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03章 封印

第203章 封印

水波一动,楚立羽一闪而出,拳头随意一挥,便是把身前的乌龟轰飞出去。目光抬起,顿在头顶那只庞大的黑影之上。

“二级妖兽”足有百丈的庞大黑龟,嘴巴一鼓,一道径直一丈的水柱闪电般激射而下。水柱所过处,湖水一阵澎湃。湖面激烈晃动起来。

在水柱近身的一刻,楚立羽炼体之术运转,一拳轰出,水柱立马倒退而回,化作一个大手,一把将这只庞然大物拉下,按在地上。

声声惨叫从巨龟嘴中发出。四足疯狂的在地上爬动,使得地上立马多出了四条深深的爪痕。可按在它身上的大手,像是一座巨山般,丝毫不动。

楚立羽身子一动,出现在它的头顶上,一脚踩下,嘭一声,硬是把它的头踩入泥土之中。旋即充满杀气的目光扫向那些海龟。

王的惨败,令得它们心惊胆战。那只无壳龟直接被吓得四脚朝天。其它海龟见此立马逃窜,然而它们刚转身的刹那,一条水链陡然闪出,牢牢把它们捆绑在山峰之上。

“这下守洞灵兽有了。若是连门都守不好,你们活着也没用了。”把脚下的巨龟抓起,捆绑在洞前,神识裹着此言钻进这些家伙脑中,楚立羽转身进入洞中。

从些之后,凡是进入此山百丈的生物,皆是成为水柱攻击的对象,有些肉身弱些的生物直接死于非命。久而久之,再也没有生物敢靠近此峰。

洞内两道身影紧紧拥抱在一起,水雾在那美眸浮现,旋即划过风华绝代的脸庞,云笑了笑道:“生死有命!宝贵在天。不要为了我再伤神了。”

“有我在,你不会死的。在封印破碎前,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楚立羽心中没底,除非到了元婴期,否则根本无法破解附魂术。连悟元子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他实在不敢想像后果。

“羽。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楚立羽点了点头。不久后两人飞出了洞府。

三个月后,两人又回到了此地。

三个月来他们把枫叶国的名胜古迹游览了一遍。体验到了以前没有的生活。

望着那张越来越苍白的脸,楚立羽的心很痛。可却无能为力。只能轻轻把她拥入怀中。

他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只能眼睁睁地的看着心爱的人受罪,却是丝毫办法也没有。

“羽,趁着我还清醒。我想今日把阴玄之气传给你。”云脸上掠过一抹红润道:“人生就像一座山,重要的不是它的高低,而在于灵秀;人生就像一场雨,重要的不是它的大小,而在于及时。你就是我的及时雨。有你的日子那怕一天。我也会很满足。”

真正的爱,应该超越生命的长度、心灵的宽度、灵魂的深度。

云是羽的初恋,对于她。羽有着深深的爱意。让他眼睁睁地看着她死,他做不到。

“云,别说话了。现在我要把你封印。”说着楚立羽手中便是结出一个蓝色手印。

此印结出的刹那,四周的温度立马下降。

“不要…我怕一闭上眼就永远看不到你…”云阻止了羽。

羽的心在滴血。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彻底寻到解除的方法。羽咬了咬眼,手印豁然落在她的眉头处上。

云瞬间僵立,目光之中流下二行清泪。含情脉脉地看着羽。

楚立羽不敢接触她的双目。一个个蓝色手印不断从他飞中飞舞而出。

云的生机停止在了这一刻。一块蓝冰从眉心处涌出,旋即瞬间把她包裹在了里面。

做完这一切,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个人看上去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云,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我一定让你活过来。”羽的心在这一刻。似乎死了。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水晶棺材,小心翼翼把云放了进去。

望着这张脸庞。楚立羽轻吻在了冰上。

今日的一吻,不知明日能结出什么样的果。

到时会不会结出一地的悲伤。

朝霞夕阳。黄昏日暮,冷凝的季节,是怒放后的宁静。月如钩,烛火尽,五更残。梦中又见,不沾尘埃不沾烟。广寒渺茫天涯远,朝如青丝暮成雪。依稀见你憔悴的羞颜,帘初卷、那一抹古典的月色,到底瘦了谁的脸?这一丝柔弱的心弦,牵系了谁的思念?

从此,孤单一人,守护着自己的孤独,蹒跚前行,期待着下一个幸福的轮回……

把水晶棺收进储物袋,楚立羽化作一道流光向外掠去,半个月后,他再次从洞外飞了进来。

一拍储物袋,光芒闪动间。地上多出了一大堆玉简。羽急忙抓住玉简,神识伸了进去。瞬间之后,随手一扔,再次抓起一卷玉简……

时间转眼流逝,可惜楚立羽依然没能找到半点与附魂术有关的信息。

此时的洞府已被玉简占据了三分之二。半年没合眼,使得他的双目布满了血丝。红发之中也是有些变成了白色。

“又没有…”把玉简一扔。手中白芒一闪,多出了一瓶丹药。望着筑基丹三字。羽决定在此地筑基后到他国寻找破解之法。他国没有,那他便到其它行星上寻找。他不相信没有破解之法。

如今身体极为疲累,显然不合适筑基。用一块巨石把洞口堵死之后,他不放心地又从储物袋中拿出数套阵旗,没入洞壁之中全部开启。

同一时间,枫叶国边境陡然出现浓浓的黑雾。凡是进入黑雾的生物皆是瞬间毙命。

黑雾出现的刹那,一个个元婴老怪,急忙从洞府走出。来到边境处。望着黑雾他们脸上露出迟疑之色。相互传言了几句后。便匆匆离开。

三日之后,铺天盖地的玉简从一个个修仙大派中飞出。场面颇为壮观。令得许多凡人大开眼界。

一只水手陡然从湖中冲出,抓住飞行的一卷玉简后,缩回湖中消失不见。

湖底洞穴之中,一位红发男子忽然睁开双目。眼中的血丝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精明。

望着眼前的玉简,他犹豫了一下,神识延伸而去。玉简上的语言缓缓传来。令得他瞬间僵立:“他国仙界入侵,凡是本国修士不管修魔者也好,修仙者也罢,暂时放下一切成见,抵御外强。否则灵脉被抢,我们都将会成为无家可归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