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78章 炼化灵火(1)

第178章 炼化灵火(1)

“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楚立羽小心翼翼的托着金色光团,掌心之中,由于焚天灵火之中所蕴含的恐怖高温,导致那厚厚的血色角质层,正在以一个让人心惊胆颤的速度消融着。

楚立羽抓住火团,来不及高兴些什么,急忙飞回洞府。

回到洞府把灵火放在一旁,他立马盘膝而坐,把身体调节到最佳状态。

百日后,一直紧闭的双目窄然睁开。望着焚天灵火,脸上掠过一抹犹豫之色,不过犹豫之色很快便再次换上了滔天杀意。

修仙路,不生则死,不强则亡,死中救生,逆天而行……

把灵火摄到手中,楚立羽不可仰止的颤抖了几下,努力想要维持镇定,但依然是有着些颤抖,现在楚立羽所要进行的步骤。是要吞噬灵火,这是最危险地一步,不管人的身体如何坚硬,可身体内部。始终是最脆弱的部分,在人体之内,别说是具有毁灭力量地火焰,就是随便钻进点东西,都能将一名强者搞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楚立羽紧握着焚天灵火的手掌也是轻微颤抖了几下,微微垂头,红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那缓缓蠕动着的灵火,眼眸中,闪烁着挣扎。

面对着这种几乎是生与死的决绝情况时,他心中依然难免是存有几分恐惧与忐忑,这怪不得他。毕竟,那即将吞下去的,可是一个极其不安分的炸弹,这个炸弹。几乎是有着极大地可能会在吞噬的那一霎那,将身体,炸得灰飞烟灭。

时间,在沉默之中。滴答而过,某一刻,静坐的红发少年身体忽然轻轻一颤,长长的吸了一口温热的空气,微微抬起头来,露出那已经逐渐脱离稚嫩的侧脸,望着苍穹咆哮道:“逆族,终有一日。我楚立羽必灭了你们……”

话罢,握着焚天灵火的手掌缓缓抬起,在停滞了一霎那后,猛然对着那张开的嘴巴中丢了进去。

灵火入嘴。楚立羽立刻紧闭上了嘴唇,而与此同时,浑身犹如被雷击一般,剧烈得猛的一颤,脸庞骤然变得惨白了起来。

强忍着体内传出来的阵阵灼热之痛。楚立羽眼眸缓缓闭上,心神逐渐的沉进体内。)

心神沉入体内,顿时,一片赤红的感官界面。便是出现在了楚立羽心中,此时体内诸多的经脉之中。那先前进入体内的灵火,已然分化成了一缕缕细小的金色火焰。这些蕴含着恐怖能量的金色火焰,在经脉之中胡乱的穿梭着,一切阻拦在面前的东西,都会是被它们在瞬间焚烧成一片虚无。

随着这些金色火焰的穿梭,虽然楚立羽的经脉,经过百年的淬炼比普通人的强大了百倍不止,可那恐怖的高温,依然是缓缓的渗透了进去,虽然这些渗透的余温并不是如何的炽热,不过对于人体最脆弱的经脉来说,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在这些高温之下,原本宽敞坚韧的脉络,已经扭曲得犹如那麻花干一般,看上去极为怪异与恐怖。

当然,经脉被熏烤得这般扭曲,所造出来的疼痛,更是直接让得楚立羽的身体不断的间接性抽筋着,浑身肌肉紧绷,一条条犹如肉虫一般的青筋不断的耸动着,惨白的脸庞,没有丝毫血色。

经脉之中,金色火焰疯狂的穿梭着,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楚立羽的体内,几乎便是被破坏得一塌糊涂。

在有着血膜的保护的前提下,楚立羽的体内尚还是被恐怖的灵火搞成了这般近乎残废的状态,若是血膜一旦消失,楚立羽体内的所有东西,经脉,骨骼,心脏等等,几乎将会是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被焚天灵火烧成虚无,而到时,失去了这些维持生命的重要器官,楚立羽,也唯有死亡一途。

血膜,在焚天灵火的灼烧之中,迅速变得浅薄起来,然而就在血膜若隐若现,犹如即将消散之时,楚立羽急忙从皮袋,抓住一块块火晶,扔进嘴中。

火晶不但是二重之力所化,而且还蕴含寒毒,常人若是吞服立马不是被毒死,就是被二重之力撑得爆体而亡。

之前,楚立羽便是从空化期前辈留言之中得知,吞服灵火,定要吞服火晶,一来:二重之力可以与灵火相互对抗,使体力平衡下来,二来:寒气可以降低体内温度,起到保护作用。当然这只是空化期前辈的大胆假设,到底结果如何,那只有天才知道了?

火晶入口,一股股怪诡的能量与一股股冰冷得足以让人体结冰的寒流,猛的自嘴唇之中流淌而进,然后钻进楚立羽身体之内。

冰冷彻骨的寒流经过喉咙,楚立羽似乎感觉到,喉咙立马凝结成了冰团,全身微微打着哆嗦,红发瞬间浮现晶莹的冰丝。

寒流一路冲进体内,然后顺着经脉,开始流向四面八方,而凡是被这股寒流所经过的经脉,都是会快速的在经脉以及骨骼之上,覆盖一层乳白的冰层。

寒流入体,彻骨的寒冷,刚好是将体内那股因为灵火而出现的炽热给抵消,突如其来的舒畅感觉,让得楚立羽长松了一口气,那本来极为惨白的脸色,也是润色了不少。

体内,随着冰层将所有部位覆盖,楚立羽的心神,也是开始初步尝试着接触那穿梭在经脉之中的一缕焚天灵火,不过这初一接触,楚立羽便是大感头疼,这种灵火能量,属性天生狂暴之极,想要将一头犯倔的牛给拉回来,再让得它听从命令的行走,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控制失败之后,楚立羽并未就此放弃,驱使着心神,坚持不懈的尝试着控制这缕灵火。

一次失败,两次失败,三次失败……在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之后,尝试得近乎已经将近麻木的楚立羽,心头猛的一跳,赶忙稳下心神,当下狂喜,经脉之中那缕胡乱穿梭的焚天灵火,竟然是在开始顺着心神所牵引的路线行走了起来。

察觉到这一情况,楚立羽精神顿时为之一振,赶忙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这缕小小的焚天灵火,然后缓缓的顺着经脉路线运转了起来。

千疮百孔的经脉之中,一缕金色火焰缓缓的流淌着,沿途所过之处,与经脉四壁上粘附的冰层互相消融,淡淡的白色寒气,缭绕在经脉之中,片刻后,寒气又是转换成些许冰晶,粘在四周,保护着经脉不受灵火的侵蚀。

心神牵引着一缕金色火焰缓缓的运转着,火焰沿途所过之处,冰灵寒泉所凝成的冰层,不断的被消融。

小心翼翼的牵引着这缕小小的金色火焰运行着,在经过一些经脉之时,另外一些金色火苗,也是逐渐的被自己这个同伴给吸引了过来,而借助着金色火焰间的互相吸引力,楚立羽控制着这缕焚天灵火在体内经脉中运转着,那一缕缕分散在体内的其他金色火焰,也是开始缓缓的被再度融合在了一起。

当最后一缕金色火焰被楚立羽辛苦的收集到一起之时,那金色的火焰逐渐融合,片刻后,竟然是凝聚成了一股细小的金色火条。

望着这再度出现的金色火条,楚立羽强行忍住体内经脉之中传来的一抽搐痛感,咬着牙,牵引着它,在经脉之中运转着。引向丹田。

融合之后的焚天灵火,无疑是变得更加狂暴以及恐怖,沿途所过之处,本来还能勉强与先前的金色火焰相匹敌的冰层,顿时有些支撑不住,金色火条所过处,厚厚的冰层,居然是变得不足拇指深厚,而且所涌出去的寒罐子,也是被金色火焰给焚烧成了一片虚无,被断了补给系统的冰层,终于是再也难以抵挡住异火的侵蚀。

寒毒的效果,正在逐步的减退着,在某一次焚天灵火的流动之中,一小截经脉的冰层,居然是生生的被融化了干净,此时金色火尾,落在了那裸地经脉之上。顿时,经脉犹如那受到刺激的泥鳅一般,瞬间紧绷了起来。

而一直没动静的二重之力,此时化为一条紫蟒,从另一条经脉呼啸而来,猛地撞向了焚天灵火。

而焚天灵火,浑身一抖,丝毫不弱的迎了上去。二种能量,随即把楚立羽体内当作了战场,展开惊天之战。

二种能量每一次的撞击,一股股深达灵魂的剧烈疼痛,直接是让得楚立羽一口口鲜血狂喷了出去。

牙齿互相紧紧地咬着,那股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得楚立羽脑袋晕眩了好一阵,方才逐渐平息。心中不由古笑,再由这二物这般打闹下去,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当下连血迹也没时间搽去,赶忙再度凝聚心神,控制着金色火条,沿着经脉缓缓运转着。

紫蟒似乎也受到牵引,此时像条跟尾狗似的,紧紧的跟在焚天灵火身后。

运转之间。楚立羽的心神对于焚天灵火的控制是越来越熟练,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金色火焰之中所释放而出的温度,也是越来越恐怖,到得现在,楚立羽地体内。寒冰已经是在灵火的进攻下,节节败退,想必再支撑一会,便是会被完全的消融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