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53章 斩杀结丹修士

第153章 斩杀结丹修士

(求推荐)

楚立羽面色如常,嘴角露出冷笑。在那铁链射来的瞬间。一点阴阳盒,三具死灵中的一具立刻一飞而出,一拳把铁链崩碎。

与此同时火云剑闪烁而出,四周三丈之内的电网。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火云剑闪烁着连续进攻数次,铁网立刻碎裂不堪。

至于炎彬,楚立羽右手之上蓦然间出现一把骨刀,散发出阵阵寒气。在那骨刀出现的瞬间,炎彬终于面色大变,立刻退后惊喜道:“法宝,这小子既然身怀二种法宝,看来这次我才是最大收获者。”

但紧接着,他看到楚立羽左手闪电般的点了一下那古怪的盒子。两侧忽然出现二具死灵。可怕的魔风呼啸而来没入其体内。他浑身一震。

神识震动,造成他的身子略一停顿。如此之下,骨刀无声无息击中他的胸口。击中之处,黑芒迅速蔓延而上,炎彬嘴角鲜血涌现,身体迅速后退,一直到光罩顶三十丈范围后,这才停下身子。

他双手掐印,连点胸口数下,口中更是服食数粒丹药,低吼几声后,扩散了半个身子的蓝芒慢慢倒退到食指处,砰的一下从他的食指被逼出。

骨刀闪烁,颜色一变,飞回楚立羽手中。

至始至终,楚立羽都未主动出手,只是站在百丈外,冷笑不已,眼中闪现讥讽之色。

众多宝物在手,纵然是结丹修士又如何。只要不是元婴期老怪,他楚立羽便敢一战。

炎彬拍点胸口地手,停了下来,盯着楚立羽,沉默少许后,忽然道:“你手中的骨刀,和盘旋的火剑真的都是法宝!”

楚立羽面无表情。眼中红光越来越浓。

炎彬此时面色阴晴不定,空有一身修为,面对一个炼气期修士,竟被吓得不敢动手,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若是僵持下去。吃亏的一定是他。锁兽大阵的时间是三柱香。现在已然耗费了一半时间。到底该何去何从。炎彬心底计算一番。

原本他打算让众人困住对方少许。只要仅仅些许时间。他便可立即出手。一举杀死对方。可门人居然心生惧怕。不敢上前。真是恨铁不成钢。

此时骑虎难下。他盯着楚立羽。沉默不语。

楚立羽扫了对方一眼。眼内讥讽之色更浓。正想动手,炎彬暗叹一声。身子向后退去。落在光罩顶端之上。他深吸口气。平淡的说道:“罢了,这袋灵石送你,小友应该知足了吧!”说着他一拍储物袋,一个小袋子向楚立羽缓缓飞来。同时脚下轻点光罩。阵阵灵力从他体内迅速流回光罩内。

一圈粗大的灵力光环。迅速向下蔓延。炎彬的身体。也随着灵力的流逝而颤抖起来。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慢慢的他的表情越来越痛苦。胀大的身体慢慢萎缩。最终喘着粗气。半跪在光罩上。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年一般。

楚立羽目光闪动。看了看炎彬。又看了眼手中小袋。蓦然他双眼瞳孔一收。二话不说猛然退后数丈。

在楚立羽身体后退的瞬间。他身前立刻出现一道炎彬的残影。那残影全身化作一道剑光。以极快的速度。瞬间刺向楚立羽。

楚立羽地速度已然很快。但仍然不及飞剑。在退去超过二十丈后。那飞剑一闪。刺向他的胸口。飞剑的速度太快。几乎比瞬移也不遑多让。

电光火石间,飞剑刺在他地胸口上。在这一瞬间,淬体术急忙运转。飞剑猛地一顿。

楚立羽右手两指快如闪电。仿佛是钳子一般。夹在了剑身之上。

楚立羽面色阴沉。对方这飞剑防不胜防。幸亏他距离超过百丈。从飞剑射出。到临近。多多少少有一丝延迟。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飞剑轻颤几下。立刻从中心位置碎裂。一股火焰从剑内散出。无声无息地包裹整个剑身。很快便化为灰烬。

在那火焰出现的一刻。楚立羽两指松开。火红的双目盯着光罩上的炎彬。

炎彬眼露遗憾之色。一闪重新出现在楚立羽面前,这最后一击。是他的杀手锏。也是秘密。

“炼体者?”

“剑修?”

二人脸上震惊之色浓郁。

炼体者,身体强悍程度匪夷所思,据传修炼到巅峰时,能拳碎虚空。甚至空间法则也耐何不了其分毫。不过把炼体术修炼到如此境界之人,修真界似乎从末有过。

而剑修在上古时期修炼者中颇多。只不过到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只修一把飞剑。而是把飞剑作为自身的法宝之一。

剑修者。无论是速度。还是攻击。都要比寻常修士高出数筹不止。同时。剑修口诀也是众多。只有习到顶阶口诀、并且得到一口极品飞剑。才可真正地发挥出剑修地可怕实力。

炎彬的剑修口诀显然不佳。飞剑地品质也是寻常。否则的话。凭借剑修强悍地攻击力。以他结丹中期的修为。定然早就可以横扫天下。成为元婴期下第一人。

单打独斗,他的飞剑尚可出奇制胜。但若是敌人一多。无法分散攻击,他就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楚立羽杀意狂涌,一点骨刀与火云剑,二样法宝猛然向炎彬攻去,三具死灵也心领神会地一涌而上。

在二样法宝与死灵的猛攻之下,炎彬支持了片刻便被火云剑烧成了虚无。

整个过程竟无一同门之人敢出手。

炎彬一死。群龙派之人脸露恐慌之色,缓缓后退,以炼气期修为斩杀结丹修士,眼前之人太可怕了,他们生不出丝毫的对抗之心。

炎彬的身亡。楚立羽的杀意不但没有消退。反而更浓。修真的世界没有对错。有的只是弱肉强食。为了生存下去。只有把一切威胁到自己的根源打断。他能想象得到。若是自己不斩尽杀绝这些人。那么想必等待他的。将是群龙派无穷无尽的追杀。

若想保护自己。那么就要让所有人知道。他是一个不能招惹的人。一旦招惹。后果将会很严重。

一声惨叫陡然从光罩内传出,楚立羽内心一震,动若雷霆,在虚空拉出一串残影,出现在光罩壁上,往里看去。

在他飞来的刹那,光罩壁上的修士,惊恐飞离。

庞大的光罩内,一只长相奇特的怪鸟双腿被数十根七彩铁链穿体而过,血液汩汩流出,模样颇为悲惨。

每根铁链二头皆是数名修士把自身灵力传到铁链上,一圈圈灵力光环不断涌向怪鸟,形成一个光网,牢牢罩住怪鸟。

怪鸟虽死命挣扎,耐何却始终逃不出生天。

不远处数十名修士在施法困住一头红色巨猿。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咆哮不断响彻。

巨猿咆哮如雷,一圈圈红色音波狂涌而出,震得数十名修士,脸露惊恐之色,甚至有数名筑基修士立马被音波当场震死。好在数名结丹修士的主持下才不至于乱了阵脚。

另一块空地上,数十头妖兽被七彩铁链五花大绑着,其中有些胸口处穿了个碗口大的血洞,似乎是被人生生掏出内丹而亡。

作为此战代价,地上每隔数丈便有一具具死状惨厉的修士尸体。

远处一块青色巨石上,一位中年男子带领数十名似乎并非群龙派的修士,脸露可惜之色的望着整个场面。他万万没想到此山竟有一头结丹巨猿,害得门派弟子死伤过百。

这是他第三次败下阵来了,等会轮到上阵之时,说什么都要把这只巨猿拿下,只要生擒住巨猿,那么这次的失败便是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