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27章 遗臭万年

第227章 遗臭万年

绿龟脸露恐惧,心中的不屑已然收起,它没想到这难缠的家伙,竟忽然间变得如此棘手。

当下身子一抖,立刻从龟壳中钻出,露出光滑湿润的皮肤。

满是手蹼的手掌,猛地抓住龟壳,一阵狂挥乱舞,制造出一场可怕的风暴。

“隆隆……”

整个山谷顿时狂风怒号,以龟壳为中心方面十丈的石块、树木。立马被风暴吞噬。再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

陡然,数道绿光所化的龟壳飞射而出。迎向了所有攻击。

“嘭!”

“嘭!”

“嘭!”

……

所有轰来的招式,尽数被龟壳挡下。

二股能量相撞,形成强大的气浪四下乱窜,这一刻,整个山谷完全被风暴笼罩。狂风怒号之声,响彻半边天。两侧山体之中,更是有无数石块纷纷滚落。发出嘭嘭巨响。

在这股能量的横扫之下,一些在此谷长居的妖兽,纷纷钻出洞穴。展开逃亡,一些逃得慢此的,立马被卷进风暴之中。发出惊天惨叫。

横飞出去的火云剑,忽然被一只从风暴伸出的大手拉入其中。

“焚天剑!”

几乎同时,一股恐怖的高温浮现而出,紧接着,响起数声惨绝人寰的吼叫,风暴缓缓消散。

楚立羽脸色苍白,嘴角持着两条血痕。身前散落着一地的白骨。下一刻,这些白骨忽然一阵颤动。竟组成三具骷髅。

把三具死灵一收,楚立羽的目光落在了远处的水潭之上。

狼般的目光充满魔力,这双目光似乎能洞察天地,末卜先知。

“嘭!”

目光落到水潭上的一刻。一个庞大的金色火球忽然冲天而起。

火球出现一股恐怖的高温横空出世。方圆十里瞬息自燃。这种自燃并非是单一的可燃之物着火,甚至连泥土、虚空都自燃起来。

随着火球上升,火海的面积立马旷大百里。

百里内,无论何种凶兽皆是瞬间被焚烧成虚无。根本无力抵抗这股火属性能量。

一些在这个范围内历练的修士,同样无幸免。

在这股可怕的高温席卷之下,甚至百里内的白云也是瞬间化为虚无。

至于百里外的修士,则是用恐惧的目光朝同一方向望来。

恐怖的高温弥漫,楚立羽没有任何的不适。火球冲入云宵一阵盘旋后,再次射入山谷。

“你可自愿交出魂魄!”

望着从天而降的火球,楚立羽平静道。

“愿意!愿意……快快收了这灵火吧!我实在受不了了。”

神识中传来一阵波动,楚立羽手掌一抬。焚天灵火从金球飞出。与此同时。百里的火焰瞬间被灵火吞噬一空。露出红色的土地,若细看,便是能发现百里内的地面竟生生被焚烧了二尺。

望着奄奄一息的绿龟,楚立羽目光露出些许无奈,好在焚天灵火只发挥了一成的威力。不然这家伙焉能有命。

不过话说回来,这绿龟是五级妖兽。是目光为止,楚立羽遇到最高阶的妖兽,若不动用灵火根本无法与其分庭对抗。

当下。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颗“巨化丹”,犹豫少许。一口吞下。

体内响起一串噼啪之声,额头上青筋鼓起。楚立羽像吹气球一般,几息间便涨成了十丈巨人。

脚步向前一跨,硕大的手掌落下,按在龟壳之上,任凭其挣扎,残忍地抽出绿龟的魂魄,禁制后,收进灵兽袋。目光落在龟壳之上。

龟壳赤绿色,表面凸凹不平,些许雷电在表面上稍纵即逝,一股强大的能量不断涌来,试图震碎楚立羽硕大的手掌。

“宝物!”

能在灵火焚烧之下不化之物,必然是防御能力极强的宝物。楚立羽收起龟壳,缩为原来大小,身形一晃,出现在惊风背上疾驰而去。

随着楚立羽的离开,此地重新安静了下来,可惜山河已变,百里内阵阵浓烟冲入天际,弥漫开来,静静地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楚立羽离开后约莫一个时辰。灵力波动一起,数名元婴老怪一显而出。

“灵火!”

望着下方百里内的红色沙漠,他们的脸孔上掠过一抹不容察觉的贪婪。旋即商量一番之后,一散而开。

在这些人离开后不久,一个肥如猪的胖子,腾空而来:“太可怕了,这就是灵火的威力!想不到在老夫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灵火现身。可惜没有亲眼目睹灵火本体”

若是楚立羽在此,便能一眼认识,这个折磨了他十几年之久的胖子。

喃喃自语间,胖子从储物袋取出一条猪蹄,狠狠地咬下几大口,狼吞虎咽后,破空而去。

……

群魔山脉西北部,身穿红白两色的修士互相对立着。一声声叫骂不时从对方嘴中滚滚而出。

最后演变成一场惊天大战。这些人挥手间,各色药丹呼啸而出,纷纷爆开。散发出各种难闻的气体。

其中一位身穿红袍的大头男子最为显眼。他所到之处,皆是发出一声毛骨悚然的怪笑,旋即数十颗黑色丹药飞射而出,一爆而开,散出熏天臭气。把一个个修士当场熏成黑人。任他们施展何种神通,这些黑色如同附骨之虫,根本挥散不去。几息之间,这些黑人当场晕死。

“遗臭万年丹!”

远处正在激战的长头男子立刻抛下对手,冲了过来。途中,一拍储物袋,数个白瓶飞出,

瓶盖飞离间,一股股吸力浮现。所有的臭气皆是被尽数吸收。

“来多少,本少爷就吸多少。”

白瓶飞回,旋即在长头男子四周,他盯着大头男子冷道。

“长头孙子,敢吸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祭出的遗臭万年丹,找死不成。”大头男子身形一闪,出面在长头男子对面骂道:“有种,吸下你爷爷这颗超极遗臭万年丹。”

话罢,一拍储物袋,一个黑点从储物袋中飞出,立刻化为七八丈之巨,散发出冲天臭味。

这些臭味浮现,方圆百丈的植物瞬间枯萎。

这颗超极遗臭万年丹一现,双方人马立刻停战,自行飞回各自阵营,脸露骇然之声的望着眼前的惊天黑物。

一些认识此物的红袍修士,纷纷向对方投去不幸的目光。

大头男子望着众人吃惊的表情,颇有成就感道:“孙子们,第一次看见你钟剑爷爷的宝物吧!今日,便免费让你们闻闻天下第一臭丹的味道。”

话音落下,钟剑一点黑丹,黑丹闪电般飞出。其手上快如闪电的打出一道道法决,手掌猛然一握:“爆”

一声巨响震动天地。一朵黑色蘑菇云缓缓升起,方圆三里彻底处在了浓烟之中,一时间,臭气席卷这片天地。方圆三里的植物惨遭毒害,瞬间枯黄,十年内,此地寸草不生。

一声声咳嗽,一声声叫骂……不时从浓烟中响起。不久后,数个黑人,从浓烟中走出,一阵狂呕。

“大头,你这浑蛋,之前你不是跟我们说只是用超极遗臭万年丹吓唬一下对方吗?你怎么引爆了。”

“呕……臭死了,大头我要拔光你的头毛,然后再把我的精华扔进你的嘴里……”

“呼…大头我要把你的手砍下,看你以后还用什么炼这种呕心的东西。你是药神谷的败类。”

……

“呵呵,你们真不识货,要不是天才的我,引爆多年来苦苦钻研的超极遗臭万年丹,药神谷的名声,今日就要败在你们手上了。你们不懂得知恩图报就罢,还在这里大呼小叫,真是的。再说之前我不是先给你们解药了吗?”

大头似乎对于众人的叫骂很是习以为常,不以为然道。

“你去死…”

……

众间怒吼间,身上的黑色缓缓退去,不多时便恢复原貌。只是那呕心的气味却是让他们终生难忘。

骤然,一个庞大的黑影浮现在他们头顶,阴影弥漫而下,众人心中一愣,抬着望去,立马呆若木鸡。

这黑影,竟是只足有百丈之巨的黑瓶。瓶盖落地,发出一阵巨响,一股强大的吸力呼啸而出,下方所有的浓烟立马被吸收得点滴不剩。露出几个满身臭气的黑人。

黑瓶缩小为丈许,众人方看见一个仙风道骨的白袍男子站在其上。

此人,身材矮小,一头短发,锐利的目光向钟剑等人扫来。旋即,随手一抬。众人的储物袋不受控制地飞起,落到此人手中。袋口朝下一抖,无数法宝、丹瓶…跌落而下。

目光扫过丹瓶,短发男子脸色立刻阴森起来,缓缓落下道:“拿来。”

这一切,皆是在几息内完成,钟剑等人尚没反应过来,心中暗暗叫苦:“不好,高阶修士。”

众人互相对视少许,皆是能看见彼此之间目光中蕴含着的恐怖,无奈之下钟剑苦笑着向前一步,拱手道:“前辈,我们这里的东西有很多,不知您想要什么?这里除了我们几个人的小命之外,一切前辈都可取走。但是我们这些人之中却是没有“拿来”,不知道前辈所说的“拿来”是何物,难道…是我身旁这几个女子的初次,如果是,我没有半点意见,不过我就怕她们不愿意,你也知道,那种事情,如果说对方不愿意,前辈硬要,就算得到,也没有多太的意思……”

大头模样尊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他所说的语言立马令得身旁的几名女修一片红润。。。)

p