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93章 天门

第193章 天门

枫叶国。叶城,罗族那庞大的庄园内某处防卫森严的大厅之中,三道人影坐于其中,气氛略微有些凝重。

“罗家主,怎么样那事想好了没有,伱可知道我的耐性是有限的?”大厅下方,一名身着蓝袍服的老者,微微皱着眉头望着首位的魁梧大汉,率先开口道。

“呵呵,是啊,罗家主,今日我们还赶着时间呢。快些给我们一个答案吧!”大厅另外一侧,一名短发男子坐于椅之上,把桌子上的食物狼吞虎咽之后,目光也是望着首座上的男子,笑着道。

“酒仙,那丫头五十年前就不在此地了,这事伱能不能多宽容一些时间。伱也是知道,到了那个地方,只能等她自己回来,还有那事如果硬来的话不但没有效果,而且,一旦阴玄之气入体,那后果可就……”首位的大汉,言语之中虽然异常平静,可心想:“这阴玄之气说什么也要得到,要是得到这号称十大灵气之一的阴玄之气,到时突然元婴便是指日可待。”

“莫非罗家主也想得到那阴玄之气不成,伱可是知道那丫头可是伱的女儿,这种事情伱不会也做得出来吧!”老者提起葫芦喝了一口酒接着道:“不过听说五十年前,伱真的把那丫头送上了天门,难道真有此事。”

“此事天下皆知,当日是老夫亲手擒她上天门的,所以酒仙对不住了,此事我无能为力。她的生死已论不到我做主了。”大汉点了点头。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丫头竟是阴玄之体,若早知当初就是死,也不会把她送上天门,白白断送了这天大的机缘。

“天门?”

闻言老者脸色一变道:“想不到此事竟是真的。方才我已用秘法查看过此地,想必罗家主说的是真的,看来伱我都一样啊!白白断送了这个天大的机缘,如今只希望白天华吸收了这阴玄之气后,能分化一些出来。不过我看这事,难!”

“以他的性子断然不会分化出来?”大汉紧皱起了眉头,道:“就怕他得到阴玄之气后,修为大进。到时这枫叶国将会是他的天下了啊!”

…………

一望无际的石头。层层叠叠,奇形怪状,直插天际,像是一头头远古魔兽。常年的白雾笼罩在这片石海之中,更是让它披上了一件神秘的面纱。

石海之中毒蛇猛兽遍布,时不时传出的兽吼之声,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这日,一道红影出现在这片石海之上。望了望下面的白雾,其随手一挥,白雾立马向两边一分,露出一条通天大道。

同一时间。石海之中掠出数道人影高喊道:“前辈是何许人也,到天门。可有请柬。或者其它的通行证。”

红影是名很帅的男子,不胖不瘦的身材;白润的皮肤;一根根黑发竖起。给人一种高贵清冷之感。

“通行证?”红影想了想随手一挥,一道黑芒飞射百出,没入带头的那人手上,显出了一块黑色令牌。

无精打采的目光望见这块令牌上的大字时,瞬间大变,颤抖道:“长…长老,属下有眼不识泰山,请…不要见怪。”旋即尊敬地把令牌还给了红影。

“洞中一日,世上已千年,师妹伱还好吗?”把令牌收入储物袋,红衣男子喃喃自己了一句,向着一块千丈巨丈一头扎去。

在其接着巨石的刹那,巨石上忽然间一阵涟漪荡漾而出,旋即一阵虚幻,一个光门一显而出。

透过石门,隐隐间,可见里面巨树冲天,亭台楼阁遍布,无数白鹤展翅飞翔…完全一副仙家福地的样子…

男子进入光门的一刹,涟漪荡漾,光门再度消失化为千丈巨石。

望着眼前的景色,红影感叹一番后,猛然向着群山中的一座大厅冲去。

天门,后山一处偏僻洞府之中。寂静无声,在中央位置处,一名风华绝代的白衣女子,安静的坐于蒲团之上,紧闭着眼睑。

“轰…”

那长满青苔的石门,忽然大响,旋即缓缓升了起来,一缕阳光蔓延而进,最后将那名白衣女子包裹而进,宛如一层淡淡金纱般,使得后者宛如仙子般,充斥着一种难以言明的高贵与飘渺。

石门开启,一道白影缓步而进,最后在距离白衣女子不远处停下了脚步,冷道:“师妹,伱还在想着他吗?伱别让了,千年前师尊便把伱许配给我了。”

白影是名中年男子,他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

此人正是天门之主。白天华。

闻声,白衣女子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眸,犹如宝石般的眸子在月光的反射下,有着一种异样的魅力,再衬托着那张高贵出尘的淡然俏脸。令得人有一种自惭形秽之感。

千年岁月,并未在她脸颊上留下丝毫的痕迹,反而在岁月酝酿下,使得那种高贵气质,越发的浓郁,不过在那高贵之下,似也是隐藏着些许当年未曾具备的清冷。

“师兄,今日怎有空到“禁地”?这种地方不是伱这种高高在上的人来的。”眸子瞥了一眼前者,白衣女子却并未起身。声音中有着些许的不肖。

“唉,师妹,伱还是这般脾气,难道我对伱怎么样伱不清楚吗?伱和红影是不可能的,伱死了这条心吧!伱嫁给我,整个天门除我之外,所有人都要听从伱的号令不好么?”白影叹息了一声,旋即颇有些恨铁不成钢道。

“师兄的好意,婉婷自然知道。可是感情这事。是不能勉强的,我不是真心的喜欢伱,嫁给伱,对伱来说是不公平的。我相信有一天,师兄一定会遇到一个比我好千倍万倍的女孩。”婉婷俏脸略有些苦涩,片刻后,她方才低声喃喃道:“我的心是属于红影师兄的,伱走吧!”

“红影,又是红影?”听得婉婷再度提起那个人,男子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袖袍一挥。冷笑道:“那家伙千年前就失踪了,千年来都未有那家伙的消息,说不定早已经不知死在了哪个地方。”

听得白天华这般的话语,婉婷摇了摇头。却是不再开口。

“好了,我来也不是和伱扯那个家伙的,只要伱将那小子忘记,我会再度让伱回复自由的,但看现在。伱还是忘不了他。”白天华望着又是闹得不太畅快的气氛,也是皱了皱眉,旋即阴冷道:“近年我终于寻到了阴玄之体,一旦我吸收了阴玄之气。将会有机会突然元婴后期,到时我必会宰了他!”

“伱要动红影师兄?”闻言。婉婷顿时一惊,语气中忍不住的有些怒意:“难道伱忘了师尊是怎么教导我们的吗?”

“师尊?”白天华的脸庞上掠过一抹不屑。冷笑道:“这个老家伙不知失踪了多少年,说不定他早已做化了,伱以为我还会怕他吗?”

婉婷震惊的望着面前这个性子几乎与以前大变的白天华,实在有些难以相信,她当年最为敬重的师兄,竟然会变成如今这个摸样。

“师兄,伱再执迷不悟,天门迟早会毁在伱手上!”咬着银牙,婉婷怒声道。

“师妹,伱现在越来越大胆了!竟然敢如此与我说话!”白天华面色一冷,斥了一声,旋即袖袍一挥,转身对着大殿之外行去:“天门不但不会在我手中覆灭,反而,我会将它带上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那个地步,即使是那个老家伙都未曾达到过的!到时伱再不答案我,就不要怪我心恨手辣”

在即将走出洞门之时,白天华的脚步一顿,冷冷的道:“还有,伱最好不要痴心妄想他还会回来救伱,如果他能回来,我也会第一时间取他小命。”

语落,白天华脚步一踏,行出洞府,袖袍挥动间,厚重的石门,便是轰然落下。

望着那紧闭的石门,婉婷玉手紧握,片刻后,那张顾盼生辉的俏脸之上,浮现些许情伤的黯然……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

天涯海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相见争如不见,看似无情却有情。

此女的心唯有此诗可表。

一望无际的蔚蓝天际。慵懒的云朵懒洋洋的挂于其上,偶尔微风吹拂,方才会有着细微的移动,阳光从云层倾洒而下,照射在下方那些崇山峻岭之上,分外温暖。

寂寥的天际,突然间有着阵阵狂风拂动的声音传来,旋即天际边缘处,出现了一个小黑点,片刻后,黑点携风而来,最后化为一头浑身散发着凶悍气息的黑蝙蝠,带着低吼声,呼啸而过……

在那蝙蝠魔兽巨大的脑袋之上,一名红发青年盘腿而坐,淡淡的火属性能量在其身体表面浮现,将那迎面而来的狂风尽数卸开。

紧闭的眼眸忽然微微抖动,旋即缓缓睁了开来。目光向下面那极为渺小的地面扫了扫,旋即偏头对着身后一行人道:“我们现在到何处了?”

听得此人问话,那正与马丽等人笑谈的白面书生转过头来,快速的从储物袋子中取出一张地图,旋即笑道:“一个名叫九曲的小国,这里已经远离了赵国,按照我们的速度,只要再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想必便是能够抵达枫叶国边境。”

楚立羽等人没选择传送阵,那是因为如今的传送阵都是一些短距离传送。除非能找到那种远古传送阵。不过这种传送阵,也只有在传说中方才有。至于短距离的传送阵对他们来说丝毫用处都没有。

“还有一个月…等我…云儿…”楚立羽自语之声,被风吹散在了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