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88章 火球

第188章 火球

空荡荡的大地之中,忽然出现一个金色火球,恐怖的高温弥漫在这片天地之间,顿时山崩地裂,空间崩塌,凡是阻挡在其前方的物种,皆是顷刻间被焚烧成了虚无。

“来啊!我就要焚烧这片天地。看你们耐我何?”火球之中,陡然传出一声愤怒之极的咆哮。

咆哮落下,一条条火蛇从火球中呼啸而出,火蛇所过之处,无论是虚空还是泥土,皆是自燃起来。

刹那的功夫,赵国境内彻底处在一片火海之中。

“那位道友,能阻止此球,悄悄谷中的宝物任其选择二件。”望着飞快向前运动而去的火球,白袍男子陡然一声大喝。

喝声融入了其部分修为,化为一阵阵音波,波动而去。

不多时灵力波动一起。虚空中显出了数道人影。

“孙道友,此言当真。”望了望下方可怕的火球,一位脸皱得像核桃皮似的老者道。

“自然当真,各位道友施法便是,再让此球折腾下去,莫说我悄悄谷被毁,就是整个赵国的灵力都会被这灭灵之风清扫而空。难道大家愿意放弃宗门,背井离乡不成?”

“孙道友说得有理。大伙有何神通便拿出来吧!”

……

“我先来!”

一位眉清目秀的白面书生。手掌一伸,一个漆黑如墨的小山峰浮现手心。旋即其一抛,落在火球前。几息间便涨成千丈之巨。一股股浓浓的怪雾呼啸而出。形成数十根铁链向火球飞卷而去。

“墨峰?”

看见此峰,有些人的脸色立马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显然对此峰并不陌生。

在人们的注视之中,铁链尚没接触火球。便自燃了起来。火势顺着铁链延伸而上。瞬间墨峰便变成了火峰。

火球往火山上轻轻一碰,嘭的一声巨响,此峰化为了碎裂。四下飞溅。

与此同时,白面书生,脸色一白,一口鲜血狂喷出来。

“我来!”

一位满面红光的大汉,一晃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时。已然到了火球前。其手中结出一个古怪的手印,豁然指向天空。

“翻天指!”大汉一声大喝。

天空立马暗了下来,乌云旋转间,一只千丈之巨的手指忽然从乌云之上。一指而下。

“嘭!”

天指,猛然指在火球之上,火球生生停了下来,然而众人尚没来得极高兴些什么,一道金色火焰便顺着天指延伸而上。瞬间天指连同天空的乌云都被焚烧得干干净净。

天指被毁的刹那。大汉便是一头从虚空扎了下去。生死不知。

……

如此这般,没一人能阻止火球前进。

不多时,火球已然离悄悄谷不远,那片无声无息的世界瞬间变成了火海。一道道身影哭爹喊娘地从悄悄谷狂飞上天际。

这一刻,悄悄谷变成了火谷。

马丽。黑袍男子,孙道友。三人面色铁青。一时之间面面相觑,他们从没想过,自己一时的贪念竟会落得今日的下场。

“我孙武发誓此生不杀此人,誓不为仙。”宗门被毁他愤怒之极。

红尘静静地跟在众人身后,脸上虽然没多大表情,可心中却泛起阵阵巨浪,她自然知道,以楚立羽的修为根本无法维持焚天灵火大久。

如今元婴老怪众多,她也是做好了自爆的准备。

“好了,道友停下吧!”一句苍老的声音忽然在这片天地之间回响起来。旋即一位老者从虚空中一闪而出。

他的脑袋显得很小,都快缩到肩胛里去了,脑袋上盖着一层马鬃般的头发,灰白的脸上两只塌陷的眼睛,目光呆滞,无精打采。

然而众人看到此人却是脸色一变,立马向此人拱手,完全一副晚辈见到前辈的样子。

“空化期强者。”看到此人,红尘心中还有一丝希望的心立马死了下来。

老者对这些人置若罔闻,慢腾腾地拿起腰间的葫芦喝了口酒,酒在口中发出古怪之声,呆滞的目光忽然闪过一道精光,口中的酒猛然狂喷而出,落在地上化为千丈之巨的庞大水幕。

碧绿的水幕,像是划破时空而来,就这样闯进了人们的视线,把这片天地划分为了二半。

水幕此刻像是一个庞大的喷水池。无数水柱忽然狂喷而出。

然而水柱尚没接触火球,便化为水蒸汽消散不见。

老者见此并没有多少惊慌。豁然一点水幕。一个庞大的八卦立马在幕中浮现,一阵旋转,阵阵涟漪荡漾而出。

火球一顿,缓缓停了下来。

“破!”

张口喷出一道血雾,老者陡然一声大喝,一道天蓝色的庞大光柱,立马从水幕中飞射而出。狠狠地击在火球之上。

“嘭!”

火球如同打碎的玻璃般一爆而开。火球碎裂,一个红色男子从虚空之中缓缓跌下。

老者面无表情再一点水幕,一个大手立马从水幕中伸出,一把向红色男子捞去。看其气势,若是被大手捏中男子很有可能立马爆体而亡。

“不要!”

红尘一闪出现在大手之前,火扇一扇,一只同样之巨的火手迎了上去,旋即二只大手轰然间握在了一起。

“小小元婴期修士,也敢在老夫面前撒野!”老者讽剌了句,一点水幕。

碧光流转间,火手立马虚幻了起来,几息间便是消散不见。

火手散消,红尘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爱郎死于非命,美目之中水雾浮现,脑中闪过二人相遇的一幕幕画面……

红尘往事浮心头,却是心伤尽。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前尘往事虽好,却是时光飞逝。只恐留不住,许多情、许多爱。

眼前大手就要把楚立羽捏成肉桨,忽然空间一阵波荡,旋即恐怖的能量涟漪扩散而出,大手立马被震碎,甚至水幕都被生生震出一道道裂缝。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之中嘭的一声,碎裂消散不见。

“是谁?滚出来!”老者在虚空后步了二步,方才化气劲力,脸色一寒,冷喝道。

喝声刚刚落下,一股诡异吸力陡然浮出,红发男子立马向前一个方向飞去。

“你们几个,想取本尊弟子的性命,可得先问问本尊同意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