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07章 震撼

第207章 震撼

“够了!”一股无以匹敌的力道从拳头接触处涌来,使得男子一连步了十几步方才把这般堪称恐怖的力道卸去。骇然地把目光落到那红发男子身上。嘴巴张了张却是没有发出声音。

“此事多此为止!”楚立羽平静地说了句。这种欺负人的事,他实在是有些看不过眼。虽然这种事情每天都会发生,但能少一回,总是好的。

“我说过今日谁也保不了他,道友,请让开。”阴沉的目光移到血人身上道:“哑巴!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来。”

“我不是哑巴!你才哑。”血人艰难地站起向楚立羽拱了拱手吼道:“你们抢洞府杀人是对,我反抗杀人,是错?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么。”

楚立羽目光顿在一道妖媚的身影之上说道:“道友,这事合宗盟不管么?”

“我虽然是此地的管理者,但这些是他们私人之间的事,合宗盟是不会插手的。”女子笑了笑道。

楚立羽点了点头,迈步离开,虽然眼前之人他一手便能掐死。不过这不是他的风格。人家都不管,你去管。不是吃饭了没事干么?

然而他转身的一刻,一丝清晰的语言传来,令得离开的脚步瞬间停下:“道友,若是帮苏某逃过此劫。我便告诉兄台。离开枫叶国的另一个方法。”

楚立羽豁然回头,平静地望着血人道:“若是骗我,你的下场将会很惨。”旋即目光转移。望着那二丈多高的男子道:“这人我保下了,道友走!”

“不行,我五弟的命,一定要用他的命来还。”男子脚步一迈,便出现在血人面前。硕大的拳头再次砸下。然而,拳头离血人三寸之时,再次被白嫩的手掌挡下。

“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平静的声音响起。高大的身影便是倒飞而出。落在远处的一块大石之上,把坚硬的石头压成了粉碎。

这一刻,气氛有了些许变化。一双双目光豁然转到红发男子身上。他们皆是知道四号洞府的人是位高手。但从没见过此人出手。心中不由得期待起来。

“道友。不要欺人太甚。今日,田某便领教一下。”男子咆哮着站起。虎头再次从身后浮现,只是这次的虎头足是上次的十倍有余。

“吼……”

庞大的虎头。猛然发出一声巨吼,实质般的音波光圈,猛然袭来,所过之处飞沙走石。方圆十丈的树木生生被震断。

楚立羽身形一闪。在一道道骇然的目光之中,穿过一道道音波,出现在虎头之上。一掌拍下,看似无力的手掌落在虎头之上。却是令得虎头发出一声惨叫,嘭的一声。消散一空。

手掌穿过虎头,几乎没有停留地按在男子头顶之下。手掌接触男子的刹那,男子瞬间消失不见。一个径直二丈的大坑狂野地闯进众人视线。

众人神识延着大坑而下,一直下……直到千丈处,方才发现一堆碎肉。

神识回体的刹那,众人颇为滑稽的统一后退了几步。脸庞之上已然多了一抹深深的恐怖。

“强,这人太强了…”

“竟然感化不了你?只能灭了你。”楚立羽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几乎与此同时。惨叫声响起。三道血影向大坑处射来,一个个射入大坑之中。生死不知。

下一刻,楚立羽出身在大坑旁。不同的是他的左手之上多出了一物。一块足有万斤之重的大石。

手背后上青筋颤动间,巨石碎裂,一块块落入大坑之中。坑中响起毛骨悚然的惨叫。楚立羽从来都不是一个善良的人。竟然出手了,便不会留下麻烦。巨石消失。平静的目光豁然移到某处。

众人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最后落一名身穿蓝袍的中年男子身上。

这人长方形的脸上,几乎没有弹性的肌肉和软组织。只剩下风霜浸染成紫酱色的皮和有角有棱的骨头。

“格落队长!”

……

接触那没有任何感情的目光,格落后退了步道:“枯木道友。你这是何意?”

“何意?这几个人是你用来试我的?”楚立羽笑了笑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一下妖媚的身影。道:“很不幸,队长又麻烦你重新再选了。”

格落脸色一变,猛然一拍储物袋,数十把飞剑豁然浮现。闪电般向楚立羽射来。本人却是向二号洞府激射去。

“借剑一用。”

摄起血剑,楚立羽把飞射而来的飞剑挡下。追了上去。前脚进入洞府,后脚石门立马轰然落下。

“幻阵”楚立羽只觉得四周一阵天旋地转。便置身于一片密林之中。高山、大树、鸟鸣,兽吼……与真的一般无二。然而,这却不是真的。

若是不懂阵法之人,很有可能终生迷失在这片树林之中。

尖锐的破空声忽然响起。铺天盖地的长枪从下方的树木之中飞射而上。

楚立羽面无表情,脚掌向下一踩,金色光罩浮现。把一支支长枪挡飞出去。

“破!”

瞳孔之中掠过一抹红色,目光扫动间顿在下方一块巨石之上,豁然一指,一把黑剑从储物袋中飞出。插入巨石中。

顿时,四周一阵虚幻。化为一个十丈左右的洞府。

“阵法师?”阵法被破,格落猛地喷出一道血箭。脸露惊恐之色地望着红发男子道:“枯木道友,有话好说,今日之事,错在格某。这是在下的储物袋,还请道友饶过在下一命。”说着便把腰间的储物袋摘下。

在摘下储物袋的同时,一把锋利的短刀从衣袖滑下,闪电般地剌向楚立羽的胸膛。那张惊恐的脸孔立马换上的阴险。

“当!”

锋利的短刀剌在光滑的胸膛之上,并没有一插而入。而是像插在钢铁之上。发出金属相撞之声,瞳孔立马放大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炼体…”

恐慌的声音尚没有落下,一只白嫩的手掌已鬼魅般的出现在其脖子处。格落只听见咔嚓一声,睁开的双眼,再也无法合上…

众人的目光这一刻全投到二号洞府之上。场面一时间安静的有些可怕。只有哑巴身上的血还在滴答滴答地掉个不停。

“嘭!”

石门落下仅仅几分钟,巨响传来,一个无头尸体直接洞穿石门落在大坑之旁。血液狂射而出……

旋即,一位手持人头的红发男子迈步而出。目光扫向四周。

场中死寂,凡是接触到那锐利的目光,皆是瞬间退了二步,露出看妖孽的表情。

在众人的注意之下,楚立羽一脚,把无头尸体踢入大坑,目光移到那玲珑的身躯上平静道:“大坑便麻烦道友填平了。”话罢,抓起哑巴破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