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67章 二重山

第167章 二重山

“另一个界面?怎么可能?”一听长脸男子的这个假设,楚立羽脸色大变。.

“不错。我当初一听到这个说法之时。也是和道友同样的震惊无比。但不得不说,这个猜想虽然荒诞的很,但的确有点可能。漩魔风每次吸进之人,都是来自于各种阳生之地,比如在下便是来自于梵金国?”男子悠悠的说道。

“梵金国?”楚立羽露出一丝的诧异。他从末听说个这个地方。

“难道,道友听说过梵金国?”长脸男子眼睛一亮问道。

楚立羽摇摇头的说道:“我只知我所在的星球,叫做青蓝星球,至于这颗星球里面,有没有梵金国。我还真没听说过。”

“这样啊!真有点遗憾了。真希望,老夫还有机会能回去啊!”男子露出了几分失望之色。

“嘿嘿!道友若去了我们梵金国,才会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修仙界。据我所知,这庞大的空间,虽然有许多其它修仙者出没的区域,但没有一个能和我们梵金国相比的,说我们梵金国是低阶界位的修仙圣地,也绝不为过的。”一说起自己的家乡,这男子眉飞色舞起来。

楚立羽揉了揉鼻子,虽然脸上苦笑以待,倒也被对方说的心中一动。

“呵呵,老朽说的有些跑题了。道友刚才询问此地,是否有回复法力神通的方法。我可以清楚告诉道友,只要待在这二重天秘境之地。就不要幻想以前的神通还可以回来。此处除了二重之力外,还存在一种被我们称为灭灵的神秘能量。它们以无形的状态,弥漫在整个空间之内。只要是修士,便会一切法力神通皆失的。这是无法可解的?”长脸男子微微一笑的说道。

听到老者提及此事。楚立羽心里一阵的郁闷。

“进入了此地。真的一丝出去地希望,都没有吗?在下还是有点不信!”楚立羽沉默了一会儿,不甘的说道。

“也不能这么说。出去的方法,倒是堂而皇之的放在那里。但也要有人能做到才行啊!”男子不慌不忙的说道。

“什么方法?”楚立羽心中一喜,急忙追问。

在旁边,听到老者先前之言,正神色红白不定的红尘闻言,也不禁精神一振。

“这个……”男子没有马上回复。反露出一丝迟疑沉吟之色。

“怎么,道友有什么不便吗?”楚立羽神色一动,露出一丝异样的表情。

“二位不要误会了,这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在下虽然希望绿城能再多一两名修士。但也不会纯心刁难二位。我只是害怕两位道友出去心切,而妄送了性命!”长脸男子看到了楚立羽和红尘面上的神色变化,眼睛微眯了起来,大有深意的说道。

听了这话,楚立羽先是一怔。但马上轻笑了起来。

“放心。我们不会莽撞行事的。若真是事情不可为,在下二人绝不会冒然送死的。不过,我们二人还是想先听听道友所说的脱身之法,看看倒底难在何处。”楚立羽笑容一敛后。肃然的问道。

“既然道友都这样说了,那老朽就不再隐瞒了。”另一边的胖男子思量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话罢,他走出厅堂。站在门口处指着天边道:“在空间裂缝的尽头处,有一座二重山,先不说此山庞大得难以让人相信,以及路途中的种种妖兽,我们人类日夜不断行走,到达此山,至少要二百年的时间。试问一般人那有如此长的寿命,就算侥幸到达二重山,那里的妖兽少说有百种之多,请问要如何对付,而且此山根本无顶,要猴年马月方才爬上顶?”

话罢,几位长老摇了摇头,陆陆续续的走出了厅堂。

“小子,我们倒底要怎么办?你难道真要去爬二重山?”红尘站在楚立羽身后,红唇一咬的问道。此时的她,脸色苍白之极。

她对那老者说的脱身方法,彻底的绝望,认为肯本不可能达成此条件。

“我一时还没考虑好,但总要设法一试的。”楚立羽望着天空,淡淡的说道。

红尘听到这话,神色一动,正要再说些什么时,却忽有脚步声向二人接近。

一名年纪十六七岁的少年,好奇的走了过来。

“两位便是新来的吧。我奉了长老的命令,带二位到住处的。因为二位是新人,所以头一天的食物是免费食用的。但以后就要出任务才行。否则就要离开绿城,自谋生路。”少年瞪着乌黑的眼珠,有些许气愤的说道。

“好吧,你带路吧!”楚立羽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声。

少年点点头,不再废话的,直接带着二人,向城中的一角走去。

一会儿的工夫后,少年将二人带到了一间还算整洁的石屋内。

当红尘看到屋内,只有一张勉强睡下二人的石床时,顿时脸色一下通红了起来。

“这里怎么只有一张床?”此女迟疑的向少年问道。

“男女二人在一起了,不就是要睡在同一张床才会有小孩吗?”少年眨了眨眼睛,却有些奇怪的反问起来。

听了这话,红尘脸上更加羞红起来,虽然想解释什么,但却一时无法开口。

“我们是分开睡的。再拿一张石床来就是。”楚立羽打量了一下屋子,回头对少年淡然的说道。

少年撇撇嘴,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答应了下来,走了出去。

“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先到城中其它地方转转看!”楚立羽一等少年出去,便不容拒绝的对女子说道。

红尘玉容上露出一丝怔色,但随后就默默的点头,没有说什么。

楚立羽不再犹豫的走出屋子,四下稍张望了一下,就大步朝那八根圆形石柱走去。他对那八根柱子颇感兴趣。

石柱四周并没有什么人看守着,所以楚立羽很轻松的靠近了石柱。

楚立羽望着眼前奇怪之极的圆石柱,脸上露出几分讶色。

石柱上面刻有一些古怪花纹和许多看似深奥的符文咒语。浓浓的的绿雾从柱中涌出,袅袅升空,和城中上空的绿云融为一体。

楚立羽对阵法一道,也懂得些粗浅的东西,当即眯起眼睛,研究起此石柱来。

没多久,楚立羽神色开始阴晴不定,一会儿露出恍然之色,一会儿又眉头紧锁起来。心神彻底沉浸在了其中。

“怎么,道友看出来什么奥妙出来了。”就在楚立羽心无外物之时,身后蓦然传来一句陌生的声音。

楚立羽心里一惊,暗骂自己怎么如此大意,竟被人侵入了背后而不自知。要是此人对他不利的话,岂不危险了。

不过出现这种情况,倒也不能完全怪楚立羽粗心。

原本习惯了用神识掌控周身的一切,现在神识法力忽然尽失,自然无法很快适应过来。

楚立羽心中暗自警惕,但脸上不露声色的转过身来。

眼前,站着的少年个子很高,短头发,睫毛又长又黑,大眼睛一眨一眨,仿佛在说话,白净的脸上永远乐滋滋的,一看就知道是个机灵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