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57章 离别

第157章 离别

白天狼看到楚立羽表情依然冰冷,心头立马哆嗦几下,狠狠的一咬牙,说道:“前辈,晚辈愿终生听命于你。”说完,他又连忙看向女子,哀求道:“您一看就是德高望重之人,前辈,您劝劝你夫君,放了我吧!我家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的孩子…”话罢竟呜呜痛哭起来。

女子俏脸微红,偷眼瞄了楚立羽一眼,看到他表情冰冷,不由得心底一叹,低头不语。心想你这人什么人不好惹,偏偏惹这煞星。

楚立羽冷眼盯着白天狼,双眼内的杀意丝毫不减。白天狼一直眼巴巴的观察楚立羽的反应,此时暗叫不好,他深知三级妖兽的利害,自讨即便是逃,也定然难免一死。

惊惶焦急之下他连忙一点眉心,灵血,蓦然间从额头飘出,灵血一出,白天狼的神情立刻萎靡起来,体内灵力波动的厉害,修为隐有跌落境界的迹象。

灵血从白天狼眉心飘出,散出阵阵柔和的光芒,楚立羽神色如常,看了白天狼一眼,左手一召,灵血立刻飞入他手心。

略扫一番后,楚立羽不假思索吞入口中,灵血立刻进入他的识海,被神识包裹住,此时他只需心念一动,白天狼即刻就能死亡。

同样,若是楚立羽身故,那么对方也难逃一死。

白天狼也是被逼无奈,他知道对方不可能轻易放过自己,很有可能直接杀死自己,这才无奈之下,为保性命,主动献出灵血。待看到对方收下后,他慌乱的心绪,这才缓和了一些。

楚立羽冷淡的扫了他一眼,冷言道:“你原来干什么的,便去干什么,需要你时自会通知你!”

话音末完。惊风闪电般向前掠去。刚才一顿的功夫,楚立羽发现后方的追兵已然接近了不少。

“是”白天狼目送楚立羽离开后。才敢擦去额头地冷汗。他心底苦涩不堪。但表面上却不敢有任何表露。生怕惹那煞星回头起杀祸。

想起这几月在千虫林的生活,女子有种如梦似幻般地感觉,这一切与她之前的生活有着天壤之别,差异巨大。

以前的她,每日里除了钻研阵法,就是炼制丹药,偶尔出门一趟,也是结陪同行,从没遇到过多少危险。

再加上她天资聪颖,尤其在炼丹与阵法之上更是难得一见的奇才,颇受长辈喜爱,对她爱护有加。在门派内,追求她地同门颇多,只不过这些人却无法让她心动。

“他是一个冷血地人……”女子看着楚立羽,心底叹息。

女子心中泛起苦涩的味道,这味道越来越浓,最后扩散她全身。楚立羽急速飞行中,眉头微皱,陡然看了她一眼,沉吟少许,冷声道:“你走吧!他们追杀的是我。”

话罢,一点眉心,女子的灵血一飞而出。

女子小心翼翼接住灵血急忙吞下,心中惊喜交集,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卷玉简,脸色一红道:“这个给你,走前可否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接过玉简楚立羽随手扔进储物袋中,平淡的说道:“楚立羽。”

话罢,一拍惊风,惊风的迅速一下暴涨的同时一股甩力诡异浮出,把她甩得横飞出去。

望着远去的身影女子一阵失落。

天旋印现世的消息,波及太快,凡是千里内的修士,均都知道了此事,一个个均都是,四处打探消息,渐渐的,半空中的修士越来越多。

由于修士太多,所以飞行速度难免有些下降,楚立羽心有不耐,心底冷哼,看着几乎所有修士看到天旋印的眼中均都是露出贪婪之色,这让他杀心渐起。

起初他还以为天旋印只是件一般的法宝,如若是这样不要也罢,可阴阳天尸忽然告诉他一个有关天旋印的惊天秘密。他立马心动,虽说这秘密不一定是真,但他怎会错过这种天大的机遇。只要能进入那里,便可得到那几样东西,到时实力与修为都将大幅度上升,这离报仇又将进了一步,想必那些想得到天旋印的人,也是和他一样为了这个秘密而来。

在他后面远远跟着的人,目光闪烁,显然不怀好意。

楚立羽心底发毛,虽说惊风的实力相当于结丹中期修士,但后面跟着的修士中,比惊风修为高深的众多,甚至一些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老家伙们也都一一现身,远远的跟着。

楚立羽暗警惕,暗道若是再这么下去,难保不会引起百万里之外的修士注意,到那时,是否会有元婴期修士前来,都很难说?

楚立羽眼中寒芒越来越重,望着阻挡在前方的一批筑基修士,,嘴角露出一丝阴寒的笑容,声音如冰川之风,远远向四周传递开去:“三息内,还留在此地,死!”

说完,他一点阴阳盒,数万尸峰狂涌而出,向前呼啸而去。尸蜂杀死筑基期修士根本就如同捏碎蚂蚁般简单,一个个惨叫而亡,余人更是面露从未有过的惊骇,纷纷遁走。但这些逃遁的修士往往没逃多远,便会被尸蜂一涌而出,争吃一空,鲜血四散而亡。

这一刻,凡是在楚立羽前边的修士,内心早已不再是贪婪,而是深深地恐惧,

“这人手中的盒子怎会如些厉害?”后面渐渐追上的修士中,一干瘦老者,目睹楚立羽一点盒子之后,无数尸蜂飞出的景象,心有余悸的说道。

“还有那把火剑,我从来没见过如此诡异的飞剑,它居然可以瞬移!这可是极少法宝才能拥有的神通,这飞剑的品质,绝对不是一般的法宝。”

“哼,你们注意没注意到那煞星脚下的妖兽,那可是三级妖兽,你们若是还存有贪念,那是你们的事情,令某现在绝不参与进去,告辞!”其中一名六旬修士,眼神盯着惊风,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说完话后,对着众人一抱拳,匆匆后退,一拍储物袋,扔出一把飞剑后。坐在上面。如流星般冲天而去。向着远处遁去。

其余的修士,一个个沉默不语,忽然一人开口说道:“老夫寿元将尽,得到天旋印,这是唯一活下去的机会。到时进入三旋天。老夫只要寿元丹,其它的绝对不会染指。难道大家想错过这天大的机缘吗?”

“我也是如此,老夫寿元也将近,若是不能在百年内提高境界……所以这次,说什么也要把天旋印抢到手!”站在最后的一个面部充满皱纹的老者,深吸口气。缓缓说道。

说完,他身子一动,化作一道白芒向楚立羽冲去。

余下修士一个个闭口不语,但目光却紧盯二人,观察事态发展,若是二人有哪怕一丁点地成功把握,他们便会立刻冲击过去,同样,若是他二人无望,他们都各自决定。将会果断地放弃与那人为敌。

楚立羽把三具死灵放出平淡道:“现在开始,你们可以尽情吞噬。”

三具死灵近日来吞噬了无数修士,已然生出血肉,除了没有生机外,几乎与常人一般无二,修为也在这几天疯狂的吞噬中达到了结丹中期。

三具死灵修为高此许的被楚立羽命名为老大,其次老二,最后老三。

三具死灵出现,瞬间扑向一旁正在疯狂逃命地筑基期修士身上,那些修士身子顿颤,抽搐少许后,身子迅速枯萎,最后变成一具骷髅,三具死物发出狂喜的咆哮心道:“舒坦,跟着主人的日子太爽了。”

追来的老者,蓦然间眼内瞳孔猛的一缩。一只血臂忽然从他胸口中一穿而出。眼前闪出一具没有任何生机的冷漠男子,他正想说些什么,可却无法张口,紧接着他瞳孔一缩迷糊间竟看到了自己的后背,旋即二眼一黑,人事不知。

此人虽没看清怎么回事,但后面的修士却清楚的看到,他的头颅被一冷漠男子生生扭下,大口吞噬起来。

那名追来慢些的修士仓惶遁走,可尚未飞出多远,另一冷漠男子瞬间出现在他身后,冷漠男子正想扑去,那修士胸口陡然出现碗大的伤口。旋即一只血臂一伸而出。

冷漠男子心中冷道:“老二,你这浑蛋,这是我的食物你知道么?竟敢抢老子的,还当不当我是你大哥。下次再跟我抢,别怪我不念手足之情。”

其余修士察觉到异常,回头一看,一个个立刻面色大变。纷纷祭出法宝,如临大敌般盯着楚立羽,但却不敢抢先出手。

楚立羽扫了如下五人一眼,冷声道:“滚!”

五人收起法宝极速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