨刀,如石化般站立不动,配上时不时一队队死物蹋着整齐的步伐经过……

“尸城”当真可称得上天下不破之城。

“呀!”

恐惧的一幕,吓得女子急忙拉住楚立羽的手,这里全是死物,唯一还有点不接近死物的就算这个无情的家伙了。这一刻她真的怕了……

经过棺中一事,楚立羽心中已把这女子当成自己的女人,感觉到柔软无骨的手颤颤发抖,他用力握紧了小手,安抚着那颗小鹿乱撞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