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59章 漩魔风

第159章 漩魔风

震动越来越大,一些碎小的石块渐渐脱落,洞穴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楚立羽心里决定,这些家伙攻进时,便让阴阳天尸控制身躯,那样一来这些家伙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到万不得已,他实在不想用这个办法,上次采用此法后,他的修为竟有隐约跌落的迹象,不但这样,他脑中还隐隐产生一股死念。尸化着他的躯体,虽然修仙之人不在乎嗅皮囊,但人体发肤于父母,因此他异常珍惜。

楚立羽拿出阴阳盒,眼神眯起。这阴阳盒虽说可以收下数十万死物。但遇到结丹以上的修士作用并不大。

摸着阴阳盒。眼神寒芒更重。他冷笑着。心底盘算一旦有天突破元婴。那么这阴阳盒,就有了用武之地。到时收下一些尸王级别的死物,足可纵横天下。

外面的轰击声更重。几乎有种就在眼前的感觉。洞府已然出现坍塌。石块纷纷脱落。外面的迷雾。也渐渐稀少。随时可被破掉。

楚立羽至始至终神色平淡。如今他灵力尽复,他们破阵尚要些时间,闲来无事,他拿起女子送的玉简,神识通过手涌向玉简。女子的声音不断涌来。

“师兄,洁儿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几月来你也不曾说过,想必你也不知道我的吧……洁儿恨你,恨你霸占了我的第一次,可也喜欢你,喜欢你的冷漠,你的无情……这几月的相处,洁儿此生不会相忘…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将会是最后一个……洁儿是一个很注重情感的人……尽管你无心……可我已当你是我的……男人…不过既然离别已成必然,希望你有空闲时,也能偶尔想起我,若能如此,洁儿心足……”

拿着玉简,耳边听着话语,脑着想着此女,楚立羽沉默了。

石府轰的一震。石块更加快速的落下。外面的迷雾早已消散。只剩下一些寒气所化的凶兽挣扎着。

刘森挥动巨峰,不断的向下砸落。他余光一扫。其他修士均都是面带兴奋之色。控制法宝对这山峰的大阵展开强行进攻。

他嘴角微动。望向一丑说道:“阴妇,那小子给你采阳如何?像这等极品可是万中无一哦。”

阴妇,肤色黄肿,嘴角裂开,右脸眉眼虽在,却生了一颗硕大脓疮,抑且背脊佝偻,胸前的二团肉球异常庞大。似乎只要轻轻一顶便会破衣而出。

她双手托起“双峰”使劲摇了摇,顿时波涛汹涌,露出一排黑牙,咯咯笑道:“那就先多谢刘森道友成全了,你们可别跟我抢,不然老妇就和你们睡上一觉,保证让你们终生难忘。”

闻言,男修士瞬间脸色大变,急忙向后退了二步。

刘森冷汗直流挤出一丝笑意,挥动巨峰再次砸落。说道:“这小子区区炼气期大圆满修为。就有如此神通。能杀了结丹修士。不简单啊。想必那方面的功夫,也是天下一绝,他绝对能够满足得了你。”说完。他目光闪烁。心底暗道:“小子,你受苦的日子就要来临了!”

阴妇心底兴奋。那小子她刚才匆匆只看一眼。便立刻内心痒痒起来。当下放了言辞。阵法迷雾渐渐稀少。寒气幻化出的雪猿。也只剩下了一头。且大小缩减到二十多丈。刘森右手一抛,巨峰立刻缩小。化作巴掌大小落在它的原主人李誉权手中。

抛完巨峰后。刘森低喝一声。身子一跃而出,来到雪猿身旁。双手合十。拉开时一道电网出现。罩在了雪猿头上,大喝道:“碎!”

雪猿悲鸣一声。身子立刻消散。与它一同消失的。是整个旋冰阵的最后一朵雪花。旋冰阵威力虽大。但在十几个结丹期修士的强行破坏下。终于在拖延了二天后。被破除掉。

若是楚立羽在阵中主持,这大阵断然不会如此快就被破掉。

大阵一破,露出了山脚下一个破碎不堪的洞穴。这些修士立刻一拥而上。整个石府。再无任何防御。**裸的露在众结丹修士眼前。

一头怪鸟,蓦然间出现在洞口。它羽毛竖起,发出声声吼叫。

刘森看了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此时那最早追击的修士李誉权。立刻直勾勾的盯着惊风。桀桀笑道:“没想到这小杂种竟然有此灵性的坐骑。这怪鸟归我,如何?”

众人眼神在怪鸟上一扫。点头不语。此时李誉权身子一闪而出。向着惊风抓去。

但就在这时。李誉权蓦然间惨叫起来。声音异常凄惨。

他口鼻鲜血喷出。七窍随之涌现大量血液。身子如同被一股大力撞击般。狠狠的抛了出去。但尚未落地。便又被一股无形之力抓回。头部砰的一声。化作一道血雾。只留下一具无头的尸体。他神识破碎。金丹飞出,从惊风身边一闪而过。落入洞内。

“好了,等了那么久你们总算来了,今日便让我送你们下地府团聚。”

一个极度冰冷的声音。自洞穴内传出。紧接着。修长的黑影。慢慢从洞内浮现。渐渐展现在众人面前。

他一头黑发。面貌冷峻。眉宇间“太阳与月亮”散发出金银二种光芒。他就仿佛是一块万载不化的玄冰般。屹立在天地之间。

一股仿若遇到天敌般的揪心之感。如同怒海巨浪般冲击在场每一个修士的心神。这是一种来自灵魂的颤涑。仿佛在这一刻。他们面前的此人化身成洪荒巨兽。

阵阵来自灵魂的波动。让在场之人的识海。纷纷掀起大浪。甚至出现碎裂的迹象。翻滚之下宛若无数个春雷在他们体内、耳边同时炸响一般。

李平本就体内带伤。虽然压制住。但却一直没时间凝神恢复。此时识海内掀起滔天巨浪。阵阵轰然下,识海破碎。口鼻喷血。退后几步后一头栽在了地下。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每抽搐一下。便有大量血液从七窍涌出。

刘森神色大变。心神震动之下。手中电网啪啪几声。不由自主的破灭。他脸上惊魂不定。退后几步。没有任何犹豫身子立刻化作长虹瞬间飞出。夺取天旋印的念头早就烟消云散。兴不起半点。

他害怕了。身为结丹中期修士。在枫叶国内。刘森从来没有怕过。即便是比他修为深厚的结丹后期修士。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过。使者就是结丹后期。他虽说打不过。但却从来不会出现惧怕之意。

这是他结丹之后。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害怕,所以。他几乎是不假思索。便立刻逃跑。若是以往。即便是逃。也绝对不会选择第一个。以他的心性。定然会暗中等他人先逃后。自己选择个安全的方向遁走。

可现在。他有种感觉。自己若是不立刻、马上、尽快逃走。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再看其余结丹修士。一个个也是神色瞬息变换。尤其是在李平毫无半点痕迹的倒地身亡、刘森毫不犹豫的遁走后。一个个立刻使出十二分灵力。向着四面八方化作数道长虹一哄而散。急速的逃命。生怕慢上一分。小命就没有了。

现在,千虫林是黑雾的天下。那一眼望不到边的惊人黑色雾海,让人看了头皮发麻,心惊胆颤。

而从高空看去,它们扩散的范围,不久就到了楚立羽所在的附近。

“那是什么鬼东西?”刘森逃出百丈一眼看去后,马上惊呼了一声。

只见,一道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黑线正从天际飞快涌来。速度之快,让人难以置信。

众人如今心胆俱裂,那还顾得了其它的事情,全化为各色遁光,一哄而散。

但就在这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众修士,忽然如同中箭的飞鸟一样,纷纷一头栽下,摔倒在地上。

它们的灵力,似乎在这一瞬间的工夫,全失去了。

一股强大的吸力涌下,众修士立马被吸到半空,嘭的一声,纷纷化作血雾,连同体内金丹也是一起消散于天际之中。

“漩魔风?”

“楚立羽”紧跟而出,看到这幕,一脸震惊!他急忙一点眉宇,金银二种光芒飞卷而出,把惊风包裹住迅速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