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74章 凝火术

第174章 凝火术

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回复行动的的第一反应,楚立羽立马退出龙口,刚才短短的刹那,有种神秘的力量,竟生生作用在他的灵魂深处,让他瞬间在地狱与天堂间走了一回。

一死,一生,两种极端,两种心境,好在这二种极界,一浮现便立马消失。否则他真不敢想像会有什么后果?

到底是什么东西进入灵魂?他寻了很久也没果,直到千年后,他才发现那东西?

“怎么了,不顺利吗?”望着心事重重的楚立羽行出,红尘立马迎了上去道:“没有生命之泉也没关系。下次还有机会,别灰心。”话罢,她的脸上掠过一抹失望,要不是生命之泉只有男子方能取,说什么她都要试一试。

随手把皮袋递给红尘,楚立羽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生命之树沉入大地。

三日后,在人们的注视之中,生命之树飞快地沉入大地。

地面开始缓缓上升,最后上升到原来的高度,没有生命之树的阻挡,阳光再度弥漫而下。你情愿也好,不接受也罢,它永远把温暖洒向大地。成为了世间最为公平的东西。

大地空白的颜色,再度浮现红绿,静静地诉说它们的轮回。

回到屋子,楚立羽与红尘立马喝下生命之泉。这一刻,他们已等太久?

生命之泉入口便化作点点星光,呼啸着融入每个细胞里面。旋即所有细胞纷纷散发出勃勃生机,二人身上的肌肤瞬间被生命之泉的神秘力量笼罩。

这一刻起他们长生不老,不过这也仅是长生不老,并非不死……

感觉到身体的一系列变化。红尘露出一丝笑意,旋即笑意变大笑,大笑变狂笑……

此时的她那里还有在外境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有的尽头是儿女心思。

忽然她的笑容立格了,像变脸般换上一副苦脸道:“你决定去了么?要多长时间?”

“不知道,没有突破淬灵我不会回来!”楚立羽坚毅道。

红尘知道他是一个坚毅的人,一件事,一但下了决心是那种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人。

望了望佳人忽然失落的脸孔。目光移到那充满魔力的躯体之上,楚立羽行了过去,把她搂在怀中,小声道:“不过走前。我们是不是应该……”话末完,魔手已开始攻城略地。

“坏人,就会欺负我……等一下……先把门关……上……”

见此惊风羞得急忙冲出屋子,翅膀一扇,木门瞬间合上。

听着屋子里传出阵阵断断续续之声。惊风心想:“你们给老子等着,那天,我找到伴侣,定会比你们更用功。哼……”

数个时辰后。楚立羽悄悄地起身,轻轻地行出了屋子。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离去,他怕。怕见到那双迷离的双眼。

可他却不知道,他转身的刹那,那双美目窄然睁开,滑落下了二行清泪……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仙生死相许,千山雾雪渺万里层云,只影向谁去,欢乐趣,离别苦,就中自有痴儿女。

一个月后,跟随楚立羽一起出任务的怪鸟,独自飞了回来,落在屋顶上守护着它的女主人。

对此人们纷纷投来不幸的目光,心想绿城从此又少了一名强者,多了一名寡妇,而且还是一名仙女般的寡妇。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事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毕竟像这样的事情,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上演。

不过一些寂寞之人,渐渐地,把目光投到了这美丽的寡妇身上,总想找机会勾搭上这个要人命的尤物,可每个有非分之想的人,总是莫名其妙地死去……

渐渐地,美丽的寡妇,在男人界之中成了有名的煞星,男人不再敢对其正视一眼,生怕惹祸上身……

对此远在千里之外的楚立羽自然不知。

炽热的气浪,化作一道道火蛇,席卷天地,可怕的高温,似乎能婪烧天地。

此时楚立羽除了一条特殊材料制成的裤衩外,身上已然无一物,阵阵的白烟从他身上飞卷而出,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丝,身上的头发以及汗毛已然被烧得一干不净。

望着眼前的火海,他不但没有丝毫退意,目中反而露出一抹疯狂之色,旋即抬脚向前行去,渐渐地他的身影消失在火海之中。

不久后一道火影,从火海中一冲而出,火影冲出老远后,身上的火焰渐渐退去,露出一名血肉模糊的陌生男子。

此人不但脸部被烧伤得无法辨清真容,甚至手脚上的血肉,都被烧成了虚无,露出森森白骨。

陌生男子,急忙摆出一个古怪的手势,旋即火海上的火灵之力缓缓向他飞来,没入他的身体之中,随着他做出一个个古怪繁杂的手势,火灵之力越来越疯狂地向他卷来……

时间渐渐划过,转眼间便是三年。

“凝!”

某日,陌生男子陡然一声大喝,体内猛地冲出一道金色火浪,把他团团包裹,火团越来越大,最终涨到百丈时方才停下。

金色火浪横空出世,红色火海像是见到鬼般,闪电般倒退而回。只留下孤零零的金色火团。

红沙中突然一阵翻滚,三头火兽暴冲而出,落到地上,望着火团,目中露出一抹贪婪。

就在它们扑上去之时,火团中忽然飞出三道火蛇,闪电般地把它们包裹住,恐怖的高温浮现,它们哼都没来得极哼一声,便被烧成了虚无,一个拳头大的火晶,跌落在地。火团渐渐消散。

一只火手忽然从火团中伸出,一把,把火晶抓住。旋即火团缓缓缩小,最终化为一名红发男子。

细看之下,竟惊奇的发现,此人竟是楚立羽。

摸了摸一头红发,楚立羽喃喃道:“三年煅筋初期,这凝火术当真神奇,竟助我突破煅筋,前辈放心,你的心愿,待楚某结婴之日,便是帮你清理门户之时。”

话罢,脚掌向下一踩,缓缓沉入红沙之中,直落到千丈,方才停下。

望了望四周,双拳一阵挥舞,不久一个小型洞府便生生被砸出。

四周的火灵之力,呼啸而来,纷纷没入他的身体之中,这些火灵之力,远非地面可比,瞬间他的皮肤便燃起大火。

楚立急忙盘腿而坐,进入炼体状态……

红漠深处,有二座万丈之巨的沙山,直插天际,显得格格不入,二山终年被红雾缠绕,根本看不清半山腰以下。红雾之中,不但闪过一道道红芒,而且还不时响起火兽的吼叫之声,看起来异常诡异。

这日,一名红发男子飘浮在二山之间,静静地望着下方,忽然他猛然冲进红雾之中。

“吼”

“嘭!”

顿时红雾之中,咆哮之响,响彻云霄,数秒之后,一道人影狼狈之极地暴冲而出,几个起落间已然不见了踪影。

人影消失的刹那,数头手持红棒的火兽王,一冲而出,仰头发出一声愤怒之极的咆哮,望了望见四下无人,旋即转身走进红雾,它们恨死那个打扰自己美梦的家伙。

一个月后,红发男子再次冲进红雾,结果被火兽王打断了一只手,逃了出来。

一年后,红发男子又再次冲进红雾,结果只比前几次多坚持了几秒,再次负伤而逃……

从这开始,红发男子每隔断时间便会来到此地,与火兽进行残酷的肉搏。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春去冬来,转间眼百年时光飞逝。

这日红发男子,再次来到此地,四周死寂的安静,百年时间他的战斗力直线上升,从开始被火兽追着打,到火兽被追着打……

“今日便是最后一战。”想起百年来一场场激烈的打斗,他依然无比兴奋

微风掠过,撩起红发露出那张冷俊的面孔,此时方看清面孔的主人竟然是楚立羽。

百年时间,他的炼体之术也从煅筋初期提升到煅筋大圆满,百年时间提升数阶,足可称得上顶极天才。

可他负出的血汗,无人能极,他深信一句话,负出不一定有回报,不负出一定没有回报。正是这种大无谓的精神,方才使他有这种成就。

百年时光,每每寂寞之时,他便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红尘,二愣子,凌珊、罗翠云、梦洁………那一张张让他魂牵梦萦的身影。

不过,现在还不是他离开的事情。

“出来……”

对着红雾发出一声咆哮,可怕的红色音波,一圈圈猛冲而下,没入红雾中荡起阵阵涟漪。

不久后,红雾中响起,阵阵整齐的脚步声,旋即在数十头火兽王的带领下,数千火兽大军走出了红雾。

细看之下,惊人的发现这些火兽王,不是断手就是断脚,样子颇为的凄惨。至于那些小火兽更是浑身坑坑洼洼。惨不忍睹。

这些火兽目中掠过一抹恐惧,忽然全体跪倒在地。此时的它们那里还有当日的王者风范。

“起来和我战斗?”目中闪过无情之色,楚立羽再次咆哮。话罢,炼体术运转。一股强悍的气息猛然散发而出。

惊雷的声音炸响耳中,火兽立马冷汗直流,不敢接触那二道可怕的目光,旋即颇为滑稽地统一摇头。

“废物,向我进攻。”落到地上,楚立羽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