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50章 阴阳尸府

第150章 阴阳尸府

(道歉,道歉,道歉,昨天电脑坏了,没能及时更新,等修好后,存下来的章节竟然全没有了。好无语的同时又想哭,只能马不停蹄的重写。现补上!还是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小弟再码字争取等会还能有一更。)

*****

整片天地一阵颤抖,树上的骷髅一阵盘旋,形成四个大字“阴阳尸府”。金银二种光芒大闪,旋即巨树从中一裂而开。露出里面用白骨彻成的骨梯。

楚立羽一闪落到骨梯上,骷髅树缓缓合上,彻骨的寒意从脚底涌上,他浑身一战,巨树合上的一刻,金银二种光芒陡然从上到下亮起。

刚好骨梯的一边是金色,一边是银色。楚立羽站着的骨梯正好是金色的一边,金色的光芒很温和,使楚立羽因杀伐而近似麻木的心,悄悄地露出人性的光辉。这一刻,他忽然感到人间充满了正义。无穷无尽的“阳”字陡然浮现在金色的骨梯上。

略微犹豫了一下,他迈向了银色骨梯的那一边。银色的光芒很狂暴,一股寒气猛然从心中冒出,滔天的恨意狂涌,他的双眼瞬间变成了红色,无穷无尽的杀意笼罩,他有种杀尽苍生的念头,他觉得人间本是邪恶,不是杀人便是被杀,要想永生,唯有杀尽苍生。此时无穷无尽的“阳”字陡然浮现在银色骨梯上。

两种不同的道路,楚立羽选择了后者。他顺着银色骨梯而上,无穷无尽的“阴”字没入他的心田,没入了他的骨头甚至灵魂……

穿过长长的骨梯,眼前豁然一亮,万丈的府顶上,一轮金色太阳与银色月亮,高高悬挂。金银二种光芒从“太阳与月亮”弥满而下。形成截然不同的二个世界。

府邸一共有九九八十一层,每层高约九十九丈,除第一层没大门外,其它八十层的大门皆是一个倒立的棺材,楚立羽如今在的位置正是第一层。

第一层尽头处有张三丈金银大椅,椅中有三个显然的大字“天尸椅”。

靠近一看,楚立羽险些尖叫,这大椅竟然是用九百九十九块极品灵石彻成。

“极品灵石”

不是说世间极品灵石几乎灭绝了么?

极品灵石种种的功能掠过脑海,这一刻,楚立羽怦然心动,急忙上前向一块抠去。

“一下!”

“二下!”

“三下!”

…………

“二十八下!”

楚立羽汗颜了,他的力气已从三分提到了十二分,由于用力过大,手都酸痛了,可极品灵石却丝毫不动。

极品灵石说什么都要得到,他心中一狠,手中火光一闪,火云剑如同灵蛇般出现。

“混小子,想毁了本王的王位么?你敢那样干的话,当心本王出去后,把你砍碎拿去喂僵尸。”

阳阴天尸怒火中烧的声音响起。

楚立羽吓了一跳,急忙收回火云剑,陪笑了几句,向第二层走去,他心想等老子修为上来再取不迟,反正极品灵石没脚!

来到第二层,楚立羽一点眉宇,金银二种光芒飞卷而出,往红棺上一照,棺材一飞而出,飘出三个大字“修炼屋”

迈步进入,只见一个巨池里面血水翻腾着,金银二种光芒笼罩在血池上,保持着“血”的新鲜。

血池旁一个巨大的黑色棺材狂野地冲击着视觉,精纯的阴气与死气飞卷而出,在虚空化成一块三丈莆团。树壁上浩浩荡荡的魔烟呼啸着向莆团飞来。

楚立羽犹豫了一下,飞到莆团上盘膝坐下。

阴气、死气、魔气立马像找到突破口般,如同长江大浪向他澎湃而来。

三种霸道的气体在其体内奔腾,尸王霸道功法运转间突飞猛进,良久后楚立羽窄然眼开双目,急忙从莆团上飞下。

在此修炼一刻,相当于在外修炼一月,这速度大恐怖了,但楚立羽修为大低,在莆团上炼修半个时辰已然支持不住。

刚才他强行修炼,但立马便有魔气攻心,要不是紧要关头,阴阳天尸将他唤醒。他将永远的迷失自我。

魔化后虽神通滔天,但没了自我神识,这显然不是楚立羽追求的。

楚立羽心里牢记下修炼时间的极限,便退了出来向三层走去……

如此这般,每一层的东西皆是世间少有。珍贵之极。

开始时楚立羽还对这些奇珍异宝,好奇之极,怦然心动,可随着越来越多的奇珍异宝狂野地冲击在视线神经上,他已然麻木。

……

“三十八层,丹药室。”

望着从棺中飘出的三个大字,楚立羽麻木的心再次死灰复燃。此时,他腰间的低阶储物袋已然换成了高阶储物袋,里面鼓鼓的似乎装了不少好东西。

棺盖飞起的刹那,他立马冲了进去。

此层中间一个三四十丈的巨鼎,忽然闯进他的瞳孔,“阴阳”二字遍布鼎壁,剌骨的寒气从阴阳二字中延伸而出。

洞壁四周药架整齐有序地排列。各色丹瓶遍布其上。

陡然一股惊人的寒气从阴阳鼎涌来,他打了个寒战,正想抵御之时,寒气陡然消散得无影无踪,随之而来的是滔天热浪。

炽热的高温下,虚空都有些虚幻了起来,要不是楚立羽长时经火云剑淬体,此时便已然忍受不住。

一点眉宇,金银二种光芒笼罩而下,他开始把注意力移到药架上。

“增力丹;天灵丹;……复灵丹……”

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楚立羽急忙寻找起筑基丹来,药架上的种类异常多,不过他并不着急,一样样细心看起来,半天下来,他已经把数十种丹药装进了储物袋。

看着所剩不多的药架,他的心一下紧张了起来,速度也随之快了许多,此地的药丹虽然异常珍惜,但皆不是最想要的。修为不上来,一切都是免谈。

“没有,怎么可能?”

把最后一瓶丹药放下,楚立羽傻眼了,他没想到千辛万苦要找的筑基丹竟然没有。

“也许刚才看得大快了,没有看清?”自我安慰一句,怀着失落与希望再次重头寻起来。

…………

“一次寻找后没有?他眉头皱了皱。”

“再次寻找下来还没有?他感到心在滴血。”

“三次下来依然没有?他急得白眼一翻倒了下去。”

如果说刚才有点粗心大意,加上被众多丹药吸引,没能看清尚能说得过去。可如今他专门只找筑基丹,一口气便找了三遍,结果没有?这也太逗了吧?

“操,尸女。你玩我是么?你这里没有筑基丹早说吗?害我跑了大老远的路,几乎还送了命。我跟我没玩……”

进入神秘空间,寻到阴阳天尸后,极少说粗话的他,也忍不住的发起飙来。

“老兄,你放尊重一点好么?没有就没有吗?用得着骂人么?我三千年前筑基的时候,明明看到药架上还有一瓶的吗?”

“三千年前?我靠?如果没有筑基丹,你整个洞府的东西我都要了?”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你……”

阴阳天尸心里窝火之极,按照她的脾气平时谁敢有丝豪的不尊敬,可如今进入这该死的笼罩空间,不但处处受制,还要受一个乳臭未干小子的气。如若不是要依靠这小子方能出去,她早一掌拍死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