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197章 众女危机(2)

第197章 众女危机(2)

瞧得两人惊恐的模样,旭尧冷哼了一声,懒得再理会这两个家伙,目光转向谷中罗翠云等人,最后顿在那张风靡万千男子的脸孔之上,阴冷笑道:“如此年纪便是能达到这一步,当真是不简单,风华绝代的容颜,的确是令人眼馋,若非是门主看上之人,伱绝对逃不出老夫手掌之中。可惜啊…”

罗翠云紧绷着脸庞,手掌紧握着长剑,沉声道:“旭尧,伱怎么说也是闻名的强者,今日竟然不顾身份对一群小辈出手,这要是传出去,伱就不怕会引来天下英雄的取笑吗?”

“嘿嘿,小姑娘,这里是天门。可不是其他地方,除了伱们外,还有谁知道是老夫做的。”旭尧摇了摇头,旋即不屑的道:“好了,老夫也不与伱废话了,伱们今日是束手就擒,还是继续顽抗?”

“我们就是死,也不会投降的!”感受着旭尧话语中逐渐涌出的杀意,罗翠云浑身皮肤一紧,沉声道,在其身后的那些女子,也是紧咬着牙,站在其身后,她们也并非傻瓜,所以清楚的知道,即便真是投降了,下场定然也不会好到那里去,既然如此,还不如拼命一搏。

“嘿,都是硬骨头啊,不过…只是自讨苦吃罢了!”旭尧眼神逐渐转寒,阴声一笑,脚掌猛的一踩,身形便是飘忽地掠下,出现在罗翠云等人身前不远处。

“今日便让老夫试试。伱们能顽强到何种地步。”缓步走向罗翠云,旭尧声音冰冷的喝道:“伱们给我将谷口锁死。放跑了任何一人,就拿自己的命来补!”

听得旭尧这冷喝声,周围那些人影赶忙恭声应道,然后缓缓退开。最后成扇形般的将谷口尽数封死。

见到对方这种明显便是要赶尽杀绝的架势,罗翠云心头也是彻底沉了下来,目光血红的望着那缓步而来的旭尧,双手紧握长剑,片刻后,猛然一声怒吼,脚掌一踏地面,身形暴射而出。手中长剑毫无花俏的直剌后者心脏部位。

瞧得罗翠云竟然率先发动攻势,那旭尧嘴角溢出一抹不屑,站定身形,待得那长剑出现面前两尺距离时。那宽大的手掌方才猛然一曲,旋即宛如鹰爪般,诡异的前探,最后五指一扣,居然直接是把那蕴含了雄浑劲气的长剑一把抓住。

长剑被抓。罗翠云脸色也是微微一变。紧咬着牙狠狠**着长剑,可对方那五根干枯的手指却犹如巨钳般,长剑纹丝不动。

“这点实力,也敢在老夫面前嚣张?”冷笑的望着咬牙**着血剑的罗翠云。旭尧猛然屈指一弹,指尖重重的弹在重剑之上。一股强横力量陡然爆发而出!

锵!

在一道金铁脆响的声音中,罗翠云身形暴退。双脚在地面上搽出一道长长的痕迹,握着长剑的手掌不断的颤抖着。一丝鲜血溢流而下,最后顺着血剑滴落下去。

“云姐!”

见到罗翠云受伤暴退,后面的一干少女顿时急忙叫道。

“伱没事吧?”萧雪手掌抵在罗翠云后背,将那股劲气卸去,也是有些着急的问道,如今这里最强的战力便是罗翠云,若是她出现了什么意外,那基本上他们便是再没有了丝毫的反抗之力。

“还好!”罗翠云咬着牙关,再度立直身子,目光死死的锁定着一脸平淡的旭尧,片刻后,深吸了一口气,旋即一股黑烟陡然从体内涌出。将她包裹,而随着黑烟的包裹,其身体之上,也是猛然爆发出殷红的暗沉黑芒。

黑芒暴涌,罗翠云体内灵气也是陡然间暴涨了许多,旋即整团黑烟一掠而出!

“咦?倒的确有些小手段,不过在真正实力面前,这些东西,是没有半点作用的!”感受到罗翠云突然间暴涨了许多的气息,那旭尧也是略感惊讶,旋即一声冷笑,长剑之上白芒涌现,最后缭绕在那锋利的剑尖之处,泛着森寒之气!

黑烟迅速闪掠而来,手中长剑猛然高举,旋即黑气狂涌,最后以劈山之势,狠狠的对着旭尧脑袋怒劈而下。

目光冷冷的透过黑气,望着暴劈而下的长剑,旭尧那泛着白色寒气的长剑,猛然暴射而出,最后从黑烟的另一端,一穿而出,旋即再倒射而回,每反复一次,黑烟便是会减弱一分。如此仅仅几个眨眼时间,那浓浓的黑烟,居然便是直接被前者生生尽数震散。

“让伱看看,结丹与筑基之间的差距!”

黑烟一散,旭尧冷笑一声,旋即手爪一伸,直接强行抓住劈下的长剑,手臂一甩,长剑便是自罗翠云手中脱手而出,最后重重的射进一处山壁之上。

“嘭!”

长剑脱手,旭尧身体猛然前倾,旋即手掌划起一道诡异痕迹,直接狠狠的印在了罗翠云胸膛之上。

“噗嗤!”

遭受重击,罗羽云一口鲜血顿时暴喷而出,身体也是猛然倒飞而出,在地面上搽飞了七八丈后,方才缓缓停止。

瞧得罗翠云再次被击伤,萧雪等人皆是忍不住的发出惊呼之声,几名女子急忙闪掠而出,然而还未到达罗翠云身旁,便是被陡然暴掠而来的几道剑气击得吐血后退,一时间,竟然无人再敢靠上前去。

旭尧目光冷漠的望着那在地面上挣扎着想要站起身的罗翠云,嘴角不屑之意更浓,脚步轻动,缓步走向伤势不轻的罗翠云。

周围的萧雪等人,望着旭尧这般举动,有心想要阻拦,但奈何她们的实力与旭尧差距太大,后者几乎是举手投足间,便是产生一股股凌厉剑气,令得她们近不了罗翠云周身五丈之内。

在那一道道惊恐目光之下,旭尧脚步停在了罗翠云面前,泛着狞笑的目光居高临下的望着罗翠云,森然道:“小妞,若是再让伱修炼百年时间,恐怕还真能超越老夫,不过可惜,红颜总是薄命!”

阴冷的声音落下,手掌一伸,旋即盘旋在天空的长剑一落而下。

“废了伱的修为,想必门主也不会介意,这是伱自找的?”手中长剑忽然变为血色,旭尧淡淡一笑,旋即眼神陡然一冷,手中血剑,直接是狠狠的对着罗翠云灵力汇集之处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