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72章 暂复修为

第172章 暂复修为

见此女这种手足无措的表情,楚立羽笑了笑,单手往储物袋中一拍。.

一个接一个的东西,在白光闪烁中,出现在了楚立羽旁边,不一会儿,便多出了一大堆出来。

其中既有宝物,也一些妖兽筋皮之类的材料,也不知楚立羽取出它们是何用意。

“你可以使用法力了!”红尘虽然对自己的渡灵之术非常自信,但真见楚立羽打开了储物袋,还是惊喜之极的低呼一声。

“法力虽然只恢复了五成,但总算能打开储物袋和使用一些神通了。”楚立羽含笑的说道,但手上却没有任何迟疑,片刻间就将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全都取了出来。然后,又将那些用不到的东西,收了进了储物袋中。

趁着法力尚在,他急忙闭目,神识瞬间扫向百里之外,不知过了多久,他窄然睁开眼睛,望向东南方向,眉宇间紧皱,担忧之色及浓。

旋即他再把神识浸入空化期修士的储物袋,渐渐地,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半个时辰后,他有些疲惫地睁开眼睛。露出患得患失之色。

“尘儿,你在屋中稍等片刻。我趁还有法力的时候,去办些事情再回来。”楚立羽神色如常的说道。

经过刚才一事,楚立羽已然不可能负了这个女子,他虽是一个无情的人,但那是对敌人,他的人生铁律,谁对他好,他就会对谁好上千倍万倍。相反谁要是伤害自己以及身边之人,那他就是一只可怕的魔鬼。

“那你快去快回。小心些。”此女眨了眨美目,一时有些困惑。可话语间尽显担忧。

楚立羽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走到了屋门前。轻轻一推的朝外看了看。

外面天色如旧,依然是烈日当空。

走出门外,他这才扭头冲红尘笑了笑,大模大样的走了出去。

走了几步后,他的身影越来越迷糊,最后消失不见。

几乎同一时间,在那方脸男子的住所旁,虚空略微的波动了一下。楚立羽一显而去。

楚立羽四下扫了一眼,此时正好一人没有,于是他随手摄起一块小绿石,一道法决打在其上。此石一阵虚幻后,竟化为一条背生双翅的小蛇。

楚立羽豁然一指石室道:“去”

“嗖”的一声,小蛇射向了石屋。然后,从石门的一丝缝隙中,身形一扁的挤了进去。

屋内静悄悄的。一丝声响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楚立羽心里冷笑一声,就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楚立羽刚转过一个拐角时,突然一声惨叫声。从那方脸男子的住处凄厉的传来。

楚立羽抿了抿嘴唇,身形一闪不见了影。不过。远处已经开始人声鼎沸起来。

既然和那方脸男子结下了仇怨,他自然要趁法力神识犹在的时候。干净利索的解决这个后患。

否则老是被此人惦记着,他心里总有点不安。

茫茫红色沙漠的一处沙丘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数具火兽尸体,这些尸体浑身上下遍布爪痕,死状颇为凄惨。

不远处一青一红二道身影,交错而过,制造出阵阵风浪。卷起红沙满天飞舞。

待到红沙飘散,二道身影终于露出了卢山真面目。

青影是头二丈有余的怪鸟,其身上羽毛凌乱,遍体鳞伤,鲜红的血液不时浸出,看样子伤得不轻,如果楚立羽在场,便能认出此鸟正是他日夜牵挂的惊风。

红影是一头三丈之巨的火兽,火兽双眼冒红光,紧紧盯着惊风身上的鲜血,虽然也伤得不轻,可它不但没有丝毫退意,脸上反而还露出狂喜之色。

惊风愤怒之极,心想:“你们这些丑陋生物,若是在外面,我一爪,便能让你们这些家伙身首异处。”可被漩魔风吸入此地后,它不但生死悬于一线,连妖术都被禁固了。最惨的是在此地还被几头一级生物盯上。

“吼!”

惊风咆哮如雷,浑身羽毛立马竖起,双翅猛地一扇,凌空飞起,疾驰而去。

与此同时,火兽纵身一跳,没入红沙中不见。

身受重伤,加上没有妖术,没多久,惊风越飞越慢,最后不得不再次落在一处沙丘之上,大口地喘息着。

几乎同一时间,其附近的沙地一阵波动,三头火兽一冲而出,向它攻来,惊风只能硬着头皮,托着疲惫不堪的躯体迎了上去……

一时间,咆哮如雷,飞沙走石,身影交错,狂风乱舞,血液飞溅……

“嘭!”

双爪难敌六手,惊风躲闪不及,一只硕大的红拳,猛砸在它胸上,滔天巨力涌出,它立马被抛飞出去,在地上擦出一道深深的沟渠后方停下。

“我,不可能会死在这里的!”

心底发出一声咆哮,惊风摇晃着站起,可双脚竟不听使唤,使不出丝毫气力,眼前三头火兽越走越近,它双眼迷离,二行清泪飞流而下,模糊中它看到了日夜思念的人。心想这么快便回光返照了,旋即闭上了双目。

楚立羽一闪而出,望了望身受重伤的爱鸟,双目立马变为红色,滔天的杀意如怒海般在眼中澎湃起来。

红色沙漠之上,二道比其尚要红上三分的红芒,一射而出。

一脸狂意的火兽,见得二道实质般的红芒射来,浑身一颤,下意地后退了二步,如此强烈的杀意,它们还是首次所见。

楚立羽二话不说,神识一动,火云剑灵蛇般浮现,旋即闪电般向火兽射去,瞬间从二头火兽躯体上一穿而过,把其焚烧成了一堆红沙。

另一头火兽见此,脸露骇然之色。立马双脚一踩红沙,钻入沙中疾驰而去。

楚立羽怎会让它逃脱,当下一指火云剑,其猛地射入沙中消失不见。几乎是瞬间地下便传出了一声惨叫之声,旋即火云剑一冲而出,飞入储物袋中。

随着火云剑被收起,楚立羽眼中的红芒,渐渐收敛,最后消失不见。

随后他抱起惊风,疾驰而去。

还未曾回到屋子内,那渡灵之气带来的法力就溃散得干净。同时神识也无法离体了。

楚立羽轻摇了摇头,望了望不远处的住所,大步走去。

走进屋内,眼前的红尘在石**侧身而卧。有规律的轻轻呼吸着,不知何时熟睡了起来。

楚立羽先是一怔,随后望着她香甜醉人的睡容,想起不久时的情形,心里微微的一热。但又看到此女有些寒意地微微卷曲着身子时。犹豫了一下。把惊风放在另一张石**后,从桌上一堆东西中,捡起一块较大的妖兽皮。盖在此女身上。

此女似乎感到了暖意。原本微皱的娥眉伸展了开来,接着下意识地将兽皮自动地往身上一卷。仍熟睡不醒。

楚立羽见此情形,不禁哑然失笑。

这也难怪。红尘虽然体质远胜常人。但毕竟是个女流之辈。此前的一番“折腾”,让她身心疲惫之极。

结果就在等楚立羽的时候。她就不知不觉的倦意涌上,酣睡了起来。

楚立羽一笑之后。并没有惊醒对方,而是看了看桌上的那一堆材料,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不知过了多久,红尘慢悠悠的醒来。结果尚未睁开美目,耳边就先传来一句关心的声音:“尘儿,好好休息一会儿,这些日子都累坏了吧!”话音落下,一只温暖的手掌轻拍在后背上。此刻她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温馨。

一听清楚话语的内容,此女脸色一红的坐起身来,身上的妖兽皮自然滑落下来。

这让此女一呆,接着一双明眸怔怔的望着声音传出之处。脸露一丝复杂之色。

楚立羽正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整理一块颇大的妖兽皮,见此女醒来,冲其笑了笑:“怎么起来了,不多休息一会儿。”

“恩!下次出去记得早此回来。”回了一句,红尘坐起身子,目光忽然移到石**的怪鸟上,脸色一下有些古怪起来道:“这是什么东西,你怎么什么东西都往屋里抱。这次是头怪鸟,下次是不是,就是个女人了。”

楚立羽在她身旁坐下,望着那风华绝代的容颜,忍不住伸出手想摸上一把,见得这双可怕的双手,再次伸来,她下意识的退了一下,可最终还是没能闪过魔手的袭击。

手上神仙般的感觉传来,楚立羽抬起她的头笑道:“怎么,这么快便管起我来了。那可是伴我一起长大的“兄弟”,在我的生命里,它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话罢,任其挣扎,强行把她搂在怀里。

这样做的结果,虽然有点像“霸王硬上弓”,可胸口上却多出了一个牙印。

“坏人,那我呢?”闻言,红尘立马挣开楚立羽的怀抱道:“这辈子敢对不起我,定把你那家伙割了”说着双目紧紧盯往楚立羽的小兄弟。吓得他立马夹紧双腿。

“怎么会呢?”楚立羽点点头,正想再说些什么时,门外却有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不知楚道友可在吗?

“谁?”楚立羽微微一愣,有些奇怪的问道。

但随后觉得声音有点耳熟,略一思量,心里已然有了答案。

“呵呵,道友不久前还和在下在石柱边相谈甚欢啊!”外面传来爽朗地笑声,果然是那位自称八漩海的修士。

对方如此说了,楚立羽自然不会闭门不见。他也有些好奇对方忽然来此地目的,起身几步过去,将屋门拉开。刚想请此人进来,忽然背后佳人的声音怒道:“我不准其它嗅男人进我的屋子,有事到外边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