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21章 药神谷

第221章 药神谷

某条官道上,二道人影迈步而来,二人看似随意一迈,便立马出现在十丈之外,如若有凡人在场,想必会立马大叫:“有鬼!”

刘远似乎看出楚立羽的心思,步脚一顿,停了下来道:“放心,只要再陪我半年,我保你进药神谷。你是知道那地方不是什么人都收的。”

“好吧!”

楚立羽无奈地点了点头。

见此刘远哈哈大笑道:“那快走!我带你去看看紫金大陆最豪华的酒楼。”说着一把抓住楚立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前进……

前进中,刘远望了一眼楚立羽,心想这些年来,就这小子合我谓口,虽然是法体双休。可惜修为大低,不然倒可以勉为其难收为弟子……

一望无望的蓝天之上,偶尔间,只有些许迁徙的鸟群拍动着翅膀掠过,忽然前方呼啸之声响彻,一道红芒破空而来,吓得迎面而来的鸟群惊恐逃窜。

望着消失在天际的红芒,惊恐的鸟儿,发出阵阵尖叫,似在骂:“赶着去投胎啊!”

余音末完,红芒忽然倒飞而回,在它们愕然的目光之中,再次消失在了另一端。

数秒之后,红芒再次掠过……

如此这般,短短几分钟,红芒已经往返了数十次。

“疯子!”

鸟儿从晕眩中回过神,尖叫一声,再也不敢呆在空中,拼命往地上飞去。生怕迟一步,便被这煞星,无故撞死。

“咻!”

“咻…”

半个时辰之后,红芒落地附近山头上,一敛,显出一名脸色苍白,大汗淋淋的红发青年……

此人,竟然楚立羽。莫非。他疯了不成。

楚立羽自然不可能疯,不过他被另一人逼得离疯已然不远。

“怎么不跑了?”地面一阵波动,一位肥子一钻而出。把手中的肉包往嘴中一扔,道:“再跑啊?”

“前辈,你饶了我吧!我已经陪你十年了。我家中,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岁的孩子……”楚立羽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竟抱头呜呜大哭起来。然而,他的眼角却是快速瞄了胖子一下。

“小子,干吗?要死要活的。我整天带你吃香喝辣的不好么?再说这几年下来,我不是没有再花你一分钱了吗?甚至还生生把你的修为提高了一个境界。你有什么不满足的。有些人就是求我,我都懒得理他,你倒好,生在福中不知福。”刘远淡淡道。

楚立羽也是明白留在此人身边好处颇多,别的不说,但是此人一身的神通,便让楚立羽受益匪浅。

可为了吃,天天跑来跑去楚立羽实在受不了。这种生活不是他想要的。

我想不单是他。换成任何一个人,天天重复做一件事事也会烦。

前三年楚立羽还能忍受,可一年年过去,天天如此,他实在忍无可忍,于是选择了逃亡。

这一逃。便是四年。

“吃是为了活着,活着不是为了吃。前辈你行行好。放了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楚立羽双手疯狂地扯着头发,心烦意乱。

“好了。你这招,对我没用……你说你这招用了多少回了,怎么一点创新都没有。这样吧!你再陪我半年怎么样?”刘远不屑道,

楚立羽不想说话,只是不停地摇着头,莫说半年了,这种日子就是再过半日,他都会疯掉。这个人,他实在应付不过来。

打,打不过人家,跑,跑不了;哭没用,骂没用……这人无坚不摧,铁石心肠,厚颜无耻……

“三个月,一个月,一天,半天……”

刘远的声音徐徐传来。

“你杀了我吧!”楚立羽猛地抬头咆哮道:“无耻,死胖子,死肥猪……你每次,都说同样的话,四年下来,有那一次是真的。今日,我一定要走。”

“嘿嘿,骂得我好爽,好舒服…骂吧!继续,骂累了,等会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吃饱了再骂,我知道那里新开了一间酒楼,那可是整个紫金大陆最大的。这次我真没骗你……”刘远直接把楚立羽当作不在存嘿嘿笑道。

“啊……啊……”

楚立羽“疯”了。仰天发出痛苦的咆哮。

咆哮如同天雷一般,炸响在天际,把天空的白云生生震散,方园十里的动物更惨,直接被震聋。

在紫金大陆极北处,有一片白雾,笼罩了十万里之广,这片白雾,不因岁月的流逝而流逝,不因山河的移动而移动,它像是头远古凶兽,俯卧在半空之中,守候着这十方圣地,凡是企图穿透这片白雾的一切生灵,皆会遭到毁灭性的吞噬。

白雾最前端,有二棵怪树,彼此相对,之所以说它怪,是因为二树从中部开始便如同连体婴儿般连成了一体,旋即再也不分你我直冲云宵。

至于两树中部以下,便形成一个天然大“门”。门后的世界白茫茫一片,充满无限神秘。

这日,一道白芒破空而来,落在灵树前,化作一位红发男子。

此人长相普通,瞳孔之中隐若闪过一丝不容察觉的红芒,他正是楚立羽。

这已是十五年后。十五年来,天天被逼着做同一件事,楚立羽的脾气也是变得十分火爆。不过我想不单是他,换作谁,天天被逼着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想必也会疯掉!

与此同时,二道光芒飞射而出,化为二名身穿红袍的男子。二道阴森的目光扫来,其中一人,冷道:“此地是药神谷,非本谷弟子不得入内。”

“我,便是本谷弟子。这是物证…”说着楚立羽从储物袋摸出块黑木块,犹豫少许,扔了过去。

这是楚立羽临走的时候,死胖子送的,说持此牌便能成为药神谷弟子,并会得到一些照顾,楚立羽将信将疑的收了此牌,留下几句狠话后离开。能不能得到照顾楚立羽不在乎,他最害怕的便是被那死胖子耍了。药神谷,每百年招收一次弟子的时间已过。他也只能来碰碰运气。

想到此楚立羽就直恨得牙痒痒,要不是无故被个胖子,缠了十几年之久,自己又怎会错过百年一次的机会。

“找死,敢玩你爷爷……”

望着这块不但破烂不堪,而且还发出阵阵霉味的黑木块,二人的脸孔立马拉了下来,那位胖些的男子随手把木块扔在地上。一巴掌扇了过来。敢在药神谷门口闹事,此人死定了。

“死胖子,临走时还被你玩了一把。”楚立羽闪开,自语了句。

交错而过时,男子一听“死胖子”三字,立马火冒三丈,他最恨的便是别人当着自己的面骂死胖子。

“千佛掌!”

冷哼一声,男子,结出一个手印猛地按在了虚空。顿时密密麻麻的手掌浮现,呼啸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