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61章 神秘之地

第161章神秘之地

楚立羽抓住她的小手,发出一声怪笑,把她推到身侧,不再理会,抬首仰望天空。只见虚空高高悬持的太阳足有水缸大,强烈的高温弥漫而下,温度足有八十度左右,虚空都为之微微扭曲起来。

好在二人均是修仙之人,修为虽不在,但体质远非常人能比,否则二人早已化为二具干尸。

炼体术流转,渐渐地。楚立羽露出了一丝笑意,在这个诡异的空间里,炼体术不但没有被禁固。而且隐隐间竟略有增进。

女子心中非常郁闷,如今四肢无力,不但报不了仇,还自身难保。陡然她看到这个可恶的家伙,一下站了起来,双目直直的盯着自己,她立马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望着那双古怪的眼神,她立马想到天狼谷的秘室,旋即心中“怦!怦!”急跳。眼下四处无人,这个家伙不会先奸后杀吧?

楚立羽自然不知此女心思。眼下心中着急,他记得被吸入此处前是与惊风在一起的。如今也不知它怎么样了。

火红的骄阳,一望无际的红沙,这是一个怎么的世界?

楚立羽抬起步子,向前迈进,翻过一个个山头,眼前依然是一望无际的红色沙漠。

望着楚立羽渐渐远去的身影,红尘又气又恨,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没有叫出声来,让她一个堂堂元婴期修士,向一个低阶修士求救,她实在是拉不下这个面子。可有一点她无论如何也不明,这家伙是如何能在这个诡异的环境行走的,似乎一点不像被漩魔风吸进之人。

时间渐渐划过,红尘在沙子上划了一下,抬首望了一眼红火的骄阳,眉头皱了皱,按外界的时间计算,她估计如今至少过了一日,可头顶的骄阳似乎只升高了一点点……

当沙子被划了十下时,头顶的骄阳尚没升到半空,她心底开始渐渐生出丝丝寒意。

陡然眼前的红沙一阵波动,旋即嘭一声,一道火红身影一冲而出。

身影落地,竟是一个她从末见过的生物,此獠,高约丈许,渐身火红,二足,四手,牛头马面,下体生长着二条足有丈许长的火红**。

此獠落到沙面上便紧张地四处看了看,最后火红的双目顿在红尘身上。嘴角间渐渐露出一丝古怪的**意。

胸前的饱满呼之欲出。两团粉肉撑起来的深深沟渠更是春光无限。而露出在外的两条修长美腿更是撩人,完美地衬托出她的玲珑曲线。似乎对着此獠发出了无声的邀请。

红尘本来就是个极其视觉冲击力的女人,国色天香的外表,性感火辣的身材,还有那双桃花眼更是勾人心魄。举手投足间的成熟韵味能引男人地无限遐想。这绝对是个尤物。一句话,此女美得不似人间之物。是妖精、是魔鬼、是引诱。她能引发一切雄性内心最深沉的恶。

这样的一个女人。谁又能拒绝的了她的邀请?即使是妖也不能。

**兽心想:“这真是一个漂亮的雌性体啊,雪肤柳态玉骨,身材柔软而丰满,一颦一笑都让人迷醉……”

红尘,瞪着大眼睛怒视着此獠。渐身汗毛窄起,她虽没弄懂这是何物,但那妖物阴笑间露出的**意,使她心中大骇。如若被这怪物……还不如给那小子……

想起楚立羽她便一肚火气,人家毕竟是女生一个,他就不懂主动问一句,要不要帮忙么?

心乱间,一阵极为不正常的火热从脚底传来,豁然低首一看,她立马想死。在她睁得老大的瞳孔中,那怪物的“庞然大物”竟开始慢慢顺着小腿上来。

庞然大物所过处黏黏的,热热的,如同千万只蚂蚁爬动,渐渐地,那庞物大物直接穿越重要地带,这让她微松了一下,可是紧接着,那庞然大物猛然向上一伸,爬过光滑的皮肤,落到高耸入云的山峰之巅,开始使出浑身解数,推,拉,捏……此獠竟样样精通。

一阵阵强烈的软感,猛然击来,此獠快疯了,身体里一阵又一阵的快感袭来。嘴里怪声连连,双手也不安分起来,把她的身体慢慢拉向自己。

看到对方似乎不能反抗,此獠心里暗自放松,双手运动的也更加卖力。怪嘴狂地落到红尘胸前,隔衣一口含住左边粉红色的那颗葡萄。

蔓妙的身形,完美的胸部,白嫩的肌肤——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完美的构造,每一处都散发着无穷的魅力。这雌人美丽到这种程度便不再是普通的雌人,而是女妖。

红尘心灰意冷,她决定,如若真的被这獠……她立马会自断经脉……

有句话说得好,怕什么来什么?

庞然大物开始向下移,她立马自断经脉,可惜它忘了这里不能使用灵力,在外,她是一个人见人怕的元婴修士,可在这,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想到堂堂一个元婴修士,竟然是这样死法,她觉得人生充满了滑稽。她闭上了双目等死,二行清泪顺着风华绝代的脸颊划下,不断落到地上,充满了凄凉。

渐渐的重要地带的阻碍已被怪物清除,就在此獠想猛然向前时,一只拳头骤然从它胸前穿出,此时这**兽脑内掀起滔天巨浪。阵阵轰然下。口鼻喷血。退后几步后一头栽在地下。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每抽搐一下。便有大量血液从七窍涌出。

**兽倒地的瞬间,红尘窄然睁开双目,望着那张可恶的脸孔,她强行收起眼泪。一言不发。

方才楚立羽远远便看见这幕,这几天,在这红色沙漠中他也遇到过几头这些**兽,其中有一头竟是女**兽,他险些……

不过这也不能怪人家,谁叫他乱闯进人家的**窝里,专门破坏人家的好事。

“你没事吧?”在红尘身边坐下,楚立羽罕见地问了一句。

平时铁石心肠的元婴高手,闻言,不知那来的力气,一头挣进楚立羽的怀里,双手紧紧把他抱住,眼泪瞬间决堤。

佳人突然袭击,楚立羽吓了一跳,不知所措时,一阵巨痛陡然从胸口处传来,他轻轻皱了皱眉目。

渐渐地咬力越来越小,随后阵阵呼噜声响彻,此女竟睡着了。

目光在此女身上扫了扫,顿时无限风光爬入眼底,他心中猛然一动,急忙转移视线,脱下身上上长袍,挡住那一片春光。

深吸口气后,他抱起此女一步步向远处行去,随着楚立羽的离开,这里除了红沙上多出十道痕迹以及一头**兽尸体外。一切如常。

炽热的高温,死寂般的安静,

一颗红色怪树直插天际,极为的惹眼,此树通体红色,巴掌大小的尖叶一簇连着一簇,细看之下整棵大树竟布满血管。其内鲜红的血液从下到上极速流动,

枝头上结满一个个拳头大的红色果实,一股股高温从果实中散发而出,其附近的虚空都扭曲起来。

树下楚立羽盘腿而坐,在其身旁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正呼呼大睡。

收目视线,楚立羽一脸沉思,一边的红尘忽然睁开眼睛,旋即立马再次闭上,早在二日前她已然恢复行动能力,可灵机一动后,便假装晕迷。谁叫这家伙前几日这样对自己。”这次不要再装了?”目光扫了她一下,楚立羽有些气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