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81章 修罗兽

第181章 修罗兽

一抹喜意涌上脸庞,他没想到,淬灵期发挥出来的力量竟是如此惊人,这还是没施展凝火术,以及焚天灵火的情况之下。如若再加上这二重力量,楚立羽估计威力至少还要倍增。

炼体淬灵修为,相当于炼气结丹修为。楚立羽估计别说是同阶中无敌手,就是结丹后期修士,他也敢一战。当然这里除了那些拥有逆天宝物的情况之下。

瞳孔之中,金色的火焰再度从眼眸中闪掠而过,拳头猛然摊开,掌心朝上,楚立羽脸庞上涌现一抹激动,轻喝道:“焚天灵火,现!”

随着楚立羽的喝声落下,右掌微微一颤,紧接着,汹涌的金色火焰,瞬间翻腾而出,然后飞快的将手掌包裹其中。

眼睛紧紧的盯着手掌之上的金色火焰,楚立羽嘴角浮现一抹浅浅的弧度,片刻之后,弧度逐渐的扩大,轻笑从喉咙间传出,再过得一会,轻笑声,终于是转化成了那彻彻底底的大声狂笑。

“哈哈,我楚立羽也终于拥有灵火了!虚空之中,回响着狂笑之声,百年的付出,今日终于得偿所愿。

高亢的狂笑声,在虚空中持续了许久,方才逐渐的落下。

嘴角仍带着一抹笑意,楚立羽低头望着金色火焰,此火在掌上缓缓升腾着,由于已经彻底炼化了焚天灵火的缘故,所以现在的它,并没有再给楚立羽带来任何的炽热高温以及不适的感觉,并且只要经过长久的熟练。楚立羽相信,自己迟早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而且随着日后修为的突破,此火的威力必将会更上一层楼。

金色火焰,宛如那调皮的精灵一般,在楚立羽的指尖跳跃着。偶尔窜上半空的金色火苗,便是立刻展现出了属于它的恐怖,只见那手掌之上半尺处的空间,竟然是直接被炽热的温度焚烧得有些扭曲了起来,一袅袅热浪腾上半空,导致视线也是逐渐模糊。

紧紧握着被金色火焰所覆盖的拳头,楚立羽轻吐了一口气,随手一挥。滔天火焰呼啸而出,瞬间覆盖方圆百里。

金色火焰那炽热的高温,立刻便是令得红沙融化出一个个洞坑。一道道闷声自大地中响起,旋即。一条条裂缝。从那些坑洞之处,急速蔓延而开,仅仅是片刻时间,便是遍布了百里。

“呼…”缓缓的吸了一口空气,楚立羽望着面前这幕。脸庞上浮现一抹惊喜,咧嘴笑了笑。然后神念一动。把所有金色火焰收回。

在火焰飞退的霎那,那些已经被裂缝所布满地坑洞,顿时在那轰隆的声响中。轰然倒塌。

楚立羽望着坑坑洼洼的沙面,扭了扭脖子。略微有些惊喜的笑道:“焚天灵火。果然不凡啊…”啧啧赞叹了几声,楚立羽手掌随意的挥了挥。掌上的金色火焰立马缩回体内。”望了望绿城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红色沙漠中。十几名身穿绿衫,手持长矛的青壮男女,正偷偷摸摸的向一座土丘模样的高地,慢慢的围拢过去。

此高地的顶部,有着数条水桶粗的红蚯蚓,正在那里熟睡着。这几条贼毛王,他们已经注意了很久,只要这次任务完成,他们便可分得几天的食物。过上一二天安稳的日子。

这些人中,有位风华绝代的女子,虽然魔鬼的身材常常把大部份男性的目光吸引过去,但也仅此而已。

他们了解此煞星,百年来凡是对她有非分之想的人,总是离奇死去。好在今日那怪鸟不知去了何去,不然他们连望一眼也不敢。

这些人的动作个个灵巧无比,一丝声息没有,眼看就要将包围圈彻底合拢时,贼毛的尖嘴微微一抬,一条肉缝忽然一裂而开,一只火红的眼睛懒洋洋的转动了一下,立马将离它只有一二十丈远的人类看进了眼内。

人类中忽然喊出的“动手”之声,和此兽口中嘶叫声同时响起。

眨眼间,十几根绿闪闪的长矛,嗖嗖的飞射向这些贼毛。

结果,大部分的贼毛虽然立马钻入地下,但明显还是慢了些许,立刻被这些长矛洞穿倒下,只有两条最矫健的贼毛成功的钻入沙地中,躲过了此劫。

“放毒烟,把它们熏出来,别让这二条贼毛王跑了。”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几名男女,急忙从皮袋中拿出一些白粉,洒在事先挖好的洞坑里。

顿时白雾弥漫,二道红影再次从不远处的沙地上钻出。在它们钻出的瞬间,数支长矛飞过去,立马把它们钉死在地。

人们发出声声胜利的欢呼声,旋即开始把战利品装进皮袋。就在此时整片地面忽然一阵颤抖,一只庞大的红影卷起满天红沙,瞬间冲出地面。

红影足有十丈之巨,浑身遍布鳞片,六足,尖头上生长着二条足有十丈的红色触角,触角之上不时闪动着红芒,看起来狰狞恐慌。

“修罗兽,大家快追……”看见是此兽,人们立马扔掉手上所有的东西,四下逃窜。

修罗兽身子末动,触角化作两道红芒,激射而出,立马从数人身体之中洞穿而过,几个激射间,已然有一半人身亡。

望着向自己激射而来的红芒,红尘目中掠过一抹深深的不甘,若是在外界,她只需张嘴吹口气,便能让这个家伙吹上天去,然而,在此地法力、灵力尽失,她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子。

想起那个一走便是百年的家伙,她的眸子之中换上一抹深深的思念,旋即泪水猛然爬出眼眶,划过风华绝代的脸庞,流泪并非怕死,而是怕再也见不到那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人。

“羽,永别了……”她闭上了眼睛。

眼看红芒就从她体中一穿而过,忽然一条白嫩的手臂从她身后一伸而出,闪电般的抓住红芒,恐怖的力道立马涌出。红芒立马生生震碎,其主人直接倒在地上痛得惨叫。另一条手臂灵巧地从她那充满弹性的蛇腰穿了过去,把她紧紧搂在怀中。

感觉到腰间上传来的温暖,红尘微微颤动,紧闭的双目窄然睁开。顿时那张魂牵梦萦的脸庞浮现在瞳孔之中。

“死了么?这么快便回光返照?不过死了也好?起码是死在他的怀中。”喃喃自语间,再次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