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85章 脱困

第185章 脱困

漆黑如墨的雾气迅速弥漫开来,转眼见就达百余丈之广。

黑雾中忽然出现一个黑色漩涡,漩涡中电蛇乱舞,如同电神出世般,忽然一个金色光点,从漩涡中一冲而出。

未等看清楚光点中到底是何物,它狂闪几下,蓦然消失不见,下一刻却出现在了黑雾地边缘处。

在接连不断的闪动中,光点不停的消失,转眼间,就如同瞬移般的化为天边的一个光点,随后不见了踪影。

看起来,极似一副落荒而逃的样子。

林海再次的寂静下来,只有黑雾仍在不停的扩张中,并且开始出现了黑色的电弧,在其内无声无息的闪烁着。

在远离黑雾千里之外的地方,那光点在一阵闪烁后,终于黯淡了下来,然后清楚地现出了里面的人影,竟是楚立羽一手抱着红尘,一手抓住惊风,二人一鸟的模样皆是狼狈之极。

楚立羽倒还好,虽然温香满怀,但神色如常,怀内的佳人却面上有些绯红,看起来楚楚动人,让人怜爱之极。回到外境,她的修为也是瞬间恢复。如今法力滔天,让她一下少了一分依懒,多了一丝冷漠。

不过眼中的冷漠移到那张脸孔之时,却是瞬间消失,她可以对天下人冷漠,唯独对他生不出丝毫的冷漠之心。

“终于出来了!”楚立羽四下打量了一下后,脸色一松的说道。然后有些不舍地松开了怀内的佳人。

“终于离开那个鬼地方了。还是外界好啊!正常的阳光,多彩的颜色。充足的灵气,这一切是那么的美丽。”

红尘一离开楚立羽的怀抱,身上马上亮起一道红芒,漂浮在半空感叹起来。

半月前。他们数次遇险后,终于依仗焚天灵火的威力,击杀了所有飞行妖兽,攀上了那二重山之巅。然后看准时机冲进了裂缝之中。

“尘儿,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看起来有些怪怪的,太安静了一些吧!”楚立羽眉头一皱的说道。

红尘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眼睛一眯的放开了庞大的神识,扫了一下附近的丛林。

片刻后。红尘二话不说,飞到楚立羽身前。把他护在背后。在二重天秘境之地他用生命保护了自己,在外面你放心一切有我。

“怎么了?”同样用神识探测了一下的楚立羽,睁开眸子讶然道。这片树林虽然看起来有些古怪。但他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红尘目光双刀,随后手指轻轻一弹,一把数丈长的黑剑蓦然出现,一下向身前的虚空激射而去。

在楚立羽愕然的目光中,一只三丈大的毛手忽然从虚空伸出。捏碎了黑剑。冲天的臭味弥漫,旋即一只怪模怪样的妖兽,渐渐显了出来。

此物,全身长满白色怪毛。猪头,牛身。狗脚,显得狰狞恐怖。

“什么怪物。难看死了?”捏住鼻子后,红尘一拍储物袋,一把红色扇子灵蛇般出现在其手中。玉手一扇,一股巨风呼啸而出。下方的树林立马倒了一大片。

三不像眼中掠过一抹讽剌,丝毫躲闪之意也没有,然而讽剌刚浮现,便瞬间换上一抹恐惧。它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以自己庞大的身躯竟给大风吹跑了。

“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妖兽?原来是水货。看来这片区域的生灵都成了此兽的肚中之物……”见得三不像被巨风括得无影无踪,楚立羽笑了笑走了出来。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令他很不爽。而且保护自己的人还是女人时,更让他难受。

楚立羽话末完,三不像竟瞬间从天前冲了回来,到眼前时,其身躯忽然狂涨,短短几息间便涨成百丈之巨。把天上的骄阳都给挡了下去。

“我来!”楚立羽手中一抬,阴阳盒出现手中,旋即一阵狂点,紫电狂闪间,数百头死物飞出,张牙舞爪。呼啸而去。

望了望这些死物,三不像随手拔下一手猪毛。随后随手一挥,猪毛立马化为一道道白芒激射而出。

短短几息间,数十死物便惨烈于猪毛之下。

见此,楚立羽心中猛地一阵颤抖,要不是身后的佳人扶住,差点就从虚空一跌而下。他急忙收回剩下的死物。目光杀意浮现。他本想让这些死物在吞噬生灵之中进阶,成为自己最大的杀手锏之一。如今一时大意,竟损失大半,让他如何不想杀妖。

当下手中火云剑闪烁而出。

“法宝!”

狂暴的火属性能量弥漫,美目顿在火云剑之上,掠过一抹深深的恐怖。即使是身为元婴修士的她,尚没拥有威力如此惊人的法宝。

“吼!”

望着人类手中的火剑,三不像发出一声咆哮之声,旋即转身疾驰而去。

然而就在其逃出不远,后脖上一阵巨痛传来。旋即在它的注视之中,发现一具无头丑陋的妖兽冲在了自己的前头。忽然它有些觉得在那里见过此妖的样子……可一想到这里,它竟发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最后终于无力地闭上了眼睛。致死它还是没想到,那丑东西就是自己。

“住手!”

几乎与此同时,数把飞剑暴射而来,其极度之快,是楚立羽生平所见。可怕的是,这数把飞剑竟牢牢把楚立羽锁住,根本不让他逃走。

“放肆!”红尘随手把楚立羽抓到背后,玉手一挥,飞剑立马倒射而回。

一阵黑风忽然闪来,把飞剑卷得不见,黑风一散,虚空出现了一位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

阴森的目光扫了一眼楚立羽,便移到红尘身上,脸色微微一变道:“二位,私闯悄悄谷禁地,并斩杀我谷在此放养的灵兽到底是何意?”

“悄悄谷?”这是何门派,楚立羽一无所得。旋即上前拱手道:“我们夫妇二人无意到处,并不知此地是贵派禁地,还请莫怪,至于斩杀此兽,我们完全是出于正当防卫”楚立羽并不想多生事非,因此说些间显得颇为客气。

“正当防卫,你们当我是三岁小陔么?还是欺我谷中无人。今日不把此事交待清楚,你们二人休想离开此地。”说话间,其一直放在后背的手忽然轻轻地动了一下。一张传音符立马出现。就在其准备悄悄祭出去之时。一句充满磁性的声音忽然传来:“道友最好不要搅小动作,不然很有可能千年的苦修今日就要毁于一旦。老实地把手上的传音符交出来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