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24章 禁制

第224章 禁制

“灵性!”

楚立羽大吃一惊。这种具有灵性的宝物,他还是首次所遇。

想必,产生这种灵性的主原因,是此鼎曾经炼制大量天材地宝时,吸收了些许的精华。日积月累下来,便产生了灵性。

世间万物,皆蕴含着灵性,只不过有些东西的灵性实在微乎其微,根本引不起无心人的注意。

比如,家中平时一些很平常的物品,根本引不起我们的主意,但当某天,它毁坏了,或者遗失。我们却会很心疼。这便是小的灵性。

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一直没有人解释得清。很多时候,我们会常常看到丑女嫁给了帅哥,丑男娶到了美女。

一时间我们会很气愤,觉得没天理了。心中不由感叹,为什么像我这么帅的,就没美女看上呢?

很多人都是把说不清楚的东西归纳于缘分。

其实,我觉得这是一种灵性。

这种能吸引彼此情感的东西,便是大的灵性。

此时的楚立羽,在白鼎的心中是渺小的,根本不配成为它的主人。想要成为它的主人,至少是一方强者。

在这三个药鼎的心中,只有能使用前三百个药鼎的人,才有资格拥有它们。

接下来,楚立羽试着让另外二个药鼎认主,虽多次试验皆是以失败告终,但他不但没有气馁,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

总有一天,他要让这三个宝鼎,俯首听命。

他要炼出修真界最高级的丹药。

楚立羽退出石室,向另一间走去。

一进入,楚立羽瞬间僵立。只见一道道光芒穿梭于虚空之中,这些光芒像是夜晚的星星不时闪烁,给人一种梦幻之感。

而此刻,楚立羽像是个远古巨人站在了星空之下,只要他一伸手便能抚摸到那美丽的繁星。

锐利的目光扫视着这些光芒,手掌动如闪电。抓向眼前的一道光芒。

光芒像是长了眼间般,在手掌即将落下的一刻。一晃,时间似乎都在它这一晃之中停了下来。

显然。时间是不可能停下,只是它的速度到达了一定的极限,超越了时光的流逝。方才像似静止。

这一抓,抓到了空处。楚立羽愣了一下,显然他没想到,这道光芒会有如此惊人的速度。

不过他并没怎么放在心上,眼前光芒众多,他就不相信抓不到一道。

怀着这样的心思。楚立羽冲进光芒之中,展开了浑身解数,开始疯狂地向一道道光芒抓去。

渐渐地,一道道残影浮现在虚空之中。然而,每道残影在即将抓来光芒的一刻。

光芒却总是巧妙地闪开了去。

时间在这场抓捕大赛之中缓缓流去。

转眼便是三个月。

三个月下来,虽然楚立羽尚没抓到一道光芒,可他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那种巧妙的感觉。一次次被他领会。

“原来如此!”

关闭了三日的瞳孔。陡然睁开,二道精光,从双目之中射出。脚掌向下猛地一踩,楚立羽化作一道光芒,冲入光海之中。再也分不清彼此。

数息之后,一道光芒从天而降。化为楚立羽。

他的手中多了二道光芒。手背上青筋蠕动,光芒消散。露出了二物。

“入门禁制!”

“阵法基础!”

望着手中的玉简,楚立羽欣喜若狂。

阵法就罢。他虽没长时间研究,但多少还会依样画葫芦,甚至一些高级的杀阵,他也是有几个可以拿得出手。

真真让他心动的,则是另一种新神通:“禁制”

修真界有这样的留言:“一禁在手,凡人胆寒,千禁在手,天下可去,亿禁在手,天地纵横……”

“如果这些光芒全是这二种神通?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想着楚立羽盘腿坐下,把玉简贴在额头上。神识延伸而去,顿时脑中嗡的一下,一道道灵光立马乱爆了开来。掀起阵阵脑海风暴。

楚立羽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手中生硬地掐动着一个个手印。

眨眼三日的时间飞逝。

他手中生硬的动手已然被浑然天成取而代之。指间不时闪动着黑芒,头发无风自动。

“禁!”

某刻,紧闭的双目窄然睁开,手指猛地指向一道光芒。一丝黑线飞射而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没入光芒之中。

光芒立马一震,就此消散。一卷玉简一跌而下。被楚立羽摄到了手中。

把三日前抓住的玉简一抛,它像是条离开水的鱼,重新回到水的怀抱,化作一道光芒,欢快地穿梭起来。

每一卷玉简最后,皆是记载着一种可以禁住下一卷玉简的禁制。

阵法玉简后面,同样有着一道这样的禁制。

禁制之术让楚立羽怦然心动,他扫了一眼,地上的阵法玉简,立马闭上双目,把手中的玉简贴在了额头。

阵法玉简一阵颤抖,似在抗议楚立羽的不公,一飞而起,在楚立羽四周转动一圈,化作一道光芒,投进了光海之中。

“第八卷,禁!”

三个月后,楚立羽睁开眼睛的刹那,一道略微比头发大些的黑芒,闪电般飞出,没入一道光芒之中。

光芒消散。化作一道玉简落在楚立羽手里。

望了望玉简,他起身向外走去。

楚立羽没有再修炼,他明白越往后的禁制,所需的时间会越多。

禁制与法术不同。

禁制讲究的是推算与引禁,需要精神高度集中。

一个人不可能永远都保持充沛的精神,除非是仙,可惜楚立羽不是仙,顶多算得上是个修士。离仙差了十万八千里。

出了石室,一般清新的空气袭来,崩得紧紧的神经,缓缓松散了下来。

忽然,一声惨叫从山腰传出,旋即一个黑点冲上天际,带着烤焦之味落到楚立羽眼前。

楚立羽捂住鼻子,使劲地看了半分钟,方看出眼前这个黑不溜秋的黑碳,竟是惊风。

“这下知道,此地的利害了吧!再乱来,小心持掉。”楚立羽笑了笑,向最后一间石室走去。

留下一脸无辜的惊风,望着远去的背影,心想:“小样,你要是看到喜欢的东西,你忍得了吗?老子伤得起,怎样。”

第三间石室,林立羽很期待。

通过前二间石室,他依稀想像得到第三间石室的东西,定然也是了不得。

些许是由于精神过度紧张,每向前一步,他的心就跳得越发利害。

楚立羽踏入第三间石室的一刻,脑袋嗡的一下,被眼前所见炸了开来。虽然他早就想到,第三间石室的东西价值不菲。但一看,还是远超其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