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06章 哑巴发威

第206章哑巴发威

红发男子行出,众人脸露恐怖之色后退了二步。在他们看来这家伙似乎并没有受什么伤。

然而,有人却不是这么认为。一双阴沉的目光扫向楚立羽之后,它的主人便上前几步道:“我是今日比试的赢者,道友可敢一战。”这人明显是打来捡便宜的。

“滚…”

楚立羽一声咆哮,随手一伸,一只大手从虚空伸出,直接把此人抓住,捏断了四肢扔上了天。旋即硕大的拳头猛然落在地上吼道:“还有谁不怕死的。上前来……”

“嘭!”

随着喝声落下,一道道裂缝猛然从拳头接触处浮现,一直消失在众人视线的尽头。凡是在这些裂缝之上的石块、树木…皆是被掀飞。

一些修为低下之人,直接被震得口鼻流血……

楚立羽从来就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在这种地方任何的费话都是浪费口水。只有实力方能得到尊重。

“过关。道友息怒…”女子急忙仍给楚立羽二块令牌道:“我宣布枯木道友便是你们十组的队长。三间洞府任选一间长期居住。”

瞥了手中令牌一眼,楚立羽直接把其中一块扔了回去。道:“队长,我没兴趣。”

话罢,头也不回的向四号洞府行去,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轰然放下石门。

洞府有十丈,除了一张石床之外别无一物。一墙壁之中遍布手指般大的洞孔。充沛的灵气滔滔不绝狂涌而出。

深呼了口气。楚立羽心里大爽。二话不说,急忙盘膝做下。进入修炼状态之中,生怕人家抢走了似的。可惜如今大战随时来临,楚立羽不敢进入筑基之中。不然此地当真是筑基的绝佳之地。

转眼半个月已然过去。

半个月下来,裂缝之中的洞府已全部住满了人。后面迟到些的修士。有时为了争抢洞府甚至于会大打出手。一些新来之人,甚至于还打四号洞府的主意。结果全被打断了手脚扔了出去。从那以后再没人敢打四号洞府的主意。

这日楚立羽被阵阵吵闹声,吵醒,缓缓睁开双眼。把身前的玉简一收,行出了洞府。

洞外几名男子脸带凶残之色,把另一位男子围在中间。一句句恐吓的话语不时从他们口中发出。

“小子,你的洞府到底是让不让,我们兄弟五人可是很久没吃过人肉了。老实告诉你。我们修魔者最想吃的便是你们这种白白嫩嫩的人肉…”

“小子,信不信老子毁你道行,快滚。”

……

男子很害怕,指了指洞府。再指了指自己。预示那洞府是我的,要洞府没有,要命有一条。

“哼,死哑巴。给你三分颜色你开染房。老五你去让他长点记性。”话音落下,一名身穿黄袍的男子猛扑过去。

哑巴不甘示弱地反激。长剑在手,宛如剑神降世。一道道剑芒挥洒而出。这一刻,他愤怒了,一再的忍让。成为了被别人欺负的资本。竟然如此,那么从此便做个恶人。

一道道毒辣的剑芒。把老五逼得鸡飞狗跳。嘴中虽然大骂,可心里已然害怕之极。

几人互着了一眼。显然没想到一向温柔的哑巴会反击。

“噗!”

一道鲜红像爆开的烟花一散而出,把附近的地方都是染成了鲜红。与此同时,老五的身影像断线的风筝,向远方飘出,落在一块大石之上。他的脖子已被割断。在那张毫无生机的脸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从哑巴出身到老五坠落不过眨眼的工夫。其他人根本没反应过来。

哑巴手持长剑,落在另一块大石上,仰天发出一声咆哮:“父母亲,不是孩儿不孝,只是这个世界本是实力为尊。弱肉强实。家族之所以会走到今日的地步,便是一再的忍让。不过孩儿相信,有一天,我会凭着手中之剑,把别人欠我们的一一讨回来。”原本哑巴不哑。

“老五!”

“老五……”四道身影飞到石头之上,望着相伴多年的兄弟已然死亡,老大怒吼道:“把哑巴的头斩下……”

三人二话不说,便向哑巴扑去。

一时间,剑影交错,剑呜声,爆炸声……不时响彻,把洞府之人纷纷引出。

“噗!”

“噗!噗!噗……”

在三名男子的围攻之下,一道道血痕不时在哑巴身上制造而出。一滴滴鲜红不时滴下。

哑巴如同疯子一般,任凭一道道血痕从身上浮现,你砍我一刀,我便剌你一剑。你劈我二斧,我便割你二剑……

一朵朵血花不时从空中窄现,缓缓落下,生长在石头之上,结出深深的红。

身上的疼痛以及哑巴疯子一般的进攻,令得三人战意大跌,那家伙不是人,明明一刀砍在他身上,他丝毫不躲闪,只是一剑剌来,你劈他的头颅,他便割你的动脉……

逼得他们纷纷闪躲,当然不闪躲的话,他们有八成的把握能把这个疯子砍于刀下,但同样有着三分被血剑剌死的可能。虽然只有三分死亡的可能,但已然令得他们不敢进攻,因为他们爱惜自己的性命。

“疯子”三分落在一块大石之上,望着虚空之中摇摇晃晃的血人。一人怒道:“我看你身上有多上血可以流。”

“今日真是眼瞎了,想不到一时的大意,竟令得老五坠落。不过,今日谁也保不了你。”老大缓缓抬头,目光之中寒光一闪,身子瞬间涨成二丈有余。一个虎头从身后浮现而出,嘴巴一张:“吼…”

虎啸之声化作一道白色音波狂涌而出。震得石块纷纷滚落,一些实力低下之下,便是直接被震晕了过去。其他人默默记下了此人的模样,这人绝对不能招惹。

音波袭来,哑巴只觉得血液在体中翻江倒海。喉咙一甜,喷出一道血箭,一头栽了下去。

落到地上之时不停地**起来。虎头回体,男子缓步来到哑巴身前,一脚踩下,直接踩断了血人的几根胸骨。

硕大的拳头,带着强悍的劲道猛然对着血头干下。看其气势,这一拳,若是干中,此头便会成碎头。然而拳头在离血头三寸处,蓦然停下,男子目光下移。便是看到一只白嫩的手掌,稳稳抓住了拳头。目光厉色一闪,力道豁然增加三分,五分……十二分。然而那看似毫无力气的手掌却稳如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