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18章 传送

第218章 传送

水月岩,原是一处风景秀丽之地,湖中景色更是天下一绝,每当圆亮悬持,淡淡的银芒洒在湖中,湖水便幻出一幅幅美妙绝伦之图。有水中仙景之称。

可是,当黑雾降临在这片天地之时,水月岩失去了它往昔的美丽。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黑色阁楼。

水月岩至此,彻底成了黑帝国修士的聚居之地。

这日,一道白芒带着长长的光尾,从天际呼啸而来。

白芒虽小,但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却像是一盏明灯,格外引人注目。

此地聚居之人,就像蝙蝠一样,讨厌光明。因此,明灯,顿时令得一道道阴森森的目光豁然移来。

“挡下此人。”

一句怒吼之后,二朵黑云翻腾而来。

几乎在声音落下之时,一股股黑烟猛地从四面八方翻滚而来。途中,各色法宝闪动着耀眼的光芒,纷纷从黑烟之中飞射而出,音爆声纷纷响彻,彻底打破死寂。

白芒一敛,显出身穿白袍的红发男子。

此人,正是楚立羽。

目光扫动间,手中之剑,一挥,一道火浪呼啸而出,把近前的数件法宝略微阻挡一下后,闪电般向下落去。

接触地面的刹那,脚掌一踩,整个人沉入地下就此消失不见。留下一道道目瞪口呆的目光。

与此同时,一条黑船,闪电般划过天际,几个闪烁间便是来到此地。

黑船停下,飞一位中年男子。

此人,脸孔灰黄脸,皱巴巴的,像松树皮,七横八叉,满是沟坎。

“参见师尊!”

“参见大人!”

……

一看见此人,所有的黑云;黑烟急忙一散。显出一个个帝国修士。

“元婴老怪”神识一动,楚立羽脸色大变。身形一闪,猛地向下沉去。

“不管是谁。只要留下此人,无论生死,赏中品灵器三件,连升三级。”中年男子淡淡道。

此言一出。无数会士遁之术的修士,如同蝗虫般纷纷没入地下,朝楚立羽疯狂追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修真界远比人界残酷许多。

“小子,今日老夫便陪你玩玩。”中年男子旋即一指点向虚空道:“禁”

天地间此刻便只有这一指。一指之下,百里的黑烟疯狂地咆哮着向下沉去,露出多年末见的蓝天。

黑烟接触地面直接侵了进去。顿时百里的泥土化成了一块巨黑块。

男子手掌一番,一块黑镜浮现,左手往镜面一摸,立马产生一阵涟漪。旋即镜面出现了一块黑色铁块,黑块中一道白芒一闪闪,向下滑去。

白芒之后。是密密麻麻移动的黑团。

楚立羽回忆着“哑巴”说过的路线。快速向下沉去,大战之时,他便与哑巴分开,要不是为了寻他,楚立羽早在三前开就开溜了。

虽说楚立羽不是什么好人,可说过的话。便会做到。就算做不到。至少良心上过得去。如今为了寻“哑巴”拖了三年,他觉得对得起良心。

对不起了“哑巴兄”。想到此他的速度一下又快了许多。

紧追在后的黑团,他没放在心上。真正让他恐慌的是那名元婴老怪。

此人给他一种熟悉之感,但一时间,又想不起在那见过。

随手解决追上的几人之,把他们的储物袋一收,手中黑芒闪动,一块黑色令牌出现手中。

令牌一出,立马发出阵阵嗡鸣之声,一道白芒忽然从顶尖处射出,穿过层层泥土直指某个方向。

楚立羽脸露喜色,顺着白芒所指方向破土而去。

不久便来到一块巨石前。一头钻了进去。顿时压强之感消失,出现在了一个十丈左右的洞府之中。

“不好,远古传送阵。”楚立羽钻进巨石的刹那,中年男子顿时脸色大变。身形一闪,没入地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楚立羽所在方向射去。

静静观望了传送阵少许,楚立羽猛地抬头,脸色大变,急忙一拍储物袋,数块上品灵石飞射而出。没入凹槽之中。

顿时一道道白芒闪电般的流动,刹那间连接在了一起,组成一个如同蜘蛛网状的光阵。

楚立羽没有任何犹豫,迅速进入传送阵之中,顿时,整个光图极速旋转起来。当达到一定的临界点时,楚立羽的身形激烈地被扭曲起来。旋即一道光柱裹着他以奔雷的速度冲破泥土。从水月湖中射出。没入天际之中消失不见。

在楚立羽传送的一刻,他隐隐听到中年男子的咆哮之声。

碧蓝的天空,烈日高持,一道道光束,弥漫而下。洒在下方一片绿林之上。

绿色丛林在阳光的映照下,仿佛被投下了无数的亮片儿,一阵大风掠过,制造出一浪浪绿波。波光粼粼。风推动着绿浪不断的涌动,终于,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绿林,又缓缓的安静了下来。

一眨眼,本来清朗的天空忽然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好像有一股莫名的力量,生生要将这天给撕开。黄豆大小的雨点子,瓢泼般的落了下来,打在树林里沙沙作响。像是一首动听的歌曲。余音不绝,宛如一些活泼轻盈的精灵,在为心灵进行一次洗礼

就在这突如其来的暴雨中,一道光柱,忽然生生撞破了天幕,天幕破开了一道口子,万道霞光铺洒出来,光柱没入一处山谷中,发出轰隆一声巨响之后,天幕的霞光才慢慢消退。

雨突然停了。

乌云也收了。

雷声闪电也骤然间消失无踪。

快的就好像它们出现时那般,让人难以预料。

天幕中那个撕开的口子,好像得到了疗伤圣药涂抹了一般,开始缓缓的愈合,直至恢复正常。

太阳依旧悬挂在天际,天空蔚蓝,绿林摇晃,清风和煦,波光粼粼,仿佛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觉。但真的是错觉么?显然不是,因为在光柱的撞击之下,山谷泥土深处,一块巨石中,多出了一个如同蜘蛛网状的光罩。

光罩闪烁转动间,缓缓消散,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露出了一位头晕目眩的陌生青年。

青年稳住身形之后,急忙挥动手中之剑,把传送阵的一些材料削下,收入储物袋中。方才大松了一口气。旋即走出巨石。破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