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22章 入谷

第222章 入谷

“碰,碰…”

铺天盖地的手掌闪动的耀眼的光芒呼啸而至,楚立羽躲闪不及,便中了几掌。

“我杀了你!”压了十五年的火气,此刻如同火山爆发。楚立羽大吼一声,任凭手掌拍在身上,在胖子惊愕的目光中,穿过掌海,抓住他的脖子。右手挥动。

噼哩啪啦的声音响彻,胖子的脸孔立马肿成了猪头,口鼻流血。他心里很害怕,早知这煞星如此“巅”,就不应该惹他。可是后悔已来不及。

另一名男子见此,手掌一抬,长剑浮现,锁定目标,猛地一挥,一道道剑影掠去。

楚立羽双脚交错,闪过一道道剑影,手中的动作不但没停,反而越快。

“住手……豆芽快住手…”胖子的大牙已全部脱下,双手捂着脸,惊恐道:“你为什么?只打我。不打他。”

一听胖子这话,豆芽脸色一变。心想:“好啊!你个死胖子,竟敢拉我下水,不救你了。让这煞星打死你。”

“因为我最讨厌胖子。”说着,楚立羽大手一挥,把他扔得不见了踪影。旋即转身向豆芽望去。

“你…要干什么?”豆芽天生胆小,由于害怕,一股暖流不受控制地从两腿间流出。落在地上,发出冲天骚味。

“放肆!”

一阵微风掠过,带走了些许骚味,带来了一道人影。

此人一身白,白袍,白发……甚至连皮肤都是白的,有种仙风道骨之感。

简单的二字,落在楚立羽耳中,像是被人把点燃的炸药包扔中脑中。雷鸣般的巨响轰来,血,从七孔中飞射而出,蹭蹭后退了几步,脸色铁青。冷汗直流。心中大骇:“元婴老怪。”

这二字落在豆芽耳中,却像是天籁之音,娓娓动听。甚至一些之前领悟不了的神通,此时也是豁然开朗。

豆芽回过神之后立马跪拜:“祖师”

“咦!”

祖师,没理会豆芽,目光落到地上的黑木块上。阴沉的脸色忽然一变。脑中掠过一幅幅画面……

许多年前,二位少年,几番生死,带着向往来到药神谷……经过层层考验成为药神谷弟子……千年修行……二人成为长老,千年来。二人结下了不解之缘。

后来,恩师坐化,人们开始争权夺利……无数修士心灰意冷离开了药神……二人不忍恩师守候数千年的宗门就此没落……选择了杀戮…最终一人成为了谷主…一人选择了游戏人间……走时,他送给他一块黑色令牌……

“师弟真的要走么…”

“师兄,我去意已决……”

那一刻,他落下了眼泪,致使是恩师坐化,他也没有哭。可他走的那一刻。他流泪了。这泪蕴含了二人千年的感情……

“日后,拥有此令牌者,便是我唯一传人。”

留下句话后,他潇洒地走了,却留下了一份千年的孤独。

这二人,一个是刘远。一个便是眼前的白发老者,李寻天。

李寻天现身后不久。无数修士从白雾中飞中,他们方一看到李寻天便惊恐地跪倒在地。

追忆慢慢被压在心底深处。李寻天把黑木块收起,随手扔给楚立羽一个白色小瓶道:“他还好么?”

接住瓶子,楚立羽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李寻天笑了笑,露出欣慰的表情,身形一晃,踩着轻风飘进“树门”。他的声音响彻天地:“管事,带他去龙泉峰居住。”

话音落下,药神谷所有人皆是停下手头上的工作。目光之中闪动着异样的情绪。

入谷比较迟的一些人还好,对龙泉峰并不是很了解,只是知道那里是一处禁地,没有谷主命令,擅自进入者。毁去道行,赶出药神谷。

入谷早些的人却明白,那是一座宝山。一种无价的宝山。

甚至还有传言,入龙泉峰者,便是下一届药神谷主。

众人嘴里虽没说什么,可心里却是猜测楚立羽的来历,其中多数人竟然认为楚立羽是李天寻的私生子。不久私下里,这则消失疯狂的传播开来。

不久后,一位黑发老者从白雾中走出,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把楚立羽带进了药神谷。

穿过“树门”,清新的药草味顿时扑鼻而来。视线一下变得丰盈了起来,阳光照射在白雾上,折射出七彩光芒,为这片大地披上了一件最为华丽的衣裳。

一望无际的花海,昆虫流连忘返。一块块药田如同螺丝般盘旋在山峰之上。亭台楼阁,坐落有致,一条小河,带着欢快的笑语,分散成扇形,哺育着这片多彩的大地。

药田之中无数男女带着欢声笑语,忙碌个停,脸上充满幸福……

“人间天堂!”

楚立羽发出一声感慨,跟在老者身后,徐徐前进。

随着前行,他的心越来越震惊,眼中所见的花花草草竟全是药材,甚至于修建楼阁的材料都是药材…一些在外界极少的药材,在这里也是能偶尔见到。

目光扫到远处,只见各色山峰直插苍穹,山峰之上洞府遍布…

老者身份似乎极高,所过之处,所有人皆是投来尊敬的目光。

然而,楚立羽却是发现,一些阴沉的目光越来越多向自己扫来。

对此楚立羽面不改色,只顾走着看着,可心里却是暗暗警惕起来…

这一行便是三日。

些许是老者走的路径比较偏僻,随着前行楚立羽遇见的人越来越少,最终一个人也失去了踪影,不过四周的药材却是越发珍贵起来。其中有几种便是令得楚立羽怦然心动。若不是有老者在场,他有种立马下手的冲动。不过他不急,进到这里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三日后,老者在一座山脚停了下来。深思少许,扔给楚立羽一个储物袋道:“这里便是龙泉峰,没有谷主的命令我是不能上去的,日后有需要尽管来找我,路上跟你说的那些,要劳劳记住,好好的学炼丹,不可惹事。”

话罢,老者破空而去。

望着老者离开,楚立羽把视线移到龙泉峰上。只见整个山峰被白雾缠绕,根本看清里面分毫。

以楚立羽对阵法的了解,一眼便能看得出,整个大山完全被一座强大的阵法覆盖。

“不对…这不是一座阵法…重叠阵。”

楚立羽静静的观望着这座大山,具体来说应该是这座阵法。这一站便是三日。

越看此阵,他越害怕。整座大山竟然被无数个阵法重叠覆盖着,以他的造诣只能发现几个大阵,其中一个便是闻名修仙者的:“绝仙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