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05章 一号洞府

第205章 一号洞府

某座寂寞的山峰被一条百丈之巨的裂缝一分为了二半。从此以后,它们只能彼此相望,此峰,多出了一分孤独。

二道遁光陡然从天地交接处而来,打破了山峰的孤独。

遁光一敛,显出一男一女。男的红发,女的若人喜爱。

“此地便是十组的地盘,自己下去吧!”女子有些凶,说了句后疾驰而去。男子沉吟少许,向下落去。

峰壁二边遍布密密麻麻的洞府。这些洞府一多半被先来的修士占了去,楚立羽速度极快,十几分钟遍绕着这条庞大的裂缝飞行了一圈。旋即向下直坠而去。

下方有着一个小型广场。周围站满修士。一声声吆喝与欢呼不时从人群爆发而出。把四周的寂寞充淡了不少。

楚立羽是个不喜欢热闹的人,对此生不起丝毫兴趣。落到地面便向着一个灵气充沛的洞府行去。

“站住,那边三个洞府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居住。今日是选举队长的时间,道友若是胜出,便可选择一个作为临时的居住地。”一股幽兰之香,从背后袭来。如同流水般的清美之声响起。

这女人搽了一脸的胭脂花粉,颜色赛过雨后的虹霓,三棱镜下的日光,姹紫嫣红的花圃,显得十分妖艳。

楚立羽脚步一顿,道:“有没有长期居住的方法。”刚才他就有些好奇,为何灵气如此充沛的洞府没人居住,原来是这样。

“有。只需成为十组的队长。便可以长期居住一间。或者闯过一号洞府。”甜美的声音传来,楚立羽回头目光接触那妖艳的目光之时,双目立马产生一丝呆滞,不过这一丝呆滞一闪逝去:“媚术。”

望着那清明的双目。女子后退了二步,一只手猛然落在储物袋上。警惕地望着楚立羽,明明自己修为就比这人高,可为何媚术反会被破。一丝冷汗已从额头上浮现。

“道友无须紧张,前面带路吧!”楚立羽淡淡一笑。道:“我要闯一号洞府。”

闻言,女子脸色一变:“道友,方才冒犯之处还请不要见怪,不过我劝道友还是不要闯一号洞府的好。这些日子共有二十九名修士闯一号洞府。可却没有一人活着出来。”

“无须多言,带路吧!”楚立羽坚定道。

“竟然道友决定如此,那跟我来吧!”话罢,向着一条偏僻小径走去。楚立羽紧跟而上。

二人所去的方向。立马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旋即各种讽剌与不肖之声纷纷响起。

“又多了一个送死的……”

“想一步登天的人,看来这个世界还真是有不少……”

“哪里有好处,哪里就有幻想;哪里有幻想,哪里就有不要命的!”

“不要说别人脑子有病,脑子有病的前提是必须有个脑子。”

“哈哈……”

……

楚立羽只管走自己的路。让这些傻B去说。

很快他在女子的带领下来到一号洞府前。脚步刚停,一股寒气忽然透过石门涌来。女子浑身一颤后退了二步道:“我以管理者的身份,告诫道友还是不要逞强的好,性命比一切都重要。”

“你喜欢我?”楚立羽淡淡道。

“没有!”女子脸色一红。

“那你为何管我死活。”

“哼。好心被雷劈,去吧!死了最好。”话罢。一拍储物袋。一块黑色令牌飞射而出,没入“一”字之中。黑气浮现。几息之间,便是把石门笼罩。旋即地面一阵颤抖。石门缓缓升起。

石门升起,数十支寒气所化的长枪,飞射而出。凡是占到长枪的物体皆是瞬间化为了冰块。

见此围击之人脸露惊恐,飞快退到长枪不能波及的的范围,目光紧紧盯着那个不怕死的红发男子。

在他们的注视之下下,红发男子豁然抓住一支长枪,轻轻一捏,嘭的一声,长枪硬是生生被捏爆,化为一缕缕寒气消散于虚空之中。

楚立羽脚步轻脚,凡是射向他的长枪皆是被他风轻云淡地捏碎,这一刻,整个场面除了长枪破碎之声,便是人们心跳加速之声。

楚立羽进入洞府的一刻,石门轰然落下。

“吼……”

淡淡的月光石把洞府照得如同白昼。一个十丈之巨的庞然大物出现在眼前。楚立羽眉头微微一皱,这竟是只被放大了无数倍的黑色蚊子。

四翼挥动间,一股股寒流汇聚,缠绕在四周。化为一支庞大的寒枪猛然向楚立羽射来。

寒枪近身的刹那,楚立羽一晃,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时,已在十丈之外。然而寒枪像是长着眼睛一样,身形一顿,带着无以匹敌的劲道,再次冲来。

漆黑的眸子之中掠过一丝红芒,身形向后微微一弯,右拳猛然摆出,强悍的力道狂涌而出,拳头所过之处音爆之声响彻。

“嘭!”

二者接触,长枪破碎,楚立羽退了二步。目光紧紧盯着蚊兽。

“吼…”

蚊兽愤怒了,自从被那该死的人类抓住,下了禁术扔在此洞后,它再也出不去了。再也见不到那头亲爱的母蚊。因此这些年来,它把一切怒火都发泄在这些进入处洞的人身上。只要杀够千人,它便可重新回复自由。眼前这人是五百九十九个,它必死无疑。

渐身一颤,铺天盖地的黑色粉末猛然向前飘去。

“蚊毒”

粉末一接触皮肤,便浸了进去。光滑的皮肤立马浮现丝丝黑色。就在蚊毒大肆破坏组织细胞时,一股恐怖的高温忽然涌来。蚊毒瞬间化为了虚无,皮肤再次回复光滑。

“吼!”

恐怖的高温弥漫间,蚊兽首次露出害怕的表情,缓缓向后退去。

楚立羽凌空飞起,向蚊兽暴冲而去。躲过几次攻击之后,一把抓住那长长的器管。一声大喝,猛地把蚊兽扔在地上。

“嘭!”

在地上搽出一条长长的痕迹,蚊兽有些不敢相信地猛然抬头,望着“大力士。”心中已然发抖。

……

在外围观之人,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了过来。洞内传出阵阵的打斗之声,让他们心惊胆战。他们猜想,那家伙已经离死不远了。毕竟里面的东西大恐怖了。

“隆……”

石门合上仅仅几分钟,便是发出轰隆之声缓缓上升。洞内一片漆黑,安静的有些可怕。

一个黑色物体陡然被扔了出来。人们看了很久,方认出这竟是一条被烧焦了的兽足。

“不知道这样算过关了没有,如果不算。我回头把整只蚊兽扛出来。”平淡的声音传出。红发男子缓缓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